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龙虞】思春期

合格考都过了hin开心哈哈哈哈哈哈——于是出来祸害社会(。)总之是辆小破自行车,高中生龙文章x高中数学老师虞啸卿。虽然我数学不好(是非常烂)可是那不妨碍我幻想禁欲系师座呀(gun)

【高亮】有点子孟宪

ooc预警,逻辑混乱预警。

讲真,有我自己的恶趣味……orz

写的我想吃溏心荷包蛋了……

链接依旧放评论区了。再次感谢依芸芸听我瞎bb,就不艾特了x

【龙虞】招魂

失眠……就码了字,还得上数学课,烦人(。)

师座上线了嘿嘿嘿(就是想看师座湿身)写的我自己脑子都乱了……本身设定就没想好,就想过过瘾,大家看着笑笑就好,别在意细节orz

照旧ooc预警,逻辑混乱预警,文笔渣预警。

更新一发,也不知道到底啥时候发合格考成绩……再积点德。



(二)


“小太爷死没死关你什么事儿啊?”


孟烦了靠着柱子,面前是挤眉弄眼的龙文章。


“我这叫关心部下。”龙文章贱兮兮的推了一把孟烦了,孟烦了不甘示弱,抬起腿踹了一脚龙文章的屁股,于是两个人又像小孩子般扭作一团。


“打够了?”不知闹了多久,孟烦了问到。


两个人灰头土脸的躺在院子里,仰面望着天空。龙文章闷闷的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他只是眯着眼,静静的瘫在地面上。孟烦了伸出一根指头戳戳他,又伸出两根手指掐了他一把,可后者就是像被打了麻醉药一般毫无动静,只是呆呆的出神的望着天空。


“我以为自己没魂儿,也没地方可回。”


半晌,龙文章呢喃,孟烦了听罢,只是笑笑,不知是安慰还是嘲讽。他觉得自己这个团长死了之后就变得多愁善感,可能是因为日子好过了,他那颗脑袋就闲下来了。


“你等什么呢。”这不是问句,孟烦了抬抬眼皮,他觉得自己已经很给龙文章面子了,仁慈的没有直截了当的道出龙文章那点心思。


“等开饭。”龙文章说。


“您可拉倒吧,您又不是克虏伯。”


孟烦了从鼻腔深处发出一声哼笑,他的团长还在耍嘴皮子,却始终不愿意承认心中所想。孟烦了也许明白龙文章那种心情,毕竟这个世界可不是活人呆的地方。


能见到的人差不多都死了,见不着的要么没魂,徘徊在对岸,要么早就跳江投胎转世去了。


对,跳江投胎转世,在生者的世界这通向死亡,但在死者的世界这通向新的开始。唯有那些还心有不甘或者其他种种原因的魂儿,愿意留在这里。


多么嘲讽啊,那条江依旧是生死的分界线。


“碧血化为江上草,花开更比杜鹃红……”


孟烦了看着龙文章的嘴黏黏糊糊的一张一合,他应该佩服这个炮灰团团长的文化水平,但他实在忍不住打心里翻了个白眼儿。又是一张纸片凭空出现,悄悄的飘落到龙文章的鼻尖,龙文章眼疾手快,在孟烦了想要伸手夺过时把纸片塞进了口袋里,捂得严严实实。孟烦了锤了他一下,没有继续进行小孩子抢玩具的闹剧。


他爱怎么念叨怎么念叨吧,孟烦了想。


日子很轻快,轻快的所有人都像要发霉了一般,他们好像不再习惯这种安逸了。


郝西川每天都会去江边,撑着竹筏,来往于江的两岸。张立宪也在,但龙文章并不惊讶,比起追究那些摸不清底的问题,龙文章更想知道张立宪和孟烦了这俩孙子是怎么搞到一起玩牌的。龙文章一边在心里嘲讽孟烦了摸得那一手臭牌,一边思索着俩犊子过多久能打起来。


龙文章等来的不是孟烦了和张立宪大打出手,而是郝西川探出的半个身子,说:“来点人帮帮忙哟。”老头儿面无表情,他这话像是说给大家伙儿听的,可他的目光却紧紧锁在龙文章身上,被注视的那个人心里有些发毛。


张立宪龙文章孟烦了,三个犊子跟在郝西川身后,说是跟在身后,其实也只有张立宪一个人乖乖的走,另外两个家伙不是掐根儿狗尾巴草就是互相推推搡搡。走过一片油菜花田,孟烦了知道这里,做逃兵时他曾经过这里,那时他戴着斗笠,走的匆忙,但仍然看清了路边玩球的那一堆人。


很显然,张立宪也回想到了。他的眼睛默默的扫向曾经玩闹的地方。可他没有停留,收回视线,继续跟上郝西川的步伐。


离江边越来越近了。龙文章又得到了一块纸片,他像是玩寻宝游戏一般,颇有成就感的将纸片塞起来。他大概知道那都是什么了,大概也猜出来所有纸片拼起来上面会写着什么了。


竹筏随着江上清风慢慢漂动,郝西川摇浆,张立宪端正的坐着,另外两个就歪七扭八的躺着,龙文章时不时的掀起一捧水挥向另一头的孟烦了。


经过多次“袭击”后孟烦了终于忍不住了,抹掉脸上的水后,甩了龙文章一身。


“别装了,你很焦虑。”孟烦了冲龙文章说。


“我焦虑啥啊,焦虑你把自己掉下江?”


“你焦虑马上要发生的事儿,你焦虑最想看见又不想看见的东西!”孟烦了提高了音量。


对岸的雾缓缓包围住他们,江边是不少被水流冲刷光滑的顽石,静静的趴在那里,连同这些顽石一起趴着的,还有一个人。


他半个身子没在浅水里,侧脸贴在滩面上。浑身被江水浸了个透湿,白色衬衣紧紧贴着皮肤,水渍下显出皮肤的颜色。


龙文章眨了眨眼。


虞啸卿。

tbc.

【龙虞】身边有妻奴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伪知乎,瞎写写,小段子,ooc。

有迷龙x上官戒慈还有微量孟宪,高亮,雷者慎入。

讲真迷大爷和上官姐姐的tag不会打……先不打了……孟宪含量很少,先打上吧,实在不行就删掉。

快开学了,顺便二十号就该发合格考成绩了,我再做一次死前的挣扎……开了学估计也写不了了就趁现在可劲儿的浪吧。

做一个合格的鸽手。咕咕咕。

————

身边有妻奴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小太爷——

谢邀。

其实这个问题吧,不好说。因为妻奴,他还分好几种类型,我身边大概有两种。

第一种,这个其实还挺常见的……东北大老爷们儿,娶了嫂子回家,怎么说呢,成天想跟他老婆腻歪,不分时间地点的就想腻歪,把我们这一群兄弟当空气了。虽然他的结局一般都是被他老婆推开或者揍开……有时候俩人吵架,第二天早上我们一看,好家伙,脖子上一道道血印子。事实证明嚷嚷的最响的,一般都是被揍的那个……这大老爷们儿就属于嘴上喊着“我不怕你”“娘们儿家的就去洗衣做饭带孩子”然后膝盖底下搓衣板跪的老老实实。

这种……就体谅体谅他吧。

第二种,这个我可得给您好好唠唠。咋说呢,现在要介绍的这位妻奴属于我上司,虽然我们都不想认他这个上司……然后这个鬼精鬼精不知道哪块土里冒出来的家伙,把一大少爷给泡来了。他俩也是孽缘,反正我就没少见大少爷给他大耳刮子。这大少爷也是个暴脾气,特正派一人,就是……死脑筋,偏生我们这上司像个鬼一样,死皮赖脸,处处耍着心机从大少爷那里讨好处。

如果说第一种那二位吵架是光听见东北大老爷们儿瞎嚷嚷,那第二种就比较损伤耳膜而且有点子恐怖了……怎么说大少爷也是我们……顶头上司……

比如,伴随着我们上司“师座师座”的不要脸求饶声,他老人家早已经被暴跳如雷的大少爷给踹出了门,以及关门那一声巨响让我怀疑这房子会不会马上就要塌。我们上司还是很害怕大少爷给的耳刮子的,虽然那巴掌没落我们脸上,可我们看着,哪怕听着,都觉得疼……不过他脸皮厚,耐扇。

其实大少爷还是挺疼我们上司的。虽然大少爷自个儿也承认他是存心整我们上司,但有时候……我们上司要点什么东西只要不过分,他还是给的。用现在的话说啊,这大少爷就是个教科书级别的傲娇。

有些事儿吧,我怕我说多了被人查水表。就这么跟你讲吧,我们那大少爷平时站的那是比电线杆子还直,但就是有那么几天,看他老人家撑着腰板在那里站着就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一搭眼就知道是硬撑。但是我们上司心情就特别特别好,被揍了心情都好,所以到底干了啥我不说你们肯定也能猜出来。

哎不好意思今天只能先写到这里了,四川瓜娃子让我刷碗,下次继续,对不住了。

end.

【龙虞】七夕假车

abo设定,龙Ax虞O,不喜慎入。估计是当年炖肉把自己给炖死了……写着写着就不想写了(给大家表演一个铁锅炖自己.jpg)干脆就……意念开车吧(。)不好吃,逻辑混乱,是一个“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这样干上了”的脑残沙雕车。为开车而开车……吧?

感谢依芸芸听我天天给她瞎bb还帮我出主意(。)意念艾特依芸芸(算了意念实体化 @依芸—【更新贴吧的历史遗留问题】

七夕都要结束了我来发贺文了……(。)说真的我快被饿死了冻死了……嘤

链接放到评论区了。

爱您们♡

【龙虞】招魂

emmm这次真的是瞎姬霸写了……大概是死亡设定吧……或者可以说是一群魂儿蹦迪?我也说不清啦,脑洞来了就开始写了x感觉好不负责任(。)第一章并没有师座……可能第二章第三章会出现(对我没打草稿……)

应该可以当作另一个世界,总之是个很混乱的设定,先预警!真的!预警!OOC也预警!逻辑混乱预警!不知道写的是个啥玩意儿也预警!龙虞HE也预警!跟原著感觉完全没有一点关联(。)总之依旧预警!

大家看着笑笑就好(。)

我,是一个鸽手;我,莫得感情。

就是想看他们在一起,所有人……



(一)


这是天与地的相交处。


白茫茫一片。


据说徘徊在这里的,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鬼魂。这里没有阎王黑白无常,也没有玉皇大帝太上老君,只有想要找回自己所丢之物的孤魂野鬼。


丢了什么呢?其实他们也不知道,于是他们徘徊,徘徊,想要借助缘分找回那丢掉的东西,或是人。


龙文章睁开眼时,以为自己下了地狱。他晃晃尚不清醒的脑袋,想着:这地狱实在是有点安静。他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用了多长时间,或者说他已经在这里停留了多长时间,然而在苏醒之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脑海中只有刚睁开眼的模糊不清,以及凝神呆望的苍白天空。龙文章坐起来,他一身烂乎乎脏兮兮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变得完整又干净,就连脸上的伤口都愈合了,一丝痛楚都没有。他眨眨眼,手握成拳,又松开,他这才发现,这世界不光是空荡荡,浓浓的白雾萦绕在身边,好奇的打转翻腾,这雾浓的连一米之外的情况都看不到,但龙文章能感受到除了雾,这四周确实是空荡荡。


自己死了?应该是死了。


他抬起腿,慢悠悠的向前走,他不知道要去哪里,甚至也没有想要逃离这个世界的意思。碰碰运气吧,他想。


大概走了有十米,一张泛黄残破的纸页从天而降飘落到他手中。上面有墨迹,像是这张纸生前,上面写了什么,但此时这张纸已经被残忍的撕得粉碎,龙文章自然不知道上面曾经写了什么。


那或许是一个人的名字。好吧,他猜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也或许这就是一个无聊的收集纸片的游戏,而他只需要走几步,就会有另外一张纸片乖乖的飘到他怀中。


他的心脏突然跳的很快,有一份强烈的感情冲撞着他,想让他回想起什么。可他什么都回想不起来,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就好像这浓浓的烟顺着他的耳朵飘进了他的脑子,他觉得自己快憋死了。


他丢了什么呢?


他从小到大丢的东西多了,就连命都差点丢好几回。枪林弹雨之下谁不是把命用根儿细绳吊着。龙文章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也会因为某些并不存在的东西而忧虑,婆婆妈妈的,不是他的作风。


他应该是祭旗坡上的那个妖孽,应该是领导炮灰团的团长,而不是在这种未知世界毫无目的寻寻觅觅的野兽。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久到像是那三十八天。


他面前突然横过一条江。


“怎么看着这么像怒江呢……”他自言自语,却还是慢慢走近。


拨开浓雾,江面,甚至江对岸,一片明亮。江对岸,灯火通明,到像是禅达。龙文章踏进江,江水已经到了他的膝盖,他驻足,竹筏缓缓的停到了他身边。那竹筏上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熟悉的炮灰团里的老者。


“来啦。”


郝西川的声音依旧和蔼。他看着龙文章不可置信的缓慢转过身,一双眼瞪得像铜铃。郝西川抿了抿嘴,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的团长,快些登上竹筏。


曾经的生死相别此刻又连成一线。龙文章在心里调侃自己到死也要和这群渣渣混在一起。


“又一个娃儿来喽。”


郝西川吆喝着,划动竹筏。


这江像是知道划竹筏的老人是谁,竟然慢慢平静下来,毕恭毕敬的欢迎老人回家。龙文章盘腿坐在竹筏上,目视宁静的江面。


又是一张碎掉的纸,不慌不忙的落到他的发顶,他抬手取下,同之前那片一起塞进胸前的口袋。


龙文章突然想起来曾经有一个人,说过一句话:仗打成这样,中国的军人都该死。


确定,都死了,就连不是军人的也死了。


他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是谁——好吧,他不是不知道,他只是不想回忆起来。


郝西川和龙文章一句话也没有说,但龙文章总觉得郝西川看他的眼神,像是把他整个人给看透了。


这禅达没有硝烟的痕迹,没有踏正步的军人,它只不过是一个宁静的小镇,每个人都过着自己的小日子。郝西川把他领回了那个收容所。


大门打开,再转个弯,龙文章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曾经那些一起在硝烟里走鬼门关的弟兄,曾经一起看着子弹穿过胸膛的弟兄,曾经一起拿命死里寻生的弟兄。


都回来了。


“人有其土,魂兮归乡。”


龙文章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弟兄们,会回到这并非故乡的禅达。


可他又好像知道。那是他们之间彼此相连的秘密。


然而煽情一向不是他们这些渣渣所稀罕的。


对视一分钟后,这些只剩魂儿的家伙依旧是满脸欠揍样。


“来了哦,又多一张嘴吃饭。”


“散了散了,这脸都看腻歪了。”


“自己找地方睡觉哈,估计没有铺给你用了。”


“团长你不要和我们抢饭啊!”


龙文章咧开嘴。


天是清澈的蓝,云是纯粹的白,他的笑声伴着阳光,撒向这片大地。


tbc.

“一双眼瞪得像铜铃。”实锤了,团座是黑猫警长(?)

碎碎念

感觉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喜欢成熟老(?)男人,然鹅好像招冷虐cp的体质也一直没有变……从带卡到耀菊再到龙虞……好像真的朝着“虐即是正义”的方向大踏步了……

而且为什么越来越虐啊!!!!!!而且越来越冷啊喂!!!!已经被耀菊虐的体无完肤了现在又要去龙虞里吃刀子,我怕不是被枪崩了脑壳儿。

…………不过真的很好吃哎,嘿嘿嘿。

【龙虞】小段子,不动脑子瞎写写

总觉得自己占tag了……真的对不住,以后肯定好好用脑子写……

然而用脑子写也写的跟shit一样……(。)

——————

cp龙虞

龙文章见着虞啸卿,一开口基本上就是要东西。

什么战防炮啦迫击炮啦,这枪那弹啦,他连虞啸卿的车都敢要。

虞啸卿骂他讨债的,他说自己是要饭的。

对此,孟烦了只是笑笑,在心里嘲讽到:可真是要饭的,就差要到人家里了。

然而龙文章这个不怕死的主儿还真要到虞啸卿家里了。那天龙文章又蹭到师部,在张立宪跟前讨好卖乖,他总觉得这个四川娃娃很想一脚把自己从他的师座跟前蹬开,仿佛他龙文章是个苍蝇,非得嗡嗡嗡的打扰虞大少爷休息。

最后还是虞啸卿大慈大悲放这个烦人苍蝇进来了。

一踏进屋,龙文章就嬉皮笑脸的恨不得长条尾巴来摇给虞啸卿看。

“师座安好,打扰师座了。”

“有话就说。”

“就是……那个什么吧,师座你知道的,我们那边,都是堆渣渣……”

“你又想要什么东西?”

“师座,我不是来要东西的……”

“那你来干什么?”

“我……我是来要人的。”

“要人?什么人?”

龙文章嘿嘿一笑。

“我能把师座您给要过去呗?”

没了。

【龙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新人报到,墙头草晃过来的

  • 龙虞真的好冷啊嘤嘤嘤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文笔渣,ooc,没剧情

  • 看看就好,只博大家一笑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cp:龙虞



炮灰团团长死啦死啦,大名龙文章,最近心里好像有点苦。


苦啥呢?还真都不知道。就光知道他老人家有事没事就爱挂着身破烂一屁股坐地上愣神儿。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空气,如果有人此刻从他面前经过,一定能感受到那被他眼睛盯到灼热的气体。


“他最近咋了?”迷龙最先提出了疑惑,“脑袋让炮给轰了?”


“想啥呢,就他那脑袋瓜子,把手榴弹搁进去炸,也得让那层厚皮给怼回去。”孟烦了裹了裹又烂又脏的衣服,贱嗖嗖的笑,也引得其他人贱嗖嗖的笑。


“也不一定是让炮给炸了,上次从师部那里回来,好像就不对劲儿了。”郝兽医慢悠悠的搭上话,瞪大了眼睛。


“哎俺知道了!”不辣突然兴奋起来,乱乱的晃起手脚,当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到他身上时,他身子往前一倾,悄悄说:“让虞啸卿呼嘴巴子呼的!”


狭窄的空间内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冲破泥土的笑。


而那笑在龙文章进来并且用枪口对着孟烦了脑门儿时戛然而止。


“笑啥呢?说来我也笑笑?”


“还虞啸卿给嘴巴子吃……你们咋不挨他枪子儿去?”


“我们……我们这不……不是团长吗……”迷龙像只大型犬,翻着眼看向皮笑肉不笑的龙文章,而枪口下的孟烦了却是面无表情,但他心里一定是满满的嫌弃。


龙文章最后还是坐在了这一堆人不人,鬼不鬼的中间,虽然他自己模样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到底说说,啥事儿?”孟烦了挨近龙文章,他的团长又突然愣神儿了。


“你说虞啸卿这娃儿,咋就这么喜欢揍我呢?”龙文章开了口,突然像个被大人冤枉了的小孩子。


“哎呦喂,这您都不知道?当然是因为您长了张欠揍的脸呗。”孟烦了不怕死的继续损,然而这句损没换来龙文章的胖揍,却换来一句没头没尾的欠揍话,“我还挺喜欢他揍我的……”


一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毁了,毁了毁了,怕是要世界末日了。


孟烦了将手伸向龙文章的额头,但被后者啐着嘴打开了,“滚滚滚你才有病。”


龙文章没有继续进行他们愉快的谈话,转身爬走了,只留下众人懵逼的两两对望。


“咋了,还听不出来呢?”孟烦了皱着眉头对那一众懵圈的人说,只换来他们似摇头又似点头的回应。孟烦了故作高深,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点了点,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那这哪是天鹅哟……你见过一嘴能把人捣死的天鹅?”兽医和不辣对视一眼,笑了两下。


“那他也不算癞蛤蟆啊,癞蛤蟆比他好多了。”迷龙的大嗓门嚷嚷起来,又是一阵哄笑。


不辣想起来什么,问孟烦了:“死啦有这种癖好……那咋没喜欢上咱这一窝子里的人呢?”


孟烦了先是一愣,然后猛的笑了起来,像是快被气儿给憋死一样,一声声短促的气音夹杂着他的笑声从喉咙深处冒出来。


“都说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是天鹅肉?还你是天鹅肉?咱顶多是一堆招苍蝇的烂肉。”


“可是虞啸卿,虞师座呢,那可是虞大少爷啊!一巴掌就能给死啦的心尖尖上扇出一朵朵花儿,扇完死啦还胖头肿脸的想让他再来一巴掌。看见没?死啦可是个有理想的癞蛤蟆,放着温柔的白天鹅不吃,非得碰那刀尖上舔血的黑天鹅,得亏他命大,要不然早给虞啸卿剁成八段了!”


语毕,自个儿就先爆发出一长串的大笑。


“好恶心哦。”豆饼傻傻的笑起来。


“你不懂,这年头,有点那种小癖好,是很正常的!何况咱团长和虞师座日久生情,这巴掌拍出来的情,可不是随便就能讲讲的!”


阿译至始至终是懵懵的,但是到最后他好像也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团长喜欢虞啸卿这个像被雷劈了一样的事实。他懵懵的问:“可是……师座喜欢他吗?”


这正是问题所在,估计也是龙文章总是蹲在一片夕阳下愣神的原因,而这到最后还是成为了炮灰几人的笑料。


“啸卿,你讨厌厌啦——”孟烦了故作娇羞拍了一下迷龙的胳膊,恶心的迷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孟烦了又轻轻推了一把郝兽医,“龙龙,你怎么会喜欢人家的啦——”老头子举着的烟杆差点掉下来。


“错啦。”兽医拍掉了孟烦了的手,慢悠悠的说:“虞啸卿那肯定是给他一个嘴巴子,再一脚蹬出去。”


没完没了的笑声震得所有人耳膜疼,但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厌烦。


估计为此困惑的,只有龙文章。


他和虞啸卿确实是癞蛤蟆和天鹅,一个卑微到尘埃里整日厚着脸皮,一个高高在上又死要面子。虽然这巴掌打的火辣辣的疼,可他龙文章还是会惦记虞啸卿,哪怕只要跟他见面自己就没好果子吃,保不齐这脸又得肿一圈,顺便再挨顿抽。


他和虞啸卿或许很像,但作为龙文章和虞啸卿他们俩注定是不一样的人,也注定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可龙文章就是不怕死的想要往虞啸卿身边靠,有些时候他不知道虞啸卿到底有没有活着,亦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虞啸卿是否已经在慢慢死去。他不得而知。


“虞啸卿啊虞啸卿,你咋就偏偏是虞啸卿呢?”


龙文章躺在土坡上,对着漆黑夜空中的满天繁星喃喃自语,他想找到那最亮的一颗,但心里最明亮的好像还是名为虞啸卿的那颗星。


“你也够倒霉的,虞啸卿。”


“好好的天鹅,就被个癞蛤蟆给看上了。”


“不过也好,就你那脾气,没几个癞蛤蟆能像我一样受得住。”


“反正我从这里自言自语你也听不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哎呦,回来了?”孟烦了翻了个身,就看见龙文章那条破裤子。


“嗯。”


“哎不是……你这脸,咋又肿了?”


“天鹅揍得。”


“???”

end.

【耀樱】凉白开

  • 摸个鱼鱼,液

  • 我jio着没有人看耀樱

  • 但是无所谓,反正我喜欢

  • 瞎jb写,ooc,文笔烂

  • 看看笑一笑就好,液


爱你们,么么叽



(一)


今天醒来也是天花板。


这样想着,本田樱从暖烘烘的被窝中钻出。空调声嗡嗡响,她错觉自己晚上听到的呼吸声也是空调发出来的嗡嗡声,旁边的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然而铺面上已经没了任何人的温度。


每天早晨都是这个样子。


本田樱爬起来,关掉了空调。卧室一瞬间陷入了夏日早晨本不该有的寂静。从冷飕飕的空调房里出来,客厅感觉更加的闷热,餐桌上是一人份的早晨,另一份已经吃完,收拾干净了。本田樱吃着冷掉的煎蛋,喝着冷掉的牛奶,她什么都没有想,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早晨,或许就该是这样的。


其实本应是两个人的。


王耀作为她的伴侣,现在应该已经在公司的电脑前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本田樱的早晨就没了王耀的早安吻,也没了被他从被窝里拖出来熊抱的“折磨”了。那份激情好像早就随着两个人的年龄飞走了,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那份热情也像这早餐一样,冷掉了。


哪怕是肉体,都好像只是一种本能的需求。没有了疯狂,也没有了渴望。


本田樱将一切收拾好,她抬头看了一眼钟表,依旧是最平常的时间,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她也会和平常一样,去到画室。她总是第一个到的,没有学生会来的那么早。


王耀也是。电脑屏幕上黑白交替,看不了多久他的眼睛就会酸痛。他已经好久没有感受过本田樱手指的柔嫩了,记得曾经只要他开始揉眼睛,本田樱就会让他躺下,然后温暖的手心就敷到他的两个眼窝上,轻轻的揉摁,然后凉凉的眼药水就被滴到他的眼睛里。他那时候觉得自己就是被一大团棉花包着,眼睛的酸痛感立刻烟消云散。


这大概是几个月前了吧?还是一年前?总之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过了。


有人很好奇他们两个,为什么还不分开。


他俩也不知道,简直像得病了一样,不上不下,进不是,退不是。


(二)


总有人说他们俩呆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腻了。何不换个口味,尝尝新鲜,说不定这份感情就会被冲淡,从此真的一刀两断,再也不会像喝凉白开一样索然无味。


找一个更加火热的伴侣,像是一口烈酒般猛灌下去,多么刺激,多么新鲜。


然而他俩都摇头。可能是觉得现在没心情吧。


或许很不负责任,但他俩都不愿意去寻求新鲜。


那天下班回家,王耀发现客厅的灯是关着的。卧室门紧闭,一丝动静也没有。他从未想象过本田樱背着他偷情会是什么样,而且事实证明,本田樱确实没有这么干。当王耀将卧室门打开时,本田樱正穿着睡裙侧躺在双人床上,睡的像只喵咪一样。她蜷着身子,空调声嗡嗡响。那股子凉意瞬间将王耀身上的燥热抹的一干二净,他甚至打了个寒战。


这样下去她又要腰疼背痛了。王耀想着,取开小毯子轻轻盖到本田樱身上,又将那不知疲惫的空调关掉。本田樱的脸红红的,像是害羞了一样,碰一碰的话,她说不定还会皱一下眉。王耀什么都没干,就坐在床边,一直看。不是充满着渴求与欲望的凝视,也不是飘飘忽忽没有焦点的散漫。就是很平常的,看着她,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想,双眼里倒映的只有她的面庞。


只有她。


本田樱自然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的伴侣正偎在她身边。她还在梦境里,那个梦境里是王耀。梦很模糊,但她非常肯定那个模糊的人影就是王耀,他好像在笑,好像还在说着什么,但说的什么本田樱一点都听不清。可她好像清楚王耀在想什么,或者说,她能感受到王耀的心情——他很开心,心情很好。



(三)


日子还是那样过。


依旧是一杯凉白开。


那个周末的下午,两个人窝在沙发上。电视里的节目没有人看,他们各自刷着自己的手机。


“你觉得……现在怎么样?”本田樱突然问。


王耀低着头,沉默不语,他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你觉得无聊吗?”


王耀轻轻叹口气,点了点头。他终于说话了。


“我觉得我们该冷静一下。”


其实他们没有任何一方是“不冷静”的。这大概就是一个借口。


本田樱点头,她对于王耀提议的冷静表示赞同。




王耀搬出去了。他随便找了个出租屋,开始他已经陌生了的单身生活。


本田樱也一样,那个小屋对于她来说,有用的只是一张睡觉的床罢了。


(四)


过去了多长时间,谁也不知道。


不如说在这段时间里,做过的事情,每天过得怎么样,都好像是泡沫。


两个人仿佛都在做梦,做着现实中没有对方的梦。


他们没有品尝到烈酒,连凉白开都没得喝了。



(五)


又是一个闷热的下午。


本田樱依旧是从画室往家走,她认为每天都是对于前一天的重复,甚至是那一阵阵的蝉鸣,都没有变动声调。


好像日子本就是这样。


跟他分开多长时间了?她不清楚,但她清楚这段时间,一丝一毫的滋味都没有。他们本就不是善于接受新鲜事物的人,甚至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东方人的含蓄像是渗入两个人的骨髓,沉寂过后,又会爆发。


他们冷静了吗?


他们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有不冷静。


而是太冷静了。


他们总认为不再轰轰烈烈就是没了感情,总认为没了情侣间的甜蜜亲近就是走到了尽头,却不曾想对于他们,对于王耀和本田樱,凉白开才是最适合他们的饮料。烈酒会呛得他们喘不过气,而他们也喝不下。两人之间的默契或许已经成了习惯,谁也替代不了,而爱与情又已经融入了两人的所有。


王耀依旧会在半夜醒来将空调关掉,但在嘀的一声后又想起那个会因为不愿关空调而腰疼背痛的人已经不在身边。


本田樱依旧会想有什么方法可以缓解眼部疲劳,那瓶眼药水她也依旧收在药箱内。可她用不到,而那个用得到的人也早走了。


本田樱抬起头,家门外站着那个熟悉的人。


他没有说话,她也没有。两个人只是看着彼此,沉默不语。


本田樱径直走过去,王耀自动向旁边让道。钥匙插进锁孔转动起来,开锁的声音让两人屏住了呼吸。


“你眼睛红了。”


“看电脑看太久了。”


“进来吧,我给你揉一揉。”


“嗯。”


end


【黯葵】离家出走

  • 瞎鸡儿写,小甜饼嘻嘻嘻

  • 失踪人口回归

  • 写的烂,不好吃,OOC

  • 不要在意细节

  • 我知道你们还是爱我的么么叽


《离家出走》


本田葵是王黯的弟弟。


再确切一点,是王黯捡来的弟弟。


更确切一点,是王黯表面的弟弟,实际的恋人。


“行吧……其实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把他当弟弟。”王黯解释说,但还是遭到了这个俄罗斯人的白眼。维克多觉得反正不管王黯怎么解释,那个瘦巴巴的男孩儿已经由弟弟晋升成了同床共枕的恋人,再怎么掩饰也没有用了。


王黯很气,明明是那个小兔崽子先下的手。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


确定关系的那一晚王黯蹲在厨房里抽完整整一根儿烟。他很少抽烟,只在特别激动时才会借烟来平复一下心情。


本田葵是王黯做任务时救出来的孩子,从那之后,这个明明已经十五岁但一点也不像同龄人般结实的孩子就黏上了他。一开始,王黯并不想养他。


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就要养孩子了?


“得了吧,他一看就是弯的。女朋友黄了这么多他也不反思一下。”本田葵冷漠的补刀。


但是,本田葵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样,只针对王黯的魔力。那双眸子,王黯只要看一下,就会深陷其中拔不出脚,同样,本田葵的任何要求,他几乎都无法拒绝。


几年前本田葵还小的时候,王黯觉得那是因为他可爱,他萌。亦或者,是因为“突然迸发出了某种因为弟弟妹妹不搭理自己而压抑许久的母性”——语出不愿透露姓名的王濠镜先生。


那时候的本田葵总是颠颠的跑过去找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直盯得他心里刺刺的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本田葵借着自己长的好看住进了王黯的家里,王黯成了他的监护人。


本田葵给他表明心意的那个晚上,也是盯着他,只是盯着他,没有太大的动作,也没有很激烈的话语,但王黯的心还是像敲锣一样,不得一丝安宁。大概就是那时候,王黯才看透自己心里想的什么吧。


生活很平淡,但也免不了发生一些争吵。


比如上了大学的本田葵,突然开始喜欢憋在屋子里打游戏,顺便补番。


“你该出去活动活动。”王黯摁了一下他的脑袋。


“拒绝。我要完成自己几年来的梦想。”


“什么梦想……?”


“做一个真正的死宅。”


王黯心想本田葵迟早要在死宅中间加一个“肥”字。


“出去活动活动,你看看我,多结实,你再瞅眼你,我奶奶家养的小鸡都比你有劲儿。”


“拒绝。”


王黯不想再废口水了,他拔下来了插头。


两人的争吵永远不会像火山爆发一样激烈。他们只是互相瞪很久,说几句讽刺的话,就没有下一步了,等过一两个晚上,又都像没事人一样。


本田葵在闹别扭时最爱说的话就是:“你再凶我我就离家出走。”


他不光说说,他还真干过。


本田葵高中时,和王黯吵了一架,原因是什么他貌似忘了,他只记得自己气鼓鼓的走在大街上,心里不知道把王黯讨厌成什么样。他从中午一直晃荡到晚上,期间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他站在宠物店门口,看着玻璃后面那一小窝猫,软软的几团在软软的窝里爬来爬去,他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天凉,他穿的又少,可是那份毫无道理的倔强并不支持他走向回家的路。


他就在宠物店门口站到打烊。


十点左右,王黯才面无表情的出现。


本田葵那一刻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揪着王黯的头发给他一拳,当然,他打不过。王黯看着本田葵,本田葵看着王黯。


王黯转身迈出脚步,本田葵还是跟在了他后面。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拖长,延伸向回家的路。本田葵后来才知道王黯找了他很久,连晚饭都没吃。


两个人像流浪狗一样晃荡在大街上,一个字也不说。许久,王黯才打破这份沉默。


“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四处找你吗?”


本田葵憋了一天的眼泪还是掉了出来,他摇摇头,等着王黯的下文。


“因为……”王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我是你爸爸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


总之,本田葵也不怕因此被王黯丢掉,因为他知道王黯不会丢下他,他也明白没了王黯自己哪里都去不了。自那之后他就不再离家出走过,离家出走成了他的一句口头禅。


这次,他又说了。


“你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王黯翻了个白眼,拍拍电脑一脸不在乎的回答


“好啊,你走啊。”


门被关上了。王黯把自己的被子枕头搬到了书房,卧室里那张双人床本是两个人一起使用,现在闹别扭,他就很自觉的搬了出来。


半夜,王黯在书房睡的像死猪一样,而卧室里,本田葵正轻轻的收拾着东西。


他拉着行李箱,借着清晨微弱的光走出家门,门关上时,他向里深深的望了一眼。


再见,他在心中默默地说。


王黯醒来时,家里已经没了本田葵的影子。他使劲揉着眼,哗的拉开厨房拉门确认本田葵是不是在里面准备早餐,但是没有。哪里都没有本田葵,本田葵竟然又离家出走了。他懊恼的大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跨进卧室直冲衣柜,想扯出衣服来换上,然后马上去寻找本田葵。


打开衣柜门后,他呆住了。


右边,本田葵的衣物丝毫未动,而左边,王黯的衣服全部消失了。


“……???”


王黯转过身,下意识的去拿手机,但是手机也消失了,甚至连充电器也不见了。


……他又转回到客厅,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根烟来冷静一下。


但是烟也没有了。


那一刻,他好像懂得了什么。


……


“这一大包衣服……不是你的吧。”艾伦翻着被胡乱塞进旅行箱的衣物,一旁的本田葵在继续他那没有完成的游戏。


“嗯,老狐狸的。有几件新的,你要吗?牌子货,送你了。”


“不用了……”


王黯今天也只穿着裤衩在家里度过了美妙的一天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