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我觉得我真的是在放飞自我了。

写成啥样随他去吧【烟】

——————

【6】

今天倒是一个大好的晴天。本田葵将还滴着水的衣服晾在外面,便拐了回去,将王黯从被窝里揪出来,“起来,抹药了”不理会王黯那抗议的眼神,将配好的药拿了过来。刚睡醒的少年双眼还没有完全睁开,迷迷糊糊的坐在床沿上打着哈欠,身子摇摇晃晃,几乎是一栽头便又能睡过去。本田葵见他这样子,哭笑不得,拍了拍他的脑袋掀起他的衣服,蹲下身查看着他的伤口愈合情况,指尖上的温暖一点一点落在伤口周围,王黯低着头,盯着本田葵裸露出的雪白后颈。

“我感觉不用涂药,都好的差不多了……”他撇着嘴,却还是直起腰让本田葵把药均匀的涂抹在皮肤上,“不行,起码还得再有三天小生才放心,”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个小鬼。”本田葵听见王黯不服气的切了一声,随后少年腿上一使力,便在本田葵面前站直了腰板——本田葵注视着王黯微微比他高出的几公分,有些恍惚。

正在王黯对于身高差洋洋得意之际,敲门声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破了少年那骄傲的在体型上的优越感,本田葵无视了王黯愤慨的眼神,走去开了门。

王黯安静的坐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对话,不一会儿就传来了关门声,但回来的只有本田葵一人。“爷看出来了,那人喜欢你吧”手肘撑在桌子上,托着自己的腮,王黯冷哼一声,看着本田葵坐到他旁边,“把你的那个奇怪自称去掉,” “才不要”王黯对着本田葵做了个鬼脸,收获了对方打在脑门上的一巴掌。“就算他喜欢小生怎么样,对小生表达好感的人最后还不都被你吓跑了”本田葵自顾自的说着,修长的手指点着大腿,“上次那个追求者来,被你黑的像乌云一般的脸色硬生生逼走,上上次来,被你‘和善’的微笑吓得不敢跟小生表白,这次幸好你在屋里呆着,再来一次,小生这诊所也不用开了”本田葵闭着眼,悠悠然的把王黯干过的好事儿像摆积木一般一一排出,他说的倒是自在,可王黯就不好过了。少年咧着嘴,双手紧紧抓着床单,脸色变得通红,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该反驳什么。

他承认,他对本田葵的占有欲几乎到达了极限,他也承认他对本田葵抱有某种幻想,睡觉前甚至会把偷偷看来的香艳画面在脑中换成本田葵,想着他在自己身下呻吟喘息,想着他被自己吻到身体发软,想着他乖乖的睡在自己怀里。

当然,他也就是想想了,还没有真正实施。他可不想被本田葵怒气冲冲的丢到屋外看一晚上星星——那次他想偷看本田葵洗澡就被这样对待了,虽然最后本田葵还是冷着脸把委屈至极的少年拖回了屋。

末了本田葵挑着眉,调笑着看向窘迫到说不出一句话的王黯。少年像是一只被抢了食的小奶狗,敛着脑袋不敢抬头看得逞的本田葵。

“好了,陪我出去采药。记得多穿一些,今天冷。”拍了拍王黯的后背,本田葵便去仓库收拾东西了,留下王黯一个人坐在床沿上翻白眼。

王黯跟在本田葵的后面,心不在焉的随着他在山间小路上行走,他对外面的世界真没有什么好印象,所以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在他和本田葵的住处附近徘徊,这次本田葵竟然把他领出来采药,着实让他有些惊讶。

“你不怕我一失手造成什么巨大灾难?”半认真半玩笑的说着,王黯靠在一块石头上斜眼看着专心找药的本田葵。他手里捏着一株奶白色的花,幽幽的回头看了一眼王黯,“你当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是白费的?你现在应该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量了吧” “差不多……” “那不就得了”

王黯眨了眨眼,摊开掌心,盯着上面道道细小的伤痕——这力量控制不好不仅伤到别人,也会伤到自己,听说那些学者把他们这种家伙叫作“天赋者”。王黯哼笑一声,真是讽刺啊,一个具有强大天赋的人却被无数人驱赶,像被抛弃的孤狼一样夹着尾巴卑微的寻求安身之处。

如果可以,真的好想,毁掉他们啊。

“出什么神呢”额头被拍了一下,回过神的王黯抿着唇,愣愣的盯着面前疑惑的本田葵。“想什么呢?”包和工具被卸了下来,本田葵取出水瓶,送到王黯的面前,但他没有接。本田葵歪着脑袋,更加困惑。

“喂,葵。”

“做什么?”

“你怕我会伤害你吗?”

风卷着一片黄叶飞过两人中间,一瞬间的沉寂,王黯咬着唇,握紧了双拳。

他听见本田葵叹了口气,随后发顶就被覆盖了一层温暖,本田葵揉乱了他的头发,红眸里尽是说不出的笑意。

“怕啊,但是小生会阻止你这样做”

“因为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恶人。”

tbc.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