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想让美人捧你的脸吗?想让美人心甘情愿的永远陪在你身边吗?想让美人把你抱在怀里亲亲吗?

别想了,你又不是王黯:))))))

卢西实力打酱油。

☆☆☆☆☆

【4】

“王黯?”

卢西安诺坐在窗框上,饶有兴趣的看着手里那张已经残破了的胸牌,这是本田葵从王黯的衣服里掏出来的,想必是那孤儿院发的吧。

“嗯”本田葵点点头

“我觉得应该就是他的名字了,能麻烦您帮我查一查……他的来历吗?”

本田葵虚起眼睛,压低了声音避免一墙之隔的那个孩子偷听到。

“他很不一样,如果不是经历了什么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子不会那么……阴暗,而且他很强,那种力量强到一个成年人都无法与之抗衡”本田葵坐在椅子上,手肚摸索着玻璃杯。

“还有那把带血的刀……”

卢西安诺不得不佩服起这个老朋友的观察力警戒力和想象力,他把胸牌推到本田葵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本田葵的面容,伸手抬起他的下巴,眼里的调戏之意如水一般涌出。

“可以是可以,不过有报酬”

本田葵愣了两秒,随即面无表情的甩开他的手,无奈的笑了一下便站起身。

“您如果想要漂亮的姑娘作伴,小生可不适合。”

如此认真的一个人。卢西安诺看他那样子,无趣的撇撇嘴,耸了下肩。

“我会给你查的,先告辞。”

一直紧闭的屋门被缓缓打开,王黯迅速的窜上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本田葵将药碗端到王黯的面前,故作一副无奈的样子。看着王黯犹豫许久后还是不情不愿的伸出小手把药碗端起,然后屏住气皱着眉头一饮而尽。本田葵哭笑不得的看着他矛盾的反差,可王黯眼里警惕的火依旧没有减弱,只是少了那么一点杀气。

本田葵将糖纸剥开,塞到王黯的嘴里。草莓味的,很甜,在口腔中不断扩散,渐渐遮盖住了呛人的苦涩,王黯幽幽的看了眼坐在床边的本田葵,糖果在嘴里滚了两圈,然后含在了左部,让他的半边腮鼓了起来。王黯突然贪恋起这种味道。自己小时候也经常吃糖,那种滋味比苦要好的多,特别是在经受过苦的折磨后,他更加迷恋起这种被称为“甜”的味道。

“王……王黯”他咽下了糖果,奶声奶气的回答着本田葵的问题。他很惊讶自己竟然还记得自己的名字,而不是像疯了一样连自己都不认识。他能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好转,从刚来的那几天持续高烧到现在他已经可以清醒的坐在这里回想发生的一切,以及身上的伤口也在本田葵给他涂过药后慢慢没了那折磨人的瘙痒或刺痛,他感觉他已经偏向本田葵了,那个他一直用来保护自己的天平歪向了本田葵那一端。可他又不敢完全相信本田葵,万一他只是处心积虑的在谋划些什么呢?

出乎意料的顺利。本田葵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王黯竟然这么快就给了他正确的答复,但随即就露出来一个会心的笑容,他蹲下身,手指试探着触碰上王黯的脸,抚摸着他的面颊。王黯轻微的颤了一下,却没有躲开。“愿意留在这里吗?”本田葵开口,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丝丝缕缕钻入王黯的心。

他确实是个很美的人儿。

王黯呆了,他捏紧了被子,抿紧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没有什么人问过他“愿不愿意”,曾经的同乡不会问他愿不愿意离开,孤儿院的那些人也不会问他愿不愿意留下来,他们只是强迫着、逼迫着,让王黯接受他们所想让他接受的一切。本田葵望着王黯的眼睛——那本来黯无神采的双眼突然像是镶嵌进了宝石,在黑夜中灼灼生辉,本田葵从医多年,他见过很多生命垂危的孩子,但他们的眼里永远都有光——那种由他们的父母,或朋友点燃起来的名为“爱”的光,而王黯没有,它被熄灭了,一直徘徊着寻找不到重新让他亮起来的火。

“你可以拒绝,我不干涉”本田葵轻轻的说,他仿佛听到这个孩子内心里的硬壳在逐渐瓦解,现在他们需要的只是时间,一段让他更加了解王黯的时间,一段让王黯足以相信他的时间。

…………

当晚卢西安诺就看到了乖乖站在本田葵旁边帮他挑选草药的王黯,比卢西安诺想象的要正常一些。

待到把王黯弄到浴室后,本田葵才擦着手走进来“那您以为他会是什么样子?”本田葵苦笑着接过卢西安诺递给他的牛皮纸袋,打开后仔细的浏览着上面的每一条信息。

“幼年时就强大的不像话,但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造成了很多损害,唯一护着他的母亲也被逼死了,后来就被同乡人驱赶了出来——他以前是黑桃国的人,也不知道那么小的孩子怎么走了这么远的。”卢西安诺喝了口手里的茶,撑着半边腮饶有兴趣的看着本田葵复杂的表情。

“那个孤儿院是红心国边界的,一直是个法外区域,专做一些恶心的勾当,不过你想想现在那些老家伙们,有哪个会去管这样一个小组织,就随着他去了。那里面关着的都是些被人拐卖或者误闯进去的孩子,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会被带出来任人挑选,没被带走的就继续在里面做苦力”

“那有什么办法铲除他们吗?”本田葵放下了那些资料,蹙着眉看向卢西安诺调笑的眼神。

“很不巧——有王室的人在里面干预。”

这就意味着想要掀翻这群人就得得罪王室的人。本田葵沉默了,卢西安诺看他这幅样子,伸了个懒腰。

“后来啊,那小子也是个有能耐的,在被挑选时用刀杀了三个人——完全是他一个人干的,刀刀毙命”

就是这样,没错了,看来本田葵的感觉没有问题。王黯所经历的这一切造就了他过于成熟过于阴暗的心智,但幼年所留下的回忆又无法让他完全从恶,他依旧想要活下去,依旧渴望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所以他一直撑到现在,慢慢在自己面前敞露出最脆弱最真实的一面……本田葵的心微微发颤。

“控制不好随时会爆发,你确定还要留下他?”

……为什么不呢?他都来到自己身边了。

“为什么不呢?”本田葵淡然一笑,“他由我来看就好,辛苦了。”

蜡烛的火苗晃动了几下,映的本田葵的笑脸更加清晰,卢西安诺沉默着,随后只好摆摆手——他再说什么也没用了,本田葵鲜少的如此在意一个人。

卢西安诺推开门时,刚好看见了躲在角落里偷听的王黯,起哄一般对着门内的本田葵吹了个唿哨,被对方甩了个大白眼。

“葵……”

角落里,只穿了一件浴袍的孩子喃喃低语,他压根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些,因为他忙着将这个名字,这个面容,这个人,小心翼翼的收到心底。

tbc.

评论(1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