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一万五千公里

和归雁的联文(* ̄з ̄)望不嫌弃文渣orz我字数真少orz

@归雁

————————

【1】火车上半真半假的吐露心扉

那次酒吧事件过后,王黯也算是履行了他的承诺,反正是放假,两个人有的是时间去进行这个旅行。其实说是旅行倒不如说是四处乱逛,没有刻意的制定目的地,没有明确的参观目标,只是放任自己想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以及帮助本田葵散心。

其实本田葵对王黯没什么特别的印象,也就停留在他是自己弟夫的弟弟以及他打人下手特别重这几个层面上,所以当王黯提出要陪他一起旅游时,他是从心底里惊愕的。不过比起和这个家伙呆在一起,本田葵更讨厌留在家里。

他对这个家没什么留恋,甚至一度有想要毁灭这一切的激进想法。他不恨他的生母,他也不爱他,他更厌恶那个抛下妻儿找别的女人过日子的男人,同样,他也不是多想搭理名义上自己的弟弟,那个本田菊,两人虽然有着相近的容貌却性格迥异。

本田葵弯着腰,点清了背包中所有需要带的东西——几件换洗衣服,洗漱用品,急救小药箱,必要的钱财……除了这些,他好像也没有什么需要带的了。掂了掂手中不算沉重的背包,甩到背上背好,然后扣了一顶黑色的棒球帽。隔着帽檐他看到了站在自己卧室门外一动不动的母亲。

“你要去哪里?”清冷的女声响起,本田葵不由得一颤,随后咬着牙从她的身边绕过,丢下一句“和别人出去”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他迈开步子,逃一般拧开屋门的把手,彭的一下关上门,他知道,如果动作慢的话,还会被打骂,他不想听到那个女人的咆哮声了,他受够了。掏出手机,一边走一边给王黯拨了个电话。

火车站里的人来来往往,王黯跨坐在他黑色的旅行包上,低头摆弄着手机,和他哥把情况交代个差不多后就百无聊赖的玩起了小游戏。

他对本田葵了解不深,唯一清楚的就是他讨厌他的家人。看那天他在酒吧的搞笑样子估计是压抑很久了吧,也寂寞很久了吧。王黯对别人的生活一向没有兴趣也没有好奇心,但本田葵这个存在却总是不经意间勾引着他的目光。

明明被他身边所有的人抛弃,却还是倔强的伪装出一个坚强的样子,任性的把自己灌得烂醉,暧昧的搂着别人的脖子傻笑,身上没二两肉却有胆量跟王黯打架,一个脆弱又坚强的、矛盾的人。

“喂。”不一会儿,从头顶上方传来了一阵短促的声音,王黯抬头,看见的就是本田葵那张冰山脸。两双猩红的眸子互相对视,王黯看见他这幅苦大仇深的样子就想笑,于是真的嗤的一下就笑了出来,换来本田葵狠狠的一瞪还有拍在他后背上的一巴掌。

早晨的阳光像薄纱一般透过火车上的玻璃窗洒下,暖洋洋的,和两旁的树木建筑交替出现,照的本田葵忍不住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头一歪,靠着墙闭目养神,也不在意对面那人向自己投来的直勾勾的视线。

……不在意才怪……

本田葵艰难的撕开自己的眼皮,正好看见了王黯那满含笑意的双眼,被他盯的头皮都发麻了。本田葵轻咳一声,换了个姿势懒懒的开口:“你总盯着小生干什么?” “太无聊了,陪我玩会儿呗。”本田葵差点没忍住把水瓶砸到王黯脸上的冲动,他冷哼一声,虚着眼斜视王黯。

“你很讨厌你家吗?”王黯突然开口,他看到本田葵的身子一瞬间僵硬了起来,紧绷着肌肉,嘴微微张开,连呼吸都放慢了,就像被吓得呆住的兔子。半晌,本田葵缓慢的点了点头。

“我……恨他们……”他轻声回答,吐出的音节还带着一丝气音。

“也很讨厌你弟?”王黯接着问,这次本田葵没有反应,只是抬起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那又如何,小生怎么样和他们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一个寄生虫有什么感情可言。”

“从被抛下开始我就不再奢求有谁能够接受我。”

“你是一个意外。”

火车突然钻进了漆黑的隧道,巨大的黑暗笼罩而来,王黯抿着唇不说话,他好像看到本田葵轻轻的抹了下眼角,随后就是一声轻缓而压抑的叹息,当光明再次出现时,对面的人已经趴到了桌子上,身体随着呼吸浅浅的起伏。

他把脸埋在臂弯间,闷闷的说,他从不奢望有谁能爱他。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