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buni好喜欢这么温柔的小葵啊……下章也许大概可能黯爷会卖萌bushi卢西也会来客串hhhxxx

【3】

王黯只记得自己歪倒在那个人的脚边,单薄的衣衫被泥水染出一片片污渍。

本田葵着实被这个孩子吓了一跳,这一片区域除了他几乎就不再有其他人家居住。本田葵本是红心国皇室的主治医师,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他退出了上层生活的富丽堂皇,转而重新回到偏僻的小镇开了家诊所,替这里挽救了不少人的性命。他倒也是极其享受这种生活,不用因为担心会得罪那些大人物而整日惴惴不安,更不用看着他们腐朽挥霍的样子而暗自唾弃,正所谓眼不见心不烦,他爱极了每天清净悠闲的日子。

温水顺着手腕慢慢淌下,滴落到红色的和服上,本田葵仔细的擦拭着这个孩子的脸,帮他换上了一身还算正好的睡衣——这是他给来这里看病的儿童准备的,防止他们因为生病呕吐和各种原因而弄脏衣物却没有用来换洗的新衣。

本田葵从王黯的口袋里摸出了那把还沾着斑斑血迹的匕首,不禁皱起了眉。隔着刀刃他仔细的瞧起那个孩子:面色发白,身子瘦弱,结痂的伤口和浅色的疤痕……本田葵不能想象他拼了命的逃到这里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持续高烧……本田葵捏着手里的温度计,摇了摇头。他替王黯盖好被子,使了两下力站直了身子,抚开额前遮挡视线的碎发。

像是被迫投入深海一般,王黯觉得自己无法喘过气。曾经经历的种种宛若咸涩的海水蛮不讲理的涌入他的脑海,遭受的白眼和冷落,不堪入耳的肮脏话语,母亲爱自己却由于自己的缘故被逼死,孤儿院的毒打虐待。他过早的经历了这些黑暗扭曲,本就稚嫩的心还未完全成熟就被蒙上了一层漆黑的纱,他体内那股力量像一条沉睡的巨龙,唤醒它便可以摧毁着一切,而他一次又一次逃避这力量,或许是幼时母亲给予他的零星温暖,又或许是他还想要继续活下去,活成一个不同的模样,他没有动手,抑制,抑制,再抑制,紧紧锁住仅存着的一点理智。

但他厌恶这个世界,厌恶人心,他觉得自己不会再去相信任何人。

我还不能死。他告诫自己。

艰难的撕开眼皮,一片漆黑,他回了好一会儿神才发觉自己此刻正被干净柔软的被子包裹着,身上异常干爽,就连衣服都不再是那种粗糙的质地。但这无法让他平静,他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想要坐起身,可体力并不支持他这样做,身上撕裂的伤口隐隐作痛,像被定在了那里一样,动弹不得。

未等他认清这里的环境,屋门就被缓缓打开,暖色的灯光随着进来的身影悄悄挤进黑暗的房间,王黯闻到了一股浓重苦涩的味道,忍不住皱了皱眉。他看着本田葵将瓷碗放到旁边的书桌上,转而伸手将他扶起。

坐起来的那一刻,王黯毫不犹豫的冲出拳头,直冲对方的脸,却在刚要接触时被拦下。本田葵看了他一眼,捏着王黯瘦瘦的小手不容抗拒的塞回被窝,还将一个枕头垫到王黯的身后。“把药喝了。”本田葵用勺子搅着碗里棕黑色的药液,小口的吹着气。

王黯抿着嘴,一语不发,红色的眼眸里满满的都是警惕,他的拳握的很紧,身子绷的很僵,本田葵稍微有一个动作,王黯就会做出攻击的准备。

傻孩子。本田葵一边吹着药,一边在心里摇头轻叹,他把药碗送到王黯面前,用着命令一般的口气“喝。”王黯张了张嘴,用还带着一点奶气的嘶哑嗓音回击“凭什么相信你……你是谁?……”本田葵叹了一口气,“这里是我的诊所,我叫本田葵,你要不想死就乖乖听话,我把药放在这里”说完就真的离开了房间,留下王黯一个人傻傻的愣在原地。

他默默的端起那个于他来说有些大的白瓷碗,屏着气将碗里苦涩的药液全部灌下,将碗哐啷一下丢在桌面上 擦去嘴角残留的药液。

“好苦……”

他咳嗽着,那味道一点也不好……对啊,苦,不就是他每一天的感觉吗?那种想哭哭不出来,想忍忍不下去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味蕾。他无力的蜷缩着,脸埋在淤青的膝盖中,他真就哭了出来,先是隐忍的哽咽,然后是微颤着抽抽搭搭,最后几乎是咬着嘴唇才不让哭声显得撕心裂肺,泪水没多久就将腿上的被子染出一片深色水痕。

他想他的母亲,他畏惧自己的力量,他迷茫他的未来,他也不敢信任今天碰到的这个人。

而那个人此刻就站在房门外,靠着墙轻轻的呼吸,听着从房内传出的触人心脏的委屈哭声。他拧开门把手,慢慢的靠近床铺上那个哽咽颤抖的小小身体,将他慢慢圈到怀里。王黯微微一怔,随即惊慌的想要挣脱本田葵的手臂,却在使了两下力后重新虚弱的歪了回去,因为高烧圆圆的小脸透着病态的红。

本田葵轻启双唇,低声唱起他从小就听的歌。他的声音很温柔,却带着不薄的坚毅,像是秋日里醉美的落叶,又像是夜色中清冷沉寂的月光,更像是药柜里那带着淡淡苦涩的草药。王黯渐渐安静了下来,呼吸也变得平稳,手指松开了已经被他捏出皱褶的床单。

傻孩子。本田葵将他轻轻的塞回被窝,收拾起药碗就出了门。他对这个孩子很感兴趣,不仅是因为他年纪还这么小就顶着如此虚弱的身体和那么多的伤还能在暴雨天活下来,也不仅是因为他明显比常人要高出好几倍的力量,而是他那双如火的红眸中所透露出的坚毅,以及不甘被命运玩弄的倔强。

“红心骑士大人,能请您帮小生一个忙吗?”

——tbc——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