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又是我衙哲x扑克设定黯葵,黯爷以后是黑桃骑士长,小葵是红心王后x年下攻x不知道是长篇还是中篇看我能力吧,这次真的是HE,妥妥的HE,相信我orzzz后期有耀菊出没x依旧OOC,文笔烂,更新频率看情况x(:3_ヽ)_其实这文好多脑洞都是我和幻夜交流过才想出来的x要没她我真写不出来x感谢极了♡

※※※※※※※

【1】

“你看他,像恶魔一样。”

王黯从出生便听过这句话。

当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被扣上了“恶魔所眷顾之人”的帽子。那个巫师围着木质的大床踱来踱去,他的父亲站在不远处,掐着皱成一团的眉心连连叹气,他的母亲抱着他,是那样慈爱,仿佛周遭异样的气氛都无法淹没他对这个孩子的爱。

“夫人,你会后悔的。”那个巫师用沙哑的嗓音对着床上美丽的女子低吼,仿佛发出警告一般,那眼神诡异的让人害怕。

“我不相信。”她笑着回答,低下头注视着怀里熟睡的婴儿,嫩嫩的小脸因为暖意染上了一层薄红,“我不相信,他是我的孩子,不是什么恶魔所眷顾之人。”她用手指轻轻触碰婴儿柔嫩的脸蛋,眼里是止不住的笑意,止不住的期盼,她多喜欢他啊,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从她心里剜出去的,怎么会是那种令人发寒的孩子呢?

因为有母亲,王黯才免遭被早早杀死的命运。

直到他六岁,王黯终于展现出埋藏在他心底的暴戾的种子。他的力量十分强大,强大到几乎无法被自己所控制。他曾失手用魔法毁了一棵高大的老树,树叶纷纷扬扬,随着树木倒地的呻吟轻飘飘的落到王黯肩上,他不可置信的盯着自己的手心——他仅仅只是想要抓到树干上的蝉而触摸了树,可树却被他拦腰截断,他没有告诉任何人,慌乱的回了家,可最后被躲在远处的居民看的一清二楚。他也曾失手打伤了他的一个玩伴,那个孩子的手臂骨折了,躺在地上连连哀嚎。“对……对不起……”小小的王黯急忙跑过去跪到他旁边想要查看那个孩子的伤势,可他刚一伸出手,那个孩子就惊恐的不停挪动身体,嘴唇打着颤,不顾剧烈的疼痛只想离王黯越来越远。

王黯愣住了,他明明没想用攻击力这么强的魔法,可他根本控制不住,他也不会去控制,因为这股力量来的太突然,总是让他措手不及,待到反应过来时,眼前的一切早毁了。

“他们……说我……是恶魔。”

王黯坐在床边,小声的啜泣,身旁是他的母亲。王黯的父亲极其厌恶看到王黯,连名字都给他选了这样一个不带一丝光彩的文字,唯独他的母亲,毫不在意这些,温柔的抚摸着王黯的发顶。“你不是什么恶魔,相信我,你只是比他们更加强大。”

你只是比他们更加强大。

王黯有些欣喜,他很强,他可以保护母亲,也可以保护自己,只要他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力量,他可以保护任何人。他一直这样觉得,可当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因为自己而被人们排斥,被厌恶,被侮辱,最后不堪忍受这一切上吊自杀时,他突然怕了。

他再强,也只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村民们,包括他的父亲,用看恶狼一般的眼神盯着他:恐惧,冷漠,无情。仿佛一把又一把刀深深的捅入王黯的体内,他哭不出来,他抱着自己母亲冰冷的尸体时就哭干了所有的眼泪。

好啊,让我走,我走就是了。

他迈开步子,没有再回头看一眼,他可以想到那些人戒备的眼神,以及在他走远后,从那里传来的欢呼声。他厌恶自己的这个力量,它再强,于他之手做出来的也只是伤人的事。冷如冰霜的眼神出现在本不该出现的稚嫩的脸上。

他走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又加上连续三天三夜的暴雨,他走的早就没了力气。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当务之急是赶紧找一个能够暂且居住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远,他也很害怕,这林子里每晚都会听到让人毛骨悚然的狼嚎,他没有再突然破坏任何东西,那股力量好像消失或沉睡了一般不再搭理他——他有一丝庆幸,却也有一丝畏惧。

他摸了摸自己饿的发扁的肚子,叹了口气重新拖动沉重的步伐。

不知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他找到了一家孤儿院,他被门口的人发现,并被带到了院子里。这孤儿院很大,装修的也很温馨,可是这些孩子都像稻草人一样,骨瘦如柴,面色麻木……而王黯没有心思去思考这些,他太累了,太饿了,狼吞虎咽的吃干净了盘子里的食物便睡了过去。

“我还会再遇到些什么?”闭上眼时,他从心里悄悄问自己,“我难道真的是恶魔吗?”

——tbc——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