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有流血表现注意

※有流血表现注意

※有流血表现注意

不适者请迅速撤离,造成触雷概不负责。

——※※※————

【2】

王黯被驱逐时只有七岁,他来到这个“孤儿院”也只有七岁,他现在十岁,已经从这里度过了三年的时光。

如果问他这三年,他都学会了什么,都明白了什么,他只会给以一个不冷不热的眼神,用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该有的语气,淡漠的回答:

“反抗。”

他终于明白这里的孩子们为什么这么瘦弱憔悴了,而这也仅仅是九牛一毛。这哪是所谓的孤儿院啊?纵使每天太阳都从山头升起,王黯的房间里也只能透过一丝微弱的光。鞭笞,虐待,繁重的体力活,一日复一日都是这种地狱般的样子,他亲眼看着一对姐妹双双倒地,本是如墨一般的长发都变得脏兮兮的,缠了结,两个男人拽着她们的头发强硬的让她们站起来,而这一切都只会增添她们的痛苦。

两个女孩子已经没有了力气哭叫,其中一个看样子是昏过去了。至于后来发生了什么,王黯并没有看到,他和另外几个孩子被赶去做了其他伙计,他只知道,孤儿院后面的那片墓地里,新添了两座坟墓。

这里的孩子大部分是被从很远的山区拐来的,或是被卖到这里来做苦力的,也有少数和王黯一样,是误打误撞进了这狼窝的,但不管怎样,进到这个地方,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他们像货物一样,被驱赶着不停的干活,有时候还会有那么几个富人模样的家伙,来到他们面前用伪善的眼神挑选,而他们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难道没有人管吗?王黯曾经问,但他下一秒好像就如明白了似的:是啊,那样的穷乡僻壤,少一个人,正好就意味着其他人能多一口饭,而像他这样的、被众人比喻为“恶魔”的家伙,更是没有留身之处了吧。

王黯躺在坚硬的、只铺了一层薄薄布料的铁床上,云层划过月亮,光便像银粉一样飘飘洒洒的透过小小的窗口撒进。他的力量好像突然没有了,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倘若有那能力,他或许可以摧毁这里,把这里夷为平地,但他没有办法。

他曾试过很多次逃跑,连路线都摸了个一清二楚,可每次都被抓回来,暴打一顿,小小的身子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也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因为过激的反抗而死于刀下,那鲜血当着其他孩子的面,浸透了无辜的嫩草,是那么的刺眼。王黯面无表情的注视着这一切——像他的眼睛一样,那红色,那如血的红。

逃吧。逃吧。逃吧。

他不断的提醒自己。

那一日的天气格外的好,王黯同另外几个孩子一大清早就被揪了出去,早早的站在院子里。从远处渐渐走来两个人,一个衣着华丽中年发福的妇女,一个目中无人留着小胡子的男人。恶心,王黯冷冷的看着那个妇女在他们面前走来走去,像审量动物一般,一会儿捏一捏他们的胳膊,一会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们,最后站到了王黯面前。

“这么小就用这种眼神看待长辈可不好。”那个妇女笑着开口,脸上的肥肉因为咧嘴发笑而挤成一团“像个恶魔一样”。

“那么要用什么眼神看待?”王黯突然笑了,灿烂无比,却猛的将口袋里的匕首拔出刺入眼前妇女的左胸膛里。谁都没有料到他,王黯,会突然挣脱枷锁,用那双血眸俯瞰这一切。

气压骤然变低,王黯觉得兴奋无比——不,不是那种普通的兴奋,他的胸腔好像要炸裂了一般,一团火燃至全身。他手中的匕首发挥出超出它本身的杀伤力,刀锋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被王黯狠狠捅入扑上来阻止他的人的身体里。刀刀毙命。

血液溅到了王黯单薄的衣服上,他擦去面颊上的血,转过身看向被吓得发抖,已经瘫倒在地上的几个孩子。

摧毁这一切,让这一切化为乌有。厚厚的云层突然遮住本是光芒四射的太阳,风低吼着,挟持着雨水一步步走来,风声雨声一时间仿佛铺满了整个世界。

“你不是什么恶魔,你只是比他们更加强大。”

脑中竟突然闪过这句话。

王黯的视线从面前的几具尸体,移向瘫坐在地上大声嚎哭的孩子,又转向不远处破旧的楼房。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用余光看着满手的血,鲜红的血迹被雨水冲淡,流到了他的脚下。

他突然觉得很累,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就这样歪倒在地上一睡不起,可他没有,他只是跑,带着那把沾了血的匕首使劲的跑,他听到了身后因为骚乱而发出的尖叫。脚底踩上地面,发出清脆的水声,他不停歇的一直跑,不管这条路是去哪里,不管那两条腿是否还有力气,不管他是否早已气喘吁吁。

“我想活下去。”

王黯在心里一遍遍的重复这句话,前方隐隐的温暖的光吸引着他,模糊的视线只能告诉他那可能是一间小木屋,他看到一个人打开了屋门,一身红衣,好像在查看雨势。那个人像是注意到他了一样,停了下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仿佛有什么力量一般牵引着王黯,那个小屋,那个人,会是他最正确的决定。

——tbc——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