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桃花落/给心脏er的生贺

心脏er十七岁生日快乐嘿嘿嘿x @圈地自萌的云汐星 其实早就码好了本来中午就想发出来结果断网断到现在才发orzzz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了你的眼。w。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虐……

说真的,心脏er你就像我的师傅,若不是跟你交流我也不会有这么大启发,真的从你那里学来好多。我觉得你很坚强,虽然有时会有些起伏却对未来充满着希望,我嘴笨,成天就知道傻乐呵,你不开心时我也不会哄你安慰你……别嫌弃我呀hhhh因为我自己的cp洁癖原因只写了耀菊orz你的好多极东文我都没有看就是因为洁癖orz给你说声抱歉orzzz不过我相信你会越来越好,我也要努力向你学习啊hhh

生日快乐,云汐星。

※※※※※※

《桃花落》cp:耀菊

家门口的那棵桃树突然开花了。

王耀放下了手里的书卷,仰面看着那星星点点的小小花苞,眼底疲劳的深色就如那老桃树的枝干颜色一般,他叹了一口气,起身来到那株桃树跟前。

“他死了你才开花,就那么不想被他看到吗?”指尖轻轻抚触着粗糙的树干,王耀蹙着眉,却眼里含笑,那种苦涩的笑,宛如没有加冰糖的药汁一般,令人难以下咽。像是听到了他的话,桃枝被徐徐的风吹的左右晃动,没有树叶的沙沙声,也没有鸟儿的惊鸣声,就仿佛无声的抗议,抗议这个人竟把自己说的如此恶毒。

本田菊生前说他最喜欢的就是这株桃树,因为那是他和王耀成家后一同栽种的。可这桃树一直没有开过花,更不要说结出甜美的桃子了。“没事,说不定它还在蓄力,明年可能就会开了吧。”本田菊安慰着满脸失落的王耀。两人竹马之交,看着对方从咿呀学语的小娃娃长成俊秀明朗的青年,或许正是这长久时间造就的,两人仿佛交融在一起,难舍难分,当王耀向本田菊表达出心意并得到本田菊的肯定时,他没有感到惊讶,毕竟这一切好像都是早已谱写好的顺理成章。

至于那恶疾就不知为什么会出现了。它像断了的琴弦,破了王耀与本田菊本该一直演奏的曲子。

王耀看着本田菊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到最后面色苍白如雪,可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着王耀微笑,笑的既温暖,又柔和,但却像石锤一样重重砸在王耀滴血的心上,那种钝痛至今仍感受清晰,仿佛本田菊死去还是前一天的事。那陪伴了自己二十多年的温度被一点点抽离,王耀死死握着本田菊的手想要留存住那悄悄溜走的温暖,却无能为力。

“耀君,其实我早就知道……我时日不多了。”本田菊深吸了一口气,仰面看着天花板,墨色的眸子像是装了满天繁星,在黑夜中也是那样明亮——可他已经是个将死之人。王耀没有说话,低敛着头,下唇都被牙齿要出丝丝血痕。

“这么多年,您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呢?”

“就算是小时候,您被女孩子抢了糖果一个人躲在树下哭鼻子我都能知道”

“耀君……怎么哭了?我说不定只是太累了,可能睡一觉就好……像院子里的桃树一样,总会开花……”

“对不起……说好陪你一起走完一生……”

“我为什么也哭了?嘛……耀君……别活的太累…我会心疼。”

“以后的路不会只有你一个人……找一个对你好的……忘了我”

“下一世……我们一定能再次相恋……”

呼吸声没有了。

王耀跪在地上,早已是泪流满面,他说不出话,他怕自己一张口就忍不住号啕大哭,只得点头,将本田菊微弱的气音一字不落的刻在心里。

……

王耀赶忙让自己从回忆中清醒过来,甩了甩头,叹着气慢慢的回了房间,他总是会突然想起本田菊临死前说的一切。

夜晚总是难熬的,王耀侧着身子,他没有撤去本田菊的枕头以及被褥,也算是给自己找一个没有实质的寄托。睡着前,他又一次低喃出本田菊的名字,然后带着未来得及流出的泪水沉沉睡去,但他不知道的是,外面那株桃树,开花了,开在了一个完全不适合它的季节。一片纹理分明的柔软花瓣乘着风,像被指引好一般径直落到了本田菊的枕头上,安静的呆了一夜。

鸡叫声伴随着阳光唤醒王耀,他揉了揉眼,打了个哈欠。正欲下床,却被旁边莫名的闷哼声给惊扰,王耀停下了动作,呆呆的望着凭空出现的那个人儿。

和本田菊分毫不差的面容,甚至连头上的发旋都如本田菊一般,他浅浅的呼吸着,面色白净,却不是那种病态的憔悴,分明就是一个“复活”的本田菊。他穿着浅粉色的渐变色和服,就像……就像外面那株桃树开出的桃花。

王耀深吸了一口气,嘴唇打着颤,脱口而出就是一声“小菊”。可他的小菊已经死了啊?就在两个月前,他的小菊已经死了啊!那么现在这个人又是谁?!

“唔……?”仿佛被王耀给惊到,床上那人懒懒的睁开眼——又是那把满天繁星都收入的璀璨眼眸,就连那神情都与本田菊分毫不差。“耀君”那人开口,对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早上好。”

王耀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手指颤抖的指着眼前与记忆中重合的爱人一模一样的家伙,他抑制住一把抱住他的冲动,艰难的开口“你……是谁?”

“我是……菊啊,本田菊,耀君您不记得我了?”

“怎么可能!!!”王耀大吼,站在地上怒气冲冲的瞪着对面一脸无辜的人,“小菊他早就死了!当着我的面!你怎么可能是他!”这一下子把那个自称是本田菊的人吓得不轻,他轻抿嘴唇,垂下头不发一语,王耀粗喘着气,他上前一步毫不温柔的揪住那人的领子,大声质问,而对方只是用不可思议的恐惧眼神看着歇斯底里的王耀。“耀君!”他抓在王耀的手腕,眼睛直直的望向他的双眸。

王耀愣住了。

他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扶住桌角才得以稳住身体。

“……你到底是谁?”他无力的又问了一次,而“本田菊”整理好被他扯得凌乱的衣服,走到王耀面前,双手捧起他的脸“我就是本田菊——因为你强烈的思念才借着那桃树来找你。”

“我难道不像吗?”

王耀缓缓的移开了他的双手,黯然的望向那开的绮丽的桃花。这算什么?他死去的唯一爱的人,竟会突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面前,告诉他“我就是你死去的爱人”……王耀怎么也接受不了,他无神的望着面前的人,轻吐气音

“世上只有他一个本田菊……我不需要再多来一个复制品”

他摆摆手,转身出了屋门,只留下“本田菊”独自一人茫然的站在昏暗的屋中。王耀去了本田菊的墓地,上次放在墓前的花已经枯黄了,他撇去了那些花又重新摆上了新的,花瓣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水珠。

“菊……”他开口,笑的无奈,“是不是我太懦弱了,连让你安眠的心思都没有?”
……

“本田菊”就在屋子里坐了一天,直到深夜王耀才回来,他已是沾了满身酒气,“本田菊”急匆匆的起来想要扶住摇摇晃晃的王耀,却被他冷淡的推开,只得看着他散乱着齐肩长发,默默的回了卧室。

“您为什么不相信我呢?”他看着躺在床上的王耀,轻启朱唇,眼里看不出悲伤。

王耀沉默,“本田菊”攥紧拳头。

“您其实一直在后悔自己没有足够的能力带在下去看病吧?”他瞧见王耀的身子突然一怔,然后僵硬的别过了头。

“别说了……”嗓子沙哑的像是磨砂一般,王耀抬手用小臂遮住了双眼。

“为什么呢?是因为您到现在都没有原谅自己吗?”

“您后悔自己没有得到足够的能力就慌慌张张的向我表白心意,后悔让我跟着您受苦受累,甚至在得知我得了绝症时没有足够的钱去看好医生,信了庸医的话,您至今仍沉浸在我死时的痛苦中。”

“够了……别说了……”王耀的声音开始颤抖。

“我现在回来了,您为什么不愿意接受呢?放任自己一直沉睡在阴影中苟且偷生,王耀,这不是你。”

“够了!我说了让你闭嘴!”

吼声惊起屋檐上的几只倦鸟,吓得它们扑棱着翅膀急忙溜走,而一瞬又都归于平静。

“对,我后悔极了,我后悔没有让他走完这一生,可我再后悔,这世上也只会有一个本田菊!而他已经死了!我不需要再来一个他,再来一个跟我受苦受难!我王耀这一生一世只爱他一个人!只爱这一个本田菊!再无其他!”

“我不想用这种卑微的方式来赎罪,他可以说给了我活下去的希望!我下辈子也将携着他的份一起走下去!然后……然后在三尺黄土之下和他重见,我要告诉他我这辈子除了他我心里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他让我好好的活着,我会的,我不想再这么懦弱了……”

“我曾想过是不是让他离开我会更好……可我舍不得,我是一个自私的人,想把他永远的锁在我身边,可我却没有挽回他的命……我简直就是亲手害死了他……”

话至此王耀早已泣不成声,而“本田菊”呆立在原地,看着他颤抖的肩膀。就像个孩子一样,许是哭累了,头一歪,王耀就睡了过去,泪水划得满脸都是。

轻轻的替他拭去眼角的泪珠,指尖细细的描摹着他的脸……嘴唇轻轻贴上他的额头,“对不起……”回过神才惊觉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

第二天醒来便没了那人的影子,王耀扶着嗡嗡发响的头,一抬眼望向窗外,张着嘴突然愣住——

满树桃花一夜之间全部落了。

end.

桃花话语:爱情俘虏。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