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罂】泡沫

人类黯x人鱼罂

童话故事里最喜欢的就是小美人鱼了,没有之一【我果然喜欢悲剧】。小时候看到小美人鱼化成泡沫那里真的哭的稀里哗啦,突然就想码一个黯罂【只不过最后罂没有化成泡沫,也没有一见钟情x】妥妥的HE。虽然码到最后我很想摔了手机吼一句这写的什么jb玩意儿【人生重来算了】本田罂第一人称。

❁ ❁ ❁ ❁ ❁ ❁ ❁ ❁ ❁

总之,我被赶出了家门。

因为不满于家里严苛的管理,又无父无母,我顶撞长辈,屡次打破禁令,最后被他们赶了出来,姐姐现在一定担心坏了吧,也许她会想方设法的来找我,可我到现在都没有发现一个同族的影子。除了我,还是我,四周的小鱼胆怯的在我身旁游走,吐着泡泡用力摆动起它们漂亮的小尾巴,它们好像很怕我,可我真的一点恶意都没有……

我累了,只好慢慢的浮上水面,头露出水面时我才得以看清外面的一切,原来已经这么靠近海岸了啊。我看着不远处灯火通明的热闹街道,里面的人们熙熙攘攘,时不时的还能听到几声吆喝——美,太美了,这景色让我感受到了温度,即使是在黑夜,我仿佛也能感受到太阳般温暖的光。在家里一般是不允许浮出水面的,长辈们说那样太危险,容易被人类发现——可我偏不,我对于这样的世界渴望很久了,现在终于有机会亲眼看一看了。

姐姐曾经给我讲过,大海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神奇,我现在终于信了。

我压抑住心里的兴奋,迎着海浪来回的游,再近一些,也没有关系吧,再靠近一些,也没有关系吧。

我便真的这么做了,怀着对于新事物的胆怯和向往,一点一点的游过去。那岸上好像有人,我暗叫不妙,赶紧沉了下去。我祈祷着,不会被他发现,可当我听到手臂拍打水面的声音时,才发现那人已经游近了——“没事吧!”他突然抓住我,把我拉到他的身边。暗红色的眸,墨黑的头发扎成一卷搭在脑后,接着月光我能清楚的看到他脸上表情,满脸焦急的样子——难不成是把我当成溺水的人了?

我没有说话,晃了下尾巴想要挣脱,可他依旧拉着我,把我往怀里扯,手臂圈着我的腰。我觉得这个人好蠢,这般黑夜什么都不带就冒然跳入水中救人,万一自己的命也搭进去了怎么办?果不其然,他被海浪打了个满脸,差点就要被卷入海底。好巧不巧我的尾巴打上了他的手臂,刚从海浪中翻出来的他,就呆住了。

“……尾巴?”

大事不妙,我咬了咬牙,趁着他发呆的空档挣脱了他的钳制,沉入水底。我本想就这样一走了之,却还是回头看了一眼——他在挣扎。如果就这样放着他不管,他肯定会死,而他又是因为以为我溺了水来救我……到最后我还是把他拽上了岸,并不是因为害怕他死,而是我不想给自己留下一个梦魇。

他趴在沙滩上,剧烈的咳嗽着,我抬手拍了两下他的背。看着他颤抖的幅度渐渐变小,我也算是放下了心,他脱力的坐到沙滩上,双手支撑着身体,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缓过来神,我就这样呆在他身旁,暗红色的鱼尾也大大方方的展示给他。他看着我的脸,又看了看我的鱼尾,皱起了眉:“你是人鱼?”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话,他拍了下自己的额头,估计是在为这不现实的现实而纠结吧。

“你要把我的存在说出去吗?”我突然问,无意识的甩了甩我的尾巴,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我“不会。我发现的你,凭什么让别人也知道你的存在。”他解开了发绳,齐肩长发就这么散了开来,或许那时候我就对他动心了吧。

“你叫什么名字?”

“本田罂。”我认真的回答,撑着半边腮,鱼尾轻轻拍打着水面,激的水珠四起。我听姐姐讲过,如果人鱼对于人类动心,那这个人鱼就会化为泡沫,我问她为什么,她只是摇摇头,下意识的摸上了脖子上的项链,我不懂她为什么会露出那么寂寞的表情 “因为……”她叹了口气“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总有一方会随着海浪远远离去。”

我当然知道人鱼死后会化作无数的泡沫彻底消失,可我不明白,为什么人鱼就不能爱上人类,为什么心也会单方面的化成泡沫——难道心脏不会随着肉体一起消失吗?

“心脏也是肉体的一部分呀”我傻傻的问,姐姐没说话,只是温柔的摸了摸我的头,留给我一大堆的疑惑。

我还在神游天际,突然感觉冰凉的鱼尾上传来一丝暖意,回过头就看到他的手指小心翼翼的抚触着我的鱼尾,他抿着唇,那神情宛如一个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这……是真的啊……”我听到他低叹的声音,不满的甩开了他的手,他那句话让我有一瞬间的不悦,以及不安,我重新跳入水里,只露出半个脑袋。他慌了,深一脚浅一脚的也跟着我踏入了浅海处。“你跑什么啊……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他无奈的看着我,摊了摊手,我自然是不吃他这套,继续向里游去,“你还真生气了啊……我不就摸了摸你的尾巴嘛”他好像挺委屈,站在那里看着我一动不动,我被他那副好像受了我欺负一般的样子逗笑了,手背挡着嘴,肩膀随着发笑一颤一颤。

我把尾巴整个泡在水里,他坐在一块大石头上,一上一下,我一抬头便能看到他暗红的眸,就像以前皇室贵族项链上镶嵌的红宝石,璀璨夺目,但我想没有任何昂贵的宝石能比得上他。他讲了很多,人类世界的种种故事,人们的生活,人们的信仰,还有他自己的故事,他在经商途中遇见的各种各样的人,遭遇的各种各样的事。我承认,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我多想把他口中的这些故事编制成册,带在身边每天读上一遍,读到我足以把它们烂熟于心,读到我仿佛也生活在这些故事中。

“你会走吗?”我问他,探出身子揪了揪他的衣角,他微微一愣,冲我眨了眨眼,说“会啊,虽然这里是我的家乡,我接下来还是要跑很多地方,这次回来就是看一看父母。”

会走啊……我有些失落,在水里转了个圈,来诉说自己的不满。他摸了摸我的头,便离开了,和我约定明天还会来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来。反正也没其他地方可去,我便留在了这里,每晚找隐蔽的地方躲藏,默数着时间,等到约定的时间一到便探出身子,每每都能看见他挺拔的身姿。他纯粹的东方面孔使我感到分外舒服,不是多么的惊人,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心安感,他的嗓音有些沙哑却无法掩盖那份诱惑,这便是我的幸运了,遇上了一个在我心里如此完美的人。

他也会带些吃的给我,甜甜的小点心又松又软,他说那是他自己做的。他有时也会带来各种各样缤纷的照片给我看,那上面的美景全是我没见过的。他带给了我很多不曾拥有的快乐。

“我喜欢自由自在的,跑遍各种各样的地方,结识各种各样的人”他的眼睛望向远处,似是在想象他未来的生活,不得不说在这方面我跟他真的是出奇的一致。

作为回报,我也会告诉他一些我的事情。每个晚上几乎都是这样度过,我也渐渐习惯了,把以前的不愉快全部抛到脑后。

也许爱情的开始就是因为那个人身上有吸引我的地方。我知道许多关于爱情的故事,却没有真正经历过爱情。我问他,对一个人产生爱情的感觉是什么,他挠了挠头,仔细的组织着语言:“大概是想永远陪着他吧。” “可是世上没有永远”我接话,他有些错愕,又缓缓开口“那估计就是想尽最大努力多陪一陪对方了吧……”他说的很慢,很不确定,可我敢肯定他说的是对的,因为我觉得,我对他产生了爱情,那种对于见到他过分的期待,如果只是就这样坐着一言不发,我心里也非常高兴。海水倒映着我的面庞,这神情,是姐姐曾经也拥有的。

也许过了将近一个月吧,姐姐突然找到了我,她在见到我的那一刻竟然哭了出来,我和她沉在水底,她抱着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只能小声安慰着她,顺着她的后背。她看起来非常着急,竟连头上的花饰都没有戴,淡粉色的尾巴蜷缩着,她从小就这样,一没有安全感,就喜欢蜷起来尾巴。

“你快吓死我了……”她抚摸着我的脸,抽抽噎噎的,因为刚才的哭泣脸都开始泛红,我无奈的笑着,把她拉到我这几天藏身的地方。她问我有没有受伤,有没有生病,我连连摇头,却在被问到“有没有被人类发现时”呆住了,她惊讶的看着我,我心虚的垂下头,吐着泡泡。“你……那个人有没有把你怎么样!?”她好像急了,开始上上下下的检查我,在确定我毫发无损后才长舒了一口气,“他很好,这些天要不是他我可能就死了……”一想到他我就止不住眼里的笑意,“唔……他应该快来了”我牵着姐姐的手腕,在她惊慌失措的表情中把她拉上了水面,我隔着礁石,远远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我带着姐姐游近他,他先是有些惊讶,却又马上接受了。姐姐还是放不下她的警惕,我只好牵着她的手,依旧像往常一样和王黯聊天,我甚至感到有些骄傲。

“罂……”他走后,姐姐喊住我,我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他的背影上移开,游向了水底。姐姐戳着一个小贝壳,面无表情,但我能看到她眼底的纠结,“怎么了,姐姐?”我问她,她看都没看我一眼,张开就说“你必须跟我回去。”姐姐从来没有用这么生硬冰冷的语气跟我说话,这一下子确实把我吓得不轻,“……为什么?”我问,我不想离开他,我在这里很快乐。“罂,我看出来了,你很喜欢他吧?” “是……” “但你必须跟我回去,我不想看你有一个悲惨的结局”

悲惨的结局?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跟姐姐大吵了一架,我的态度很强硬:我一定要留在这里。姐姐最后也拿我没办法,她叹了口气,将脖子上一直带着的珍珠项链给了我:“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回来……姐姐一直等你……”

其实我一直在后悔刚才那样对着她吼,从小就只有姐姐最疼我,可她却是最容易受欺负的一个。我摸了摸脖子上的项链,看着姐姐越游越远。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如往常一样,我享受着他带给我的一点一滴。

直到我看到他左手中指上那枚戒指。他订婚了。果不其然,他跟我讲了他被逼婚的事,跟我讲了他有多么向往自由,跟我讲了他还有多少抱负没有实现,也说出了他婚礼的时间,地点。

我好像一瞬间明白了姐姐以前说过的话都是什么意思,那一刻我就觉得我的心不存在了,它在渐渐分裂,裂成一堆细小的泡沫,我努力不让自己看起来多么哀伤,什么都没问。我乘着月光,回到了我一直最不想接近的家。

“姐姐……”我低声的唤她,她怜爱的抚着我的头。

“我想……”

“我想要一双腿。”

我终究还是说出了我的愿望。姐姐的表情很难看,像吃了苦涩的果子一样,她的嘴唇颤抖着,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我不想错过他人生中的每一刻,哪怕是他要离我远去,我也想亲眼看着他走远……”我想去参加他的婚礼,即使要嫁给他的不是我。

我本以为姐姐会骂我是不是疯了,甚至给我一巴掌,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只是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哽咽着说“我以为你不会重蹈我的覆辙……”

原来姐姐也爱上过人类,到最后却亲眼看着那个人因为她而被处死。“我到现在还忘不了他死时的笑容……明明只要将我供出来他便不用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所以我怕你也……”她抓紧了我的手。

姐姐还是带着我去了,找到了那个被囚禁的巫师,他可以帮助我实现这个愿望,只不过代价是我的声音。姐姐本说要那巫师取她的,但我拒绝了,不给她一点余地。她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手里拿着那瓶药,我在前,姐姐在后,游的很慢很慢,我没法跟她说话,便什么都不说。

一切都很顺利,我穿着姐姐给我的长裙,用一双人类的腿站在细软的沙滩上,这次我不用再躲了,我可以大大方方的和他见面了,即使无法说出我有多么爱他。

他的婚礼,在远处小山上的教堂里。脚很痛,走起路来像刀割一样,但我不在乎这些,我看到了簇拥成一团的人群——也看到了人群中无奈却又强颜欢笑的他。他似乎看见了我,露出了惊讶无比的表情,但马上被起哄的人们淹没,我就这样站着,站着,看着他与新娘,看着他渐渐走远,我想喊他的名字,嘴张开却什么都发不出。

罢了。

我终究没有勇气去参加他的婚礼。或许吧,我比姐姐幸运,没有亲眼目睹所爱之人被送上刑场,每天经受噩梦的折磨。我躲在树下,躲了好久,就像每天晚上躲在礁石后等他来看我一样,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滑。如果时间能回到我与他刚见面时,那该多好,我要亲口告诉他,我有多爱他,本田罂有多么爱王黯。

我回到了那片沙滩,慢慢走进水里。海水的凉意让脚上的痛感有所减轻,我呆站着,任凭海浪卷起我的裙摆,任凭海水打湿我的身体,继续走下去的话,我可能就会变成无数泡沫彻底消失了吧。

突然有人拉住了我。

我回头,看到的是王黯,本来整洁的礼服被水沾湿,他粗喘着气,像刚见面时一样,把我扯进他的怀里。我颤抖着,什么都不想管了,将情绪全部释放出来,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大哭,发不出一点声音。他安抚着我,顺着我的背,这个时间段,想必他是逃婚了吧。

蠢死了。

他捏了捏我的脸,示意我抬头,吻便轻轻飘到了我的嘴唇上。还是那双暗红的眸,宛如宝石一般的眸此刻就这样深深的映入我的瞳孔。

他的声音清晰的响起:

“幸亏你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去找你”

“走吧,我带你走,带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END.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