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就当放飞自我吧,把脑力留给下一个耀菊非国设史向,希望我能顺利的产出来。其实我就是想看温柔又清冷的葵还有占有欲极强的懵懂少年黯【。】别在意细节【。】顺便往后有耀菊出没。

卢西安诺:哦割我碰你小媳妇儿你不愿意了是不是?

王黯:哦割我就是不愿意了咋着吧?

本田葵:……【两个煞笔】

☆☆☆☆☆

【5】

“用的力气太大了,你这个力度别说木刀了,钢的都能被你折断。”

原本静谧的竹林中多了冷兵器击打的声音,多了本田葵清冷的教导声,也多了王黯因为练习而急促的呼吸声,风和鸟儿好像都被吓跑了一般,整片竹林宛如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里只有王黯和本田葵。

几排竹子被拦腰截断,断面光滑整齐,看不出一丝犹豫,就像本田葵说的一样,王黯的木刀也断成了两截——被王黯用手握住的刀柄竟凹了下去,顺着手指的位置形成一道道沟渠。王黯默默的看着手里半截狼狈不堪的木刀,把他丢向了一边。

还不够……还不够……自己依旧无法控制这狂傲的力量……

细滑的布料轻轻擦过王黯的额头,一点一点带去上面的汗珠,温水冲过干涸的咽喉,王黯虚着眼,盯着从本田葵和服领子后露出来的精致锁骨,上面纹着一枚小小的红心。“这个,是做什么的?”他伸出手,指了指本田葵锁骨上的红心纹身,后者低下头,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锁骨,王黯看见本田葵明显的一愣,但马上恢复了正常,对着他淡淡一笑,转身收拾了东西,“没什么……今天就练到这里吧,回去了”一定有什么事情在被他隐瞒……王黯暗暗的想,但他不打算去追问,捡起另一截木刀慢悠悠的跟了上去。

王黯渐渐长开的身体愈发显露出这个年龄段少年的特质,再加上经常的锻炼,王黯的身体比本田葵原本想象的要结实。

“好了。”

本田葵冷冷的拽下来王黯的衣服,拿着药剂走了,少年本想借着给伤口涂药的机会在本田葵面前好好炫耀一下自己的六块腹肌,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效果,撇着嘴哼哼唧唧的坐在餐桌上等着本田葵做饭。看了眼闷闷不乐的少年,本田葵捂着嘴躲在厨房里偷笑起来,他突然想起来王黯刚来到这里时的样子,瘦弱不堪,细胳膊细腿好像一折就断,结痂的伤到处都是,毫无生气可言的双眼……本田葵为王黯的改变感到欣慰以及一丝小小的骄傲,毕竟这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亦是他拯救过来的孩子。

王黯也开朗了许多,甚至能够和来这里看病的孩子打成一片,可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放过本田葵的一丝一毫。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懵懂的,不懂什么叫性,不懂什么叫爱,也不懂什么叫这两者结合生出的欲望,王黯只知道他离不开本田葵,甚至当他看到本田葵和卢西安诺极其自然的坐在一起交谈时都会感觉不自在。

他明明属于我。

他只能属于我。

这两个念头盘旋在王黯的头上,让他若有若无的更加关注起本田葵——采药,读书,帮人治病,甚至是吃饭,洗澡,睡觉,王黯都想方设法的把这些纳入眼底。就好像一个幽灵,时时刻刻在本田葵的附近兜兜转转。

“我总感觉他那眼神像是要随时杀了我。”卢西安诺翘着二郎腿,打趣的看着不远处装作专心泡茶的王黯,低声附在本田葵的耳边说,距离很近,多了份暧昧——他故意的。本田葵拍开了卢西安诺的脸,小幅度的望了望王黯——没什么动静,但少年眼底的火几乎快冒出来了。“您最好别在他面前对小生开这种玩笑,小生可不能保证您的生命安全,骑士大人。”卢西安诺嗤笑着摆摆手,笑眯眯的盯着走过来送茶的,脸色黑如碳石的王黯。

“只空有一腔占有欲是不行的,要不要我教教你怎么拐到自己的梦中佳人?”

一阵冷风忽然划过卢西安诺的脸颊,眼角余光捕捉到了钉在沙发背上的银针,再近一些,就要扎上他的眼睛了。

“真生气了?”手指捻下那根针,礼貌的送回到本田葵的面前,幸灾乐祸的看着王黯复杂的表情。“还请您不要教给他一些无用的东西”收回银针,本田葵示意王黯赶快离开,他可不想让卢西安诺把王黯整的心神不宁,本来就够黏自己了,再被卢西安诺一引导,自己可就有得忙了。

听见了王黯乖乖的锁门声,本田葵清了清嗓子,换成了端坐的姿势。“说正事儿吧”卢西安诺收起来那一副痞气,将口袋里被折成小小一块的信纸掏了出来,“这是什么?”本田葵接过,小心翼翼的打开。

“快选拔出新的国王了——老国王被刺杀了,不知道这个国家还能存在多久。”卢西安诺的语气很轻松,但凝重而僵硬的表情出卖了他。本田葵皱眉,信纸上一行行的字都在告诉他:老国王被刺杀,王室内乱,骑士长名存实亡,以及……至今仍找不到合适的红心王后候选人。

卢西安诺扯开了衣领,露出来上面的红心纹身。“回来吗?”他问,本田葵不答,卢西安诺叹了口气,“你当年年纪轻轻便成了皇室御医,后来因为受不了他们的腐败而退出了那种生活,活成了现在这样——你真的不打算成为下一任的王后吗?我敢保证新国王绝不是之前的好色之徒,他……” “别说了。”

本田葵打断了卢西安诺,后者脱力的向后靠去。“我再考虑考虑……等这孩子……等他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自己生活,我便接手王后的职位。”他扶住额头,透过指缝看向昏黄的吊灯,“希望能够撑到那个时候吧……我不强求你了……”卢西安诺起身,披上了外套。屋外一片寂静,连月亮都躲到了浓云背后。

“慢走。”

本田葵不是不想拯救这个国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神明就认定了新的王后非他莫属,他讨厌统治者的生活,如果不是那些家伙他的亲人也不会死——他恨他们,恨透了他们,可他现在又别无选择。

他应该去成为下一任的红心国王后。

他必须去成为下一任的红心国王后。

tbc.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