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阿耀真不是在下的童养夫

小王耀到青春期啦,开始对自己的菊哥哥思春啦,联合亲朋好友帮自己打助攻啦,当然肉什么的,成年再说:D

☆☆☆☆

3.被人欺负

本田菊上了高中依旧做着一名老实乖巧普通的学生,凭着一手好画技也算是交了几个朋友,他依旧不善言辞,体育依旧极差,最大的快乐就是宅在自己的屋里涂涂画画。

所以他也不知道他怎么惹着校外的小混混了。

像漫画里一样,本田菊被堵在墙角里,面露苦涩的微笑微微仰头看着比他高了一截的三个男生。“那个……有……有事吗?”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使自己看起来一点威胁都没有,但这只换来对面三个人的嗤笑,其中一个竟还拽起他的头发,力道大的好像要撕裂他的头皮,痛的他直咬牙。

等等啊在下好好的过着日子哪里着你们惹你们了?本田菊很想这样讲,但他发现自己真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说不出来。从那三个人的嘴里貌似能听出来……那个染着黄毛的他女朋友和本田菊走得近?

“等等…!唔…在下怎么知道谁是您女朋友啊……”本田菊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靠着墙,组织起语言尽量表明自己对他女朋友没什么兴趣。

“嚯,难不成你知道后还想把她拐到你身边啊!”

我嘞个去在下哪里有这种非分之想了你们脑洞也太大了吧被害妄想症得治啊而且在下对女孩子没兴趣啊!她们只是来看在下画画的啊!画画好有错啊?!

结局就是,本田菊心里想的一个字儿都没说出来,还挨了一顿揍,从地上爬起来扶着腰一小步一小步的离开。本田菊即使再沉默寡言不善交际,他也不喜欢被别人看见这么狼狈的自己,捂着发肿的脸偷偷摸摸的回到了宿舍楼,他本想趁着舍友都出去的时间处理一下自己的模样,却在打开门的一瞬间——迎面撞上了王濠镜。温婉少年透过他厚厚的镜片打量了一下生无可恋的本田菊,黑眸子一眯,抿唇轻笑起来——本田菊的表情更有趣了,像一只被欺负的小鹿一般,绕过王濠镜钻入了宿舍,“失……失礼了,”本田菊背对着王濠镜打开橱柜,在里面一阵翻找,却没有找到他想要的外伤药,下意识的用额头抵上橱子门。

在下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肩膀被人戳了两下,本田菊回过头,就看到王濠镜递过来的消肿药,“任勇洙说他打球摔倒了,刚想给他送过去,你先用吧。”玉一般清亮的嗓音听不出一丝嫌弃与嘲笑,令本田菊安心了许多,道谢后接过药水,用棉棒一点一点的涂到脸上。

希望能快些消下去,后天就要回家了,被阿耀看见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自顾自的祈祷着,却没有注意到王濠镜用手机偷偷拍下来了本田菊涂药的照片,手指一动轻松的发给了王耀——王濠镜是王耀的堂哥。

耀:他怎么回事?

不出意外的很快就接到了王耀的回复,王濠镜忍着笑,偷瞄了一眼照镜子的本田菊。

王濠镜回复到:估计是被人欺负了。

他现在几乎能猜到自己那个小堂弟面对着屏幕是怎样一副焦虑的样子,自从知道本田菊和王濠镜同一寝室后,王耀就求王濠镜,只要本田菊一出什么事赶紧给他发消息。王濠镜看着这个只有十一岁却意外成熟的堂弟,又想了想自己那个整天死气沉沉的小宅男室友,笑着点了点头。

他看到王耀很快的回复了一句“知道了”,便没了下文。也难怪王耀让王濠镜给他汇报本田菊的事,这个日本男孩儿对家里是只报喜不报忧,明明被揍成了这个样子还一本正经的问自己“这样看起来像不像摔的”和“后天能不能退下去啊”这些问题,难为王耀天天挂念着他的这个菊哥哥了。

“本田君啊……别揉了……你再揉它也消不下去的……”

王濠镜默默抓住了本田菊揉脸的手,本身就没多少肉的脸再被他揉下去就要发红了。他觉得自己脸上一贯的温和笑容差点就绷不住了,真需要找个地方好好笑一笑。

那天放了学,本田菊拎着自己的包,对着镜子左瞧瞧右看看,可那伤痕依旧没什么大变化。他叹了口气,认命的走出了寝室。要是被问起来,就说自己不小心摔倒了被石子刮伤了吧。

刚出校门,本田菊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半长的马尾搭在右肩,白色衬衣和牛仔裤,还有一双波澜不惊的琥珀色眸子。

不过这孩子为什么要拿着一根棒球棒???

本田菊就看见王耀俊秀的眉毛一挑,下巴向上一抬,眼里的蔑视与痞气几乎要随着他的动作涌出来。

“菊哥,谁揍的你,我帮你揍回去阿鲁。”

事后本田菊好说歹说才把这个战斗力爆表的少年拖回了家并一再表示自己什么事都没有完全不用王耀帮自己报仇。

所以大人嘴里的温文尔雅小王耀呢?

“在下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