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燕樱】金盏花

非国设,燕樱,有耀樱。又名《老王教你如何做一个完美男性》毕竟老王人帅工作好性格好人品好:D

其实我只是想表达你爱的那个人无关ta的性别,也是想表达自己对那种“异性传宗接代同性才是真爱”的说法的厌恶。

————☆☆☆————

飞机的舱门缓缓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位气场颇强的女人。

漆黑蹭亮的圆头高跟鞋稳稳的踩在地面上,暗红色绣着牡丹的旗袍包裹着她婀娜的身姿,一身华丽却不显俗套,两个丸子头被牢牢的扎在脑侧。她有多少年没再踏上这片土地了?她有多少年没再呼吸这里的空气了?她又有多久,没再见过那个人了?

王春燕轻抿着涂了口红的双唇,微微仰头注目着浅蓝色的天空。她受了那么多伤,做了那么多的努力,为的就是今天,为的就是把她爱的那个女人再接回自己身边。

作为不被大众接受的小众,本就承受着不同于常人的压力,更不要提还是两个女子,说是男女平等,可那强弱分化观念还是被许多人藏在心里。王春燕出柜那天,她的父母打她,骂她,她不哭,也不叫,可她的父母哭,她也跟着难受,她的父母劝她,说她一个女人家不能走这种弯路。

“可我爱她。”

她的眼神黯淡无光,面前二老的憔悴身影像锤子一般狠狠的敲打着她的心脏,可脑海中那抹如樱花一般的身影却挥之不去。是啊,一个女人家,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家;一个中国人,喜欢上了一个日本人。父亲的巴掌毫不留情的打到王春燕尚是稚气未脱的脸上——可伴随着这巴掌声,她那颗心却早已不再是稚嫩的孩童。

“你自己都没法保护自己,拿什么保护另一个女人!”父亲的吼声几乎吓到她了,但那句话却不知不觉间刻印到了她的心上,成为了她接下来走一切路的原则。

本田樱眼里蓄着泪,手指轻轻摩挲着王春燕泛红又有些发肿的脸,而后者挠着凌乱的头发,只是吃吃的对着她笑。“没事啦没事啦小樱,不要哭了嘛,我现在这不也没事吗?”王春燕轻轻抓住了本田樱的手腕,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却突然被推开。

王春燕愣住了。

“……樱?”

眼前的女子咬着下唇,瘦弱的肩膀在冷风中微微发颤,晶莹的泪水终于无法抑制,夺眶而出。

“你走吧。”她听见本田樱哽咽着说。

“……诶?”王春燕一愣,随即牵强的挤出一个微笑,抓住了本田樱颤抖的肩膀。

“小……小樱你说什么胡话呢……”

“我没说胡话!”手突然被挣脱开,瘦小的女子踉跄的后退了两步,终于肯抬起她一直低敛的头——满面泪水。

“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你的父母不同意,我们没有足够的地位,不被别人所接受——我的父母也极力反对,你为什么还要坚持!难道仅仅是凭着一个爱字就能保证走完一生吗!?”

“太幼稚了!”一向温婉的少女哽咽着,说完这些话就已是泣不成声。

如果继续和我纠缠下去,你会变得何等狼狈,你会过得何等痛苦,你会失去多少你本不需要失去的。

王春燕愣愣的看着本田樱跑远,看着她渐渐消失的背影——多年后她还在懊悔自己为什么没有伸出手,为什么没有扑上去将那个把自己伪造成一个恶人的女孩紧紧抱在怀里,说不定她们就真的可以在一起,更快的迎来属于她们的独一无二的幸福,可她只是茫然的站在路灯下,站了一夜。

王春燕想到这里,竟不觉已经坐上了公交车。多年来都从美国生活,忙的脚不沾地,现在突然回到祖国不禁发出感叹,谁都不知道她是多么思念这里,哪怕这里也充斥着她最困顿最辛酸的过往。

“你要明白,伙计,”她真的非常感谢她的那位美国朋友——艾米丽·琼斯,一个和她一样的女人,“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你们之间的爱情,你自己知道你爱她就足够了,我想那个小樱花肯定也有她的难言之隐,等着去给她一个惊喜吧。”如果不是她的帮忙自己也很难走到现在吧,所以她最近欠自己的钱就先不追究了。

她早就让助理找到了本田樱现在的地址——果不其然,她嫁人了,已经快两年了,想来他与本田樱分别也该有六年了吧,当时属于自己的少女现在成了别人家的妻子……真是不甘心啊。

王春燕找到本田樱时,她正领着一个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小女孩儿走在公园里,手里还提着从超市里买的菜。本田樱愣愣的看着封存在记忆中的那个熟悉的面孔,购物袋掉到了地上,本田樱扑上去抱住王春燕,像个孩子一样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停的道歉,不停的自责。

安抚好本田樱后,王春燕看向了站在一旁揪着本田樱衣角的小女孩儿,她突然有些恐惧。“……那个人对你怎么样?”王春燕顺着本田樱的背,帮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嗯……耀桑对我很好……” “那这个孩子……?”本田樱似是看出了王春燕的担忧,将小女孩儿的手重新牵了起来,“是耀桑的小侄女。湾湾,喊阿姨。”王春燕长舒了一口气,她弯下腰,咧嘴对着小女孩儿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她听着小女孩儿羞怯的喊她阿姨,仿佛看到了曾经的本田樱,也是这样涨红了小脸,躲在大人身后喊她“春燕姐”。

本田樱嫁给了一个医生,名叫王耀。当时心灰意冷的本田樱几乎对父母给自己介绍的每个对象没有好脸色,唯独这个人——王耀,他眉宇间的气质还有性格,甚至是那双琥珀色的眸,都和王春燕有几分相似,何况……他不介意自己是一个同。

本田樱能感受到,王耀是真心的爱她,爱到骨子里的那种,所以她时常都会有种欺骗别人的负罪感,而且她看似已经绝望,却还是对王春燕抱有一丝希望。

平静下来,王春燕才得以好好看一下现在的本田樱:米黄色的毛线衣,白色的长裙,一如既往的别在头侧的樱花花饰,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但怎么样都无法遮挡住她清丽的美。

“樱。”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三人循声望去,一个一身黑色西装,束着小辫子的男人迎面走来。“耀桑……?”本田樱眨了眨眼,看着那个男人走近自己。

就是这个家伙啊……王春燕不动声色的翻了个白眼,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王耀抱起王湾,对着王春燕点了下头,“你好,请问你是……” “王春燕,樱的旧友。” “这样啊……那小樱,承蒙你的照顾了。”

王春燕细细的打量起王耀,看来樱确实是嫁了个好人家……

“医院今天不忙吗?”本田樱提起购物袋,看向浅笑着的王耀,“啊,还好,他们给我放了半天假——你能不能先带着湾湾回去,我一会儿就赶到。”本田樱嗯了一声,临走之前看了眼王春燕,后者回以她一个笑容。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等到本田樱走远,王春燕终于按捺不住了,就算眼前这个男人不坏,可她还是对他抱有敌意。

“是啊……有些事要说……”王耀看着本田樱走远的背影,低声轻喃。

“你要跟她离婚?”王春燕有些错愕的看向王耀,而他仅仅是撑着半边腮,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水光粼粼的河面,“嗯。”他很自然的回答着王春燕,只是眼底依旧存着几分抹不掉的忧伤。

“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我爱她,你也一样,但是……”

“这些年我也看出来了,樱至始至终忘不了你,而我也永远无法取代你。”

“……你不是很爱她吗?”王春燕问道,而王耀只是叹了口气。

“是啊,我爱她,所以……才想让她找到她真正爱的人”

“有什么比自己爱的人幸福更让我高兴的呢?我想是没有了。”

“你现在应该有能力保护自己和她了——祝你们幸福。”

王春燕静默的看着王耀走远。

王耀一夜没睡,把自己锁在书房里,对本田樱撒谎说是有工作。第二天早晨,本田樱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敲开王耀的书房,果不其然的闻到了更加浓烈的烟味,而书桌上的烟灰缸里更是添满了烟头——王耀向来是不抽烟的,那些被他收起来的别人送的烟,都让他翻出来了。本田樱有些不解的看向疲倦却依旧对着她温柔的笑的王耀。

“那个,樱……离婚吧。”

本田樱有些惊讶:“为什么突然……?”

“总不能把你一直锁在我身边吧,我想看到的不是你委曲求全,而是你真正的快乐,我不想做那个伤害自己爱人的罪人。”王耀轻笑着,抬起手揉了揉本田樱的发顶,“这些年,委屈你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找我帮忙,和那个小姑娘好好生活,别总是委屈自己,她很可靠,能给你好的生活……”

离婚协议很快就办好了,王耀没有丝毫犹豫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他帮着本田樱收拾东西,两人之间没说一句话。

“能抱一下我吗?”本田樱刚要打开屋门,身后的王耀突然轻轻的请求,他微微张开双臂,脸上还是暖如春风的笑,但徒添了几分不舍。“好”本田樱转过身抱住了王耀,然后拉起了行李箱踏出了这扇门。

“谢谢。”

王春燕的父母早就妥协,本田樱的父母也像是想开了一般——毕竟,那可是他们自己的孩子,比起让她们活在悲伤里最后不甘的死去,他们更想看见的是她们快乐的活下去。

“走吧。”王春燕提过本田樱手里的行李,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这次,本田樱没有推开。

END.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