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新坑预告《十年烟火》

我就是手痒痒……x别打我x可能过年前几天开坑吧x【我选择先填完自己的小坑再搞这个大坑x】烟火焰火啥的区别在哪里无所谓了x我感觉烟火顺眼就这个了x知道这玩意儿是烟花就好x我只是觉得烟火比烟花上档次nigun不打tag了,就发着玩一玩。

——预告——

我知道,我的根不属于这里。

可我也知道,我的心,还有我爱的那个人,属于这里。

我与他的相见全凭一个“缘”字,这一个字就将我们捆绑了一生。我不是什么大人物,他也只是个普通老百姓,我凭着自己的医术救人,也凭着自己的医术与他相见,相识,再到相恋。

我从未想过在这并不繁华的地方能够有一场改变自己人生的波动,也未曾想过有这样一个人会让我抛弃一切,拿命去换他周全。我知道他叫王耀,他只知道我叫菊,却不知道我叫本田菊,毕竟这姓氏和这里实在是格格不入,如若我说了出来,不知道会再经历些什么,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那么些人来找我看病。我只是个医生,想要在这个小镇里安宁的度过一生,秉承着自己从父辈那里传下来的原则,治病救人,钻研医学,然后看着自己的墨发变为霜白,最后被葬于三尺黄土之下。

可我终究是迎不来鬓白的那一刻了。

我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到在爱人面前放弃了坚守的原则,打破了阻隔在我面前的铜墙铁壁,挣脱了束缚我的荆棘藤曼,义无反顾的为了他背叛所有。我只知道,他要活下去,我想让他活下去,我要让他活下去,他必须活下去。

我希望他的眼眸永远都像那晚在灿烂的烟火下面一般明亮,那亮永远刻在我的心里;我希望他的笑容永远都像那晚在转瞬即逝的烟火下面一般长久,那笑牢牢的锁在我的眼里。

人生没有永远,再美的曲子也终会完结。

但总得有人铭记它,将它慢慢传颂,将它再次演奏。

十年不长,人生又有几个十年,他说要陪我走完一个十年,再一个十年,十年又十年,这就是一辈子。

我也会牵着他的手,不管是生是死,在背后为他祈祷幸福。

他叫王耀,我叫本田菊。

十年铸造的一场永久的烟火。

评论(6)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