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故事开端

【15】

本田菊早该想到的,这一片区域,绝对是绝对的危险地带。

淅淅沥沥的雨声掩不过行军的马蹄声,远处一片火光。越来越不对劲,这里安静的可怖,甚至连鸟叫都寥寥无几,微风带动着空气中的铁腥味飘散在四周……

前方隐隐约约一片黑压压的“云”。

糟了。“撤退!全部撤退!!!”本田菊高声呼喊,急忙拽动马缰绳——下一秒,那片黑云全部散开冲了过来——梅花国的军队。他早该发现的,之前梅花国一直没什么大动静,现在这埋伏就像当头棒喝,打的红心国昏头转向,来得及的逃过了梅花国士兵的刀刃,来不及的就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命丧沙场。

为什么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明明是逃命时刻,本田菊却呆住了。过往的一幕又一幕充斥了他的脑海,他明明……明明那么讨厌战争,明明那么不想让自己的同胞死去,明明那么不想看着他们亲人离散,阴阳两隔……然而现在这惨状,却完完全全由他制造出。

本田菊,你到底图什么?你为什么要活着呢?

闪着寒光的利刃被梅花国的一个士兵挥起——他的目标就是本田菊。鲜血四溅,可倒下的不是本田菊,红色的军服染着红色的血,那是自己手下的士兵,替自己挡了这要命的一刀。本田菊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救自己,受惊的马儿长鸣着,带着本田菊不顾一切向包围圈外冲去,本田菊突然想起来前几日他与一个士兵的对话:

“王后殿下待我们不薄,为您舍弃性命也在所不惜。”

本田菊只是笑了笑,又敬他一杯酒——他实在不敢将这个问题问出口:

“那么你知道是谁让你们丢了性命吗?”

命,这个字多宝贵啊,没了它,还有什么可以去追逐的呢?为了一个亲手把你们推入地狱的人,值得吗?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懦弱的野心家,连自己都要抛弃的懦夫,你们这样……不值得。

好像本田菊这一生,都走的满是荆棘的弯路,唯有遇到王耀时,他感受到了光,那种可以将他拯救,却又被他亲手斩断的光。耀君啊,你恨我吧,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求的了,哪怕你忘了我,我也不会有一丝委屈了,自作自受的,有什么可委屈的啊。

风卷起细雨,毫不怜惜的拍打在本田菊惨白的脸上,一株又一株嫩草被马蹄践踏,没有人会停下来为它们默哀,一朵又一朵小花被大风折断,没有人弯下腰替它们悲哀,死在战场上的无名的人啊,你们的家人还在等你,可你已永远无法再返回了啊——你们已经成了这片土地上的孤魂野鬼,你们深爱的人呀,是否会来寻找你们?带着对这个世界的谴责,带着对命运的无奈,带着对已故之人的思念,是否会来陪伴你们?

马儿已经累了,它打着趔趄,猛地摔在这泥泞不堪的土地上,它背上的本田菊也被甩了出去,手臂断了,头也破了,血流了,四周都是浇不灭的山火。

“神啊……你连最后一点救赎我的机会也不愿意给吗?”

手起刀落,王耀将半跪着的红心国士兵踹向一边,多久了?谁知道,王耀只知道自己不厌其烦的斩杀了一个又一个人,动作熟练,面不改色,多年的黑桃骑士,让他已经明白了在战场上需要留下什么,抛弃什么,他也知道进退有度,伸缩自如,他生来就是一个领导者的料,知道仗如何打,知道最后怎么赢——而他从来没有将这些教给本田菊,他只想让本田菊好好的长大,不会成为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他只想让本田菊摆脱幼时的噩梦,却不晓得哪一步走错。

这边的红心国已经要被打垮,死的死伤的伤,而本田菊那边更是接近全军覆没。刚才接到消息说梅花国已经出动了,方片国也已经赶到了,那么……他会死吗?王耀看着地上渐渐淡去的血迹,甩去唐刀上浓浓的血液。

红心国投降了。结束了。一切都那么突然,像被生生掐断一般。

从百年前的争端,到近代的变故,再到今天的对峙,一系列战争都重新划分了这个世界,这次的结果也可想而知……结束了,那么他与本田菊呢?他们是开始,还是结束?是新生,还是终焉?没有谁知道。

王耀牵过一匹黑马,朝着本田菊所在的区域奔去。

小菊,你会恨我吗?那样粗暴的对待你,那样不讲道理,说好的要一直保护你,却不断的伤害你,我为什么这么小心眼呢?竟无法原谅你对我的伤害,如若可以,我愿意舍弃黑桃国骑士长的身份,哪怕被你厌恶,我也要留在你的身边。

小菊,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到了,等我一下。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