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龙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新人报到,墙头草晃过来的

  • 龙虞真的好冷啊嘤嘤嘤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文笔渣,ooc,没剧情

  • 看看就好,只博大家一笑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cp:龙虞



炮灰团团长死啦死啦,大名龙文章,最近心里好像有点苦。


苦啥呢?还真都不知道。就光知道他老人家有事没事就爱挂着身破烂一屁股坐地上愣神儿。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的空气,如果有人此刻从他面前经过,一定能感受到那被他眼睛盯到灼热的气体。


“他最近咋了?”迷龙最先提出了疑惑,“脑袋让炮给轰了?”


“想啥呢,就他那脑袋瓜子,把手榴弹搁进去炸,也得让那层厚皮给怼回去。”孟烦了裹了裹又烂又脏的衣服,贱嗖嗖的笑,也引得其他人贱嗖嗖的笑。


“也不一定是让炮给炸了,上次从师部那里回来,好像就不对劲儿了。”郝兽医慢悠悠的搭上话,瞪大了眼睛。


“哎俺知道了!”不辣突然兴奋起来,乱乱的晃起手脚,当所有人的目光汇集到他身上时,他身子往前一倾,悄悄说:“让虞啸卿呼嘴巴子呼的!”


狭窄的空间内爆发出一阵又一阵冲破泥土的笑。


而那笑在龙文章进来并且用枪口对着孟烦了脑门儿时戛然而止。


“笑啥呢?说来我也笑笑?”


“还虞啸卿给嘴巴子吃……你们咋不挨他枪子儿去?”


“我们……我们这不……不是团长吗……”迷龙像只大型犬,翻着眼看向皮笑肉不笑的龙文章,而枪口下的孟烦了却是面无表情,但他心里一定是满满的嫌弃。


龙文章最后还是坐在了这一堆人不人,鬼不鬼的中间,虽然他自己模样也是人不人,鬼不鬼的。


“你到底说说,啥事儿?”孟烦了挨近龙文章,他的团长又突然愣神儿了。


“你说虞啸卿这娃儿,咋就这么喜欢揍我呢?”龙文章开了口,突然像个被大人冤枉了的小孩子。


“哎呦喂,这您都不知道?当然是因为您长了张欠揍的脸呗。”孟烦了不怕死的继续损,然而这句损没换来龙文章的胖揍,却换来一句没头没尾的欠揍话,“我还挺喜欢他揍我的……”


一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毁了,毁了毁了,怕是要世界末日了。


孟烦了将手伸向龙文章的额头,但被后者啐着嘴打开了,“滚滚滚你才有病。”


龙文章没有继续进行他们愉快的谈话,转身爬走了,只留下众人懵逼的两两对望。


“咋了,还听不出来呢?”孟烦了皱着眉头对那一众懵圈的人说,只换来他们似摇头又似点头的回应。孟烦了故作高深,伸出一根手指在半空中点了点,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


“那这哪是天鹅哟……你见过一嘴能把人捣死的天鹅?”兽医和不辣对视一眼,笑了两下。


“那他也不算癞蛤蟆啊,癞蛤蟆比他好多了。”迷龙的大嗓门嚷嚷起来,又是一阵哄笑。


不辣想起来什么,问孟烦了:“死啦有这种癖好……那咋没喜欢上咱这一窝子里的人呢?”


孟烦了先是一愣,然后猛的笑了起来,像是快被气儿给憋死一样,一声声短促的气音夹杂着他的笑声从喉咙深处冒出来。


“都说了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是天鹅肉?还你是天鹅肉?咱顶多是一堆招苍蝇的烂肉。”


“可是虞啸卿,虞师座呢,那可是虞大少爷啊!一巴掌就能给死啦的心尖尖上扇出一朵朵花儿,扇完死啦还胖头肿脸的想让他再来一巴掌。看见没?死啦可是个有理想的癞蛤蟆,放着温柔的白天鹅不吃,非得碰那刀尖上舔血的黑天鹅,得亏他命大,要不然早给虞啸卿剁成八段了!”


语毕,自个儿就先爆发出一长串的大笑。


“好恶心哦。”豆饼傻傻的笑起来。


“你不懂,这年头,有点那种小癖好,是很正常的!何况咱团长和虞师座日久生情,这巴掌拍出来的情,可不是随便就能讲讲的!”


阿译至始至终是懵懵的,但是到最后他好像也很快就接受了自己团长喜欢虞啸卿这个像被雷劈了一样的事实。他懵懵的问:“可是……师座喜欢他吗?”


这正是问题所在,估计也是龙文章总是蹲在一片夕阳下愣神的原因,而这到最后还是成为了炮灰几人的笑料。


“啸卿,你讨厌厌啦——”孟烦了故作娇羞拍了一下迷龙的胳膊,恶心的迷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孟烦了又轻轻推了一把郝兽医,“龙龙,你怎么会喜欢人家的啦——”老头子举着的烟杆差点掉下来。


“错啦。”兽医拍掉了孟烦了的手,慢悠悠的说:“虞啸卿那肯定是给他一个嘴巴子,再一脚蹬出去。”


没完没了的笑声震得所有人耳膜疼,但没有一个人对此感到厌烦。


估计为此困惑的,只有龙文章。


他和虞啸卿确实是癞蛤蟆和天鹅,一个卑微到尘埃里整日厚着脸皮,一个高高在上又死要面子。虽然这巴掌打的火辣辣的疼,可他龙文章还是会惦记虞啸卿,哪怕只要跟他见面自己就没好果子吃,保不齐这脸又得肿一圈,顺便再挨顿抽。


他和虞啸卿或许很像,但作为龙文章和虞啸卿他们俩注定是不一样的人,也注定走的不是同一条路。可龙文章就是不怕死的想要往虞啸卿身边靠,有些时候他不知道虞啸卿到底有没有活着,亦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虞啸卿是否已经在慢慢死去。他不得而知。


“虞啸卿啊虞啸卿,你咋就偏偏是虞啸卿呢?”


龙文章躺在土坡上,对着漆黑夜空中的满天繁星喃喃自语,他想找到那最亮的一颗,但心里最明亮的好像还是名为虞啸卿的那颗星。


“你也够倒霉的,虞啸卿。”


“好好的天鹅,就被个癞蛤蟆给看上了。”


“不过也好,就你那脾气,没几个癞蛤蟆能像我一样受得住。”


“反正我从这里自言自语你也听不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哎呦,回来了?”孟烦了翻了个身,就看见龙文章那条破裤子。


“嗯。”


“哎不是……你这脸,咋又肿了?”


“天鹅揍得。”


“???”

end.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