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英米】捣蛋鬼

给自己媳妇的生贺。架空,不走寻常路装逼如风的怪盗英x可怜兮兮的普通小警察米。有轻微耀菊。英sir和老王互相帮助互利共赢共造美好追妻路bu年上攻真美好啊x老王和英sir都是那种厚脸皮老流氓【pei】

我可能需要去看魔术快斗。

☆☆☆☆☆☆

警笛声尖鸣着打破了黑夜的寂静。

又一家首饰店被盗。这已经是当月的第三起了。

“那你看到那个人长什么样了吗?”亚裔小警员眨了眨眼,有些奇怪的看着对面脸色通红的女孩儿,那女孩儿点点头,有些羞涩的看向手里娇艳欲滴的玫瑰。

“看到了……他是一个长相很英俊的人,绿色的眸,金色的发,虽然眉毛粗了些,却给他多添了一份可爱……”

“STOP!STOP!STOP!!!”女孩儿话还没说完,就从旁边窜出来一个翘着呆毛的家伙,警帽被他斜斜的扣在头顶,平光眼睛在照明灯下映着白光,他一脸不耐烦的抖了抖手里的照片,几乎是咬着牙大声抱怨“一说眉毛就知道肯定是那家伙!这个十恶不赦的罪犯到底哪里吸引你们这些小姑娘了!”阿尔弗雷德·F·琼斯,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从这些“受害”女性中听到关于那个罪犯的赞美了,她们说他有多么多么帅,说他的一举一动有多么优雅,但是他可嚣张到不做任何掩护就公然在最热闹的时间段抢劫首饰店,你们难道不应该厌恶这种家伙吗?

阿尔弗雷德烦躁的就差揪自己的头发了,他颓废的看向站在旁边干笑的亚裔小警员“菊啊,hero心好痛。”被唤作菊的亚裔小警员抖了两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腰包——每当阿尔弗雷德说这句话时就意味着他想吃东西了。

亚瑟·柯克兰,行踪诡异且完全不按常理的犯罪活动让他成为了警察中最棘手的家伙,他不会掩饰自己的任何外貌亦或是隐藏自己,他最喜欢白西装,然后在胸前别一朵红色的玫瑰花,仿佛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存在一般。他只劫财不害命,但每次劫完财又会偷偷的送还,一个不落,张扬的给目击者留下一个背影,甚至还会用他纯正的英式发音和富有吸引力的磁音去引一引那些情窦初开的姑娘。这让警察很疑惑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

“他压根就是一个捣蛋鬼!!!他每天好像都在过万圣节!!!”阿尔弗雷德恶狠狠的咬下手里的汉堡,眼神恨不得把报纸上那个浅色的身影粉碎。“冷静……琼斯先生,别人都在看您……”本田菊小声的提醒他,尴尬的扫了眼周围人不满的脸色,叹了口气。作为阿尔弗雷德的搭档,本田菊当然知道这个亚瑟·柯克兰有多么奇怪,当局长开玩笑一般把这个捣蛋鬼的案件丢给阿尔弗雷德和他办时,他就已经想到局里是真的对这个亚瑟·柯克兰无可奈何了……

不过他好像除了喜欢扰乱治安,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本田菊默默吸了口可乐。桌子对面的阿尔弗雷德还在碎碎念,沙拉酱沾到了嘴角边他却浑然不知,本田菊刚想抽一张纸巾让他擦嘴时,手机铃就响了起来——来电提示上标着“王耀”二字。本田菊不禁皱了皱眉,停下了拿纸巾的动作,接通电话。

“小菊——”一想到电话对面那人笑意满满的唤着对他的爱称,本田菊就一阵不知所措。这个中国人缠了他好久了,不是本田菊有多么讨厌这个人,而是他流氓一般的行为实在无法让本田菊不抵抗,何况他脸皮薄,被人言语挑逗一下就羞的不行,气急败坏的让这个中国人闭嘴。

“您有什么事吗,王耀先生?”压低了声音冷冷的回答,这个日本人的中文说的还真是相当的好,“想你了阿鲁,不行吗?你现在在外面吧,我去接你阿鲁” 本田菊眉毛一挑,干咳了一声别开对面阿尔弗雷德仿佛看透一切的表情,“不劳烦您了,在下自己有腿” “我就在楼下。”

本田菊抑制住把手机当成砖头砸向楼底下那个抬着头笑的人。

“我听说今晚你和阿尔弗雷德那小子有工作,想必这个时间点他也该肚子饿了,你们办案的附近就有这么一家快餐店,顺藤摸瓜,我就找来了”

王耀开着车,笑眯眯的回答本田菊所有的疑问。

“至于我怎么知道你们在哪里办案的,看手机时事新闻就知道”王耀晃了晃手机,放到本田菊的手里,继续专心开车。

忽略了锁屏上不知什么时候王耀偷拍的自己的照片,娴熟的划开密码,映入眼帘的是夺目的大标题,往下翻便是案发地点和各种琐碎的信息了。本田菊将手机丢给王耀,捏着眉心闭目养神。

“hey王耀大叔!你那么多次都能找到菊,真的好厉害!”阿尔弗雷德扒着前座,饶有兴趣的目光投向这个清秀的中国青年,“hero要是也能抓到那个粗眉毛就好了……”像个大金毛一般,阿尔弗雷德失落的鼓起半边腮,王耀干笑了两声,“你会实现的,年轻人。”

……

“这么快就回来了?”王耀推开屋门,入眼的就是窝在红木沙发上百无聊赖换着频道的英国人——亚瑟·柯克兰。“不然呢?难道要我去看你跟那个日本孩子调情?”亚瑟冷笑一声,抿了口杯子中的酒,“今天可不止调情”王耀将西装外套挂好,心满意足的吁了一口气。

“吃干抹净了?”

“那可不呗。”

沉默了半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亚瑟·柯克兰舒服的蹭了蹭手里的抱枕,打趣似的看着站在电视柜旁摆弄手机的王耀,“用什么方法让他同意的?” “你的信息。”亚瑟·柯克兰有一瞬间的凝固,帮助自己的是他,卖自己的也是他,可敬又可恨的中国人……“放心啦,只是一些小消息,你也不看看媒体把你吹的有多神”

亚瑟·柯克兰接住丢过来的手机,懒懒的翻阅着上面一条条关于自己的新闻,“哦……我明明是从后门进去的,他们为什么说我从窗户飞入?”亚瑟·柯克兰哭笑不得,将手机递还给王耀,舔了舔嘴唇,“把我说的像蝙蝠一样。”

王耀耸了耸肩,把亚瑟·柯克兰赶到一边,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欣赏起自己的偷拍。“啊对了,我让你帮我带的消息,给那个小家伙儿了吗?”推了推王耀,亚瑟·柯克兰表现的有些急不可耐,王耀嫌弃似的瞥了他一眼满脸恨铁不成钢,“带了带了带了,就放他口袋里了,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想见到你的阿尔小宝贝儿你倒是自己直接上啊”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老流氓王耀先生?” “彼此彼此。”

…………

阿尔弗雷德掏出钥匙正欲打开屋门,随着钥匙的碰撞声,还掉出来了一张折好的笔记纸。阿尔弗雷德捡起那纸条,进了屋打开灯,展开那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上面用深蓝色的钢笔写下的华美字迹含着内容生生的刺痛了阿尔弗雷德的双眼:

“星期三,城南废弃工厂”

署名:Arthur·Kirkland

“FUCK……”阿尔弗雷德撕碎了这张纸条用鞋底狠狠的碾磨,仿佛这些碎片上印着那个人英俊的面容,美国大男孩这辈子都没像这段时间一样烦恼过,他都快爆炸了,这个亚瑟·柯克兰的出现扰乱了他的一切生活,比如他让他每天能多吃一个汉堡包,然后增重。

阿尔弗雷德给本田菊挂了个电话,便一头栽在床上。

听着一声接着一声的忙音本田菊揉了揉酸痛的腰,把王耀告诉他的那些消息编了条短信就给阿尔弗雷德发过去了。他当然知道王耀告诉他的这些没有多大用处,还赔了自己的初次给这个脸皮厚如城墙的男人。

“本田菊没怀疑你吗?”

“他为什么怀疑我?”

王耀头也不抬的啃着手里的吐司,对面是整装待发的亚瑟·柯克兰。“放心吧,我在他眼里就是个小老板……牛逼了一点罢了” “是吗……”亚瑟·柯克兰拨弄了一下胸前玫瑰娇柔的花瓣,似笑非笑的看着桌子上阿尔弗雷德的照片

“祝你成功勾到你的阿尔小宝贝儿。”王耀拖着长咉,目送亚瑟·柯克兰隐匿在夜色中。

……

这座工厂废弃了好几年了,杂草长的都快和人一样高了。

阿尔弗雷德本来和本田菊说好一起来,可半道中王耀突然杀出来二话不说把本田菊拐上车溜远了,只留给抱着两瓶水从超市里出来的阿尔弗雷德一个扬长的车影。

上帝,我没造什么孽啊?

苦着脸来到这个阴森森的地方,阿尔弗雷德站在一片空地中,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别着的手枪,给自己打气一般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口:

“亚瑟·柯克兰!你给hero出来!”话音刚落,废弃楼房的房顶就现出一个夺目的白色身影——整理的一丝不苟的白色西装,仿佛还沾着露珠的玫瑰,金色的发,绿色的眸。阿尔弗雷德握紧了拳头,他有些兴奋,他与这个神出鬼没的捣蛋鬼离得如此之近。

“你要为hero这段时间增长的体重负责!”迈开步子冲进楼房,顺着生了锈的铁质楼梯,生怕跟丢了这个狡猾的家伙,阿尔弗雷德马不停蹄的绕着楼梯一圈又一圈,噔噔的脚步声一下一下随着他的心跳响彻他的耳边。终于接近顶层了,他几乎是跳了起来,双脚踏上天台的水泥地时他长舒了一口气——可亚瑟·柯克兰却不见了。他张大了嘴跑到围栏边向下张望,却看见亚瑟·柯克兰抱着双臂仰头对他微笑——他确实很好看,特别是笑起来时,难怪那些女孩子会为之动容。

阿尔弗雷德又噌噌的跑到下一层,可亚瑟·柯克兰又不见了。

“你搞什么鬼啊!”他忍不住咆哮,趴到窗台边想要追踪上那个醒目的身影。警帽突然被人从后面弹了一下,阿尔弗雷德伸手却没有抓到,警帽一点点的下落,最后消失成一点砸在土地上,掸起一圈尘埃

——“终于见面了,可爱的警察先生”

随着警帽的落地,烟花崩裂的声音伴随着火光冲入,绮丽的烟花映的眼前的英国人有一种别样的美,他前倾着身子,掏出胸前的玫瑰花举到震惊无比的阿尔弗雷德面前。

——“我是亚瑟·柯克兰”

——“您口中的,捣蛋鬼。”

end.

评论(15)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