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最近越来越颓废x被物理整到想吐x快完结了……吧。别笑我。

【8】

“王黯……!!”

还未搞清缘由,本田葵就看到王黯手中那把长刀破开空气向自己砍来,他到吸了一口凉气,侧身躲开,几缕发丝被劈下,缓缓落到地上。本田葵眼疾手快,拿起一把木刀横在两人之间,他多久没拿过这些东西了,甚至连反应能力都比以前弱很多,更不要说用脆弱的木头跟王黯手中一刀下去就见红的玩意儿比了,幸好刚才躲得快,不然自己的左肩膀肯定会被削下来。

“王黯!你冷静!王黯!”

本田葵一边躲闪,一边试图唤回王黯的神智。眼前的王黯就像一个痴迷于杀戮的傀儡,被牵引着不断将攻击目标瞄向本田葵,他又像是一个从地狱中逃出来的恶魔,颈部和手腕还带着烫红的锁链,他要向所有人报仇,所以他把自己当作傀儡,操纵傀儡的就是他本人。

木刀很快就出现了裂痕,而本田葵只能一再的躲闪,他怕伤了王黯,但他也没法伤到王黯。本田葵看着被王黯踩过的地方凹陷下去形成大大小小的裂痕,手臂一次又一次将刀劈向本田葵。那眼神,警惕,像狼;敏捷,像豹子;凶狠,像狮子。而本田葵也只是他兽爪下一只无处可逃的小绵羊。
……

在本田葵出去的期间,王黯照旧独自在林子里练习。力度和准确度比以往控制的好了很多,甚至本田葵给他定下的目标他也轻轻松松的越过了。坐在石头上,仰头大口喝着壶中的水,如果是平时本田葵还会细小的帮他擦去汗水顺便检查一下他有没有受伤。正想着等本田葵回来怎么让他犒劳自己,就听到了由远及近的沙沙声。

他看到有人接近,却发现并不是本田葵——倒不如说那不是个人。漆黑的斗篷里空荡荡的,随着行动一摇一晃,只有一个软踏踏的麻布斗篷,却明显是一个人形,它慢慢的“走”到一脸惊讶做出防御动作的王黯前,隔着五步的距离。

“你……这什么玩意儿啊,好恶心……”王黯撇着嘴嫌弃的看着对面那个人形斗篷,他听到从那斗篷里传出一声冷笑,令王黯感到一阵恶寒,仿佛下一秒那东西就要大开杀戒。

“你笑什么啊……信不信我揍你”王黯向前了一步,将刀尖指向那“人”,可它并没有躲开,用空荡荡的兜帽中的缝隙直直的“盯”着王黯,随后发出一阵阴冷又讥讽的笑声。

“难道所谓的红心王后从家里就养了这么个东西?”低沉的男声从斗篷中传出,王黯确信这应该是某种魔法,看来千里之外操控这个斗篷的人真是有够怂的。王黯没说话,拧紧眉抿唇注意着“人”的一举一动。但是,红心王后?是说的本田葵吗?不过他不是没有当选吗?

“小子,你真以为本田葵留下你是出于好心?或者说,你真觉得他这么对待你是用了真情?”

一阵冷风卷着尘沙刮过僵硬的王黯,他仿佛被那些沙灌了脑子,沉甸甸的,不懂眼前这个家伙说的什么。他最信任的人,怎么可能会利用他。

“还不明白?那么,直说吧,你的存在对于本田葵来说就是一个相当好的战斗力,把你训练好并控制你,然后用你帮他铲平一切阻碍最后登上王位,你还心甘情愿,一举两得。”

“更何况你这种足以毁掉一个城市的恶魔,如果随意放任你这样成长下去,对他也是一个威胁,何不好好待你让你学会控制自己,还能保证他的安全。”

王黯愣在原地,但马上甩了甩脑袋恶狠狠的瞪着那“人”,他咬牙切齿的对着它低吼,猩红的眸子里好像逐渐有火苗窜出。

“葵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他……他是世界上,第二个像母亲一样不畏惧我、让我有活下去的希望的人!你最好赶紧闭嘴。”他将刀劈向那“人”,却扑了个空,他回头,看到那东西完好无损的站在他身后。

它再次笑了起来,笑的越发猖狂,让人毛骨悚然。

“其实你到哪里都一样,别人都会惧怕你,怕你夺走他们的性命,并且……如果不是你,你的母亲会死吗?”

“!?”

“如果你不存在,她会死吗?你的同乡会因此感到恐惧吗?”

……如果不是自己,母亲会被逼到自杀吗?如果不是母亲保护自己,会被逼到自杀吗?如果自己不存在,母亲就不会死……

——如果这样,本田葵……会因为我而死吗?

……怎么会……

……怎么可能……

……绝对不是这样……

“哦对了,你知道他今天去做什么了吗?就是去和红心国国王还有骑士商讨如何利用你来夺取王位。用完就丢罢了。”

……不可能……

……他走之前还啰嗦的让自己记得喝药……

……他说过他会一直让我在他身边呆着……

……他说他要让我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我不想再被抛弃了……

我不是恶魔!

我不要当他们的工具!

……

“王黯!!!你到底被什么迷了心窍!!”

没多长时间,本田葵的和服就已经是破烂不堪,裸露的手臂更是伤痕累累,一滴血顺着指尖低落到地面上,却被王黯毫不留情的践踏。如梦中一样,蝴蝶的翅膀被剪得粉碎,王黯用刀在本田葵身上留下一道道印记。

被砍伤的手臂完全无法动弹,双腿更是被坚硬物撞得青一块紫一块,甚至还裂开了不小的伤口,本田葵粗喘着气,堪堪躲过了王黯的几次攻击,随后手中的木刀便被打飞,砸在地上断成两半。

“唔!”躲闪不及,本田葵一个趔趄摔在了地上,后背撞上墙壁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他甚至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已经被撞散了架,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外面好像下起了暴雨,雷鸣声遮盖住了他急促的呼吸声。

完了,躲不开了。闪着寒光的刀被王黯直直的向自己砍来,本田葵看着王黯无神的双眼,还有那宛如从地狱中浴血而出的无情身影,一道闪电劈过,惨白的光将王黯如血的红眸镀上了一层凄凉的白霜。

“黯……!”本田葵紧闭上了眼睛,却下意识的使尽全力再次唤出对方的名字。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刀刃砍进墙壁里的声音伴随着石块崩裂的声音一齐钻入本田葵的耳朵,他感受到风冷划过他的面颊,最后停在了他的肩膀之上。他停下来了,没了之后的动作。

本田葵缓缓睁开眼,面前的王黯不停的颤抖,再次恢复明亮的双眸紧紧盯着本田葵和他手里的刀,那把差点就要了本田葵命的刀。他隐隐约约看到王黯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大大的眼睛死死定在狼狈的本田葵身上,片刻,泪水不受控制的溢满王黯的眼眶然后无力的滴下。

“回来了……”本田葵苦笑着伸出手,抚上了王黯的脸,然后慢慢滑下。

闪电夹杂着雨点随着呼啸的风卷过,刺眼的光将眼前的情景照的更加清晰。刀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却让王黯觉得心都要被砸碎了。

“我……都干了什么……”

tbc.

评论(9)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