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法加】摸鱼/短打一章流

法加,扑克设定,只是一个摸鱼,有轻微耀菊,肾。小透明私设平民, 别问我他为什么要画画 法加大法好,年上攻大法好。

——☆☆☆————

那个高高在上的君主是如何发现了那个不起眼的男孩呢?或许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方片国的国王,今日依旧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发呆,旁边堆成山一样的文件都被自动无视——这么好的天气还要被关在办公室里,简直没有人性。弗朗西斯看了一眼旁边的骑士——瓦修·茨温利。

“哦那个骑士先生……我能向您提一个无理要求吗?”弗朗西斯趴在桌子上,身后好像蹦出了几朵小花。

“既然知道无理就不要提了,国王陛下,您今天的工作还有很多——两小时后要接见黑桃国骑士和红心国王后,刚才又收到了梅花国的来信邀请您参加他们的晚宴,您可没有时间乱玩。”

一句话还没说就被噎的不敢出声。弗朗西斯长叹着气重新趴回桌子上——梅花国晚宴就算了,自己为什么还要看王耀和本田菊这两个家伙秀恩爱啊,跨国联姻不说还要再跑哥哥这里炫一下……

“王耀你存心的吧!”弗朗西斯趁着本田菊被小王后诺拉邀请喝下午茶的空档,把王耀这个以前的老朋友——现任黑桃骑士给拽了出来。梳着小辫子的男人满脸得意的笑,“我可不是故意的,但是出远门不带着小菊我可过意不去阿鲁——委屈你了,单、身、贵、族。”弗朗西斯拍掉了王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幽怨的盯着他。

尽管方片国国王魅力值爆棚,可他至今也没有找到心仪的人选——不如说是没有一个可以给他安心的感觉罢。

“王耀,帮哥哥个忙——让我出去逛一逛就好。”弗朗西斯诚恳的看着比自己矮了一点的东方血统的男人,后者的表情由惊讶到不解再到完完全全的理解,并没有持续太久。至于后来王耀是怎么瞒着瓦修让弗朗西斯成功逃出来的,就不要再深究了。

“您这又是做什么蠢事。”本田菊表现出了些许揾怒,“弗朗西斯陛下如果出了什么事,您也脱不了干系的”责备之余还有掩不住的担忧,而被训斥的人也只是摆摆手,紧接着把自己的王后抱到怀里——“我当时偷跑出来和你见面不也没事吗?怕什么,相信那个家伙吧。”

弗朗西斯尽量避开了喧闹的集市,绕着小道来到了安静的河畔——这里离城中心很远,沿岸也只有几座小木屋,虽显孤寂却并不让人感到不自在,反而有一丝温暖。

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真应该好好感谢王耀,如果不是他,自己也就不会遇到那个人。

和自己一样的金发在尾端变成浅浅的波浪状,一根呆毛垂在脸侧,紫罗兰一般的眼眸,像秋日空中暖阳一般的笑容,怀里还抱了一个呆呆的白熊。弗朗西斯就这样远远的看着他,看着那个人将白熊放到树下,然后从怀中掏出画板坐到河边。

一笔,再一笔,颜料涂抹在画纸上却像一下一下染透弗朗西斯的心脏。阳光将薄薄金沙披在他的身上,使他更加温暖。这应该就是弗朗西斯一直想要追求的感觉了,连带着这样一个暖色的人儿。

许是注意到了远处浓烈的目光——马修·威廉姆斯缓缓抬起头,他停下了画笔,鞋底踏着草叶的声音由远及近,弗朗西斯逆着光,来到了马修的身边。

“啊,您好……先生”马修有些慌乱,这个人的面孔很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见过,“请问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

果然可爱极了,连慌张的样子都那么可爱。

“这也确实是只有你能帮到我的呢……”

“虽然很唐突,但你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吗?以伴侣的身份。”

END.

王耀:神他妈凭什么你一追就追到手我和小菊以前还得偷偷见面啊!我不服!
弗朗西斯:呵:)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