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先说好,别打我。

【7】

王黯最近经常做噩梦。

明明近两年他的精神状况都有所好转,可不知为何,他最近每个晚上都会做相同的梦。

他梦见本田葵一身是血的被关在地牢里,冰冷坚硬的粗铁链勒着他的手腕,脖子,本就是红色的和服染上血后更是惊心触目。宛若被折断了翅膀的红蝴蝶,掉落在地上任人宰割,而那个拿着刀子的人,正是王黯自己。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手里还在滴血的刀,属于本田葵的鲜血顺着锋利的刀刃缓缓滑下,垂在刀尖上,然后随着重力滴溅到深黑的地面上。

他看见本田葵对着他惨淡一笑。

猛的睁开眼,隔着一层泪水王黯看到本田葵略带担忧的神色,他伸出手,轻轻拍了下本田葵的脸。“你还活着……?”

本田葵的嘴角抽了一下,叹了口气揪住王黯的耳朵。“要小生说多少次,以后不许再和卢西安诺看那么多不该看的书,小生看你都快神经了”王黯也不喊疼,只是愣愣的看着本田葵埋怨的脸,一滴泪顺着眼角滚下,随后就是破涕为笑。该怎么说这种感觉呢?就是那种以为自己要失去,却发现他明明就这样好好的在自己身边,所谓的幸运吧。

“就这么想让小生死?”本田葵坐了下来,帮王黯拭去眼角的泪,王黯狠狠的摇头,咬着嘴唇眼角死死盯着本田葵,令后者不禁打了个寒颤。

本田葵说他今天要出一趟门,便留下王黯一个人在家,还不忘警告他不许偷偷的把给他熬好的药倒掉才出门。王黯撇撇嘴,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本田葵的书。

果然,还是出去练习吧。

……

“那您的意思是,他们想争夺红心王后这个位置?”

碧绿的茶叶在水中央打着旋,热气随着清香飘散到空气中,本田葵抿了口茶,抬眼看向面前的二人——红心国国王爱因斯·贝什米特,红心国骑士卢西安诺·瓦尔加斯。“我不知道他们的动作会这么快,明明只是乌合之众,却能有这么大的行动力”卢西安诺敲着玻璃桌,瞥了眼一旁漫不经心的爱因斯,像是感受到了视线一般,爱因斯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别小看这一群小喽啰。”

对话突然停止,本田葵能感受到,对面二人的视线不约而同的望向自己。他像是被千丝万缕给束缚住一样,不得不被牵引着走向他一直厌恶的地位,那个仅次于国王的位置,它象征着权利,象征着力量,一旦坐上去就意味着本田葵将要抛弃他曾经坚持的所有。

“你是在担心那小子吧。”一语点破,卢西安诺撑着下巴玩味的看向纠结的本田葵,后者被盯的不自在,放下了茶杯。“你觉不觉得他,我是说王黯,长得很像黑桃国骑士长?”爱因斯突然说,本田葵抬起头,有些疑惑的对着他眨了眨眼,示意他继续向下讲,“我记得黑桃国骑士长也是天生的天赋者,但比他更会控制自己,你成为王后之后,说不定可以把他送到黑桃国骑士长那里,由他指导。王黯说到底也是黑桃国的人,又同为天赋者,他们没什么理由拒绝——这可是一个很强大的战力。”

“红心国眼下只有黑桃国这一个国家可以信任,只能为友不可为敌。我也听说黑桃国骑士长和一个叫菊的人住在边境的镇子里,工作全撂给了皇室里的年轻人,美其名曰年纪大了要享受生活。”唇角勾起一抹笑意,卢西安诺十指交叉,挑了挑眉毛,看着慢慢起身的本田葵。

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

可又说不上来要发生什么。

“抱歉,先告辞,小生会给予二位答复的。”

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越走越快,最后直接变为了奔跑,心跳的剧烈,仿佛马上会挣脱出胸腔,艳红的和服随着奔跑的动作摆动,宛若风中飞舞的红蝴蝶,穿梭在密林中。他希望是自己多心了,希望王黯不会因为他而成为红心国王室争夺权位的牺牲品。快到了,马上就到了,王黯现在一定是光着膀子在沙发上睡得四仰八叉,一定是。

“王黯!”太好了,屋子里没什么异样。本田葵松了一口气,他扶着墙,想要找到王黯的身影,最后发现他正背对着自己站在他的卧室里,依稀可以看出他那把刀闪着凛凛寒光。

“王黯……?”本田葵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近王黯,他看见对面的人机械的回过头,面无表情,红眸里没有一丝光彩——却有一份杀戮的狠戾。

遭了。

tbc.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