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光/短打一章流

国家黯x盲人葵,其实就是一个摸鱼_(:з」∠)_有些仓促实在抱歉orz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写这种风格……不过我真的超喜欢这样的黯葵_(:з」∠)_

国家黯x盲人葵

1.
王黯第一次见到本田葵,是在日本某个公园的樱花树下。他一身黑色西装,刚从国家意识体的会议上离开,脸上还戴着一副方框眼镜,同这个樱花纷飞、四处留有惬意时光的地带格格不入,他思索着,回忆着今日会议上的所有他能够记起的重点——然后一抬头,眼中倒映出樱花树下那个略显单薄孤寂的身影。

他一开始误认为那是本田菊,可仔细一看后,那人虹膜是如自己一般的黯红,却毫无神采,飘飘洒洒不知焦点在何处。

“樱花很美呢。”鬼使神差的,王黯走上前挨在那人旁边,同他一起抬头看着团团相拥的粉嫩樱花,“啊……是,很美……希望是小生想到的那个样子”温柔却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入王黯的耳朵,他皱了皱眉,不懂这人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看不见?盲人?

王黯略显惊异,嘴唇蠕动着最后只发出简单的音节“抱歉……” “没事。”平淡无奇的对话,验证了王黯的猜想,可是却突然显得有那么一分尴尬,王黯挠了挠后脑勺,正当他思考着下一步是继续搭话还是道别离开时,那个人先开了口,“能麻烦先生给小生描述一下这樱花树是什么样子的吗?”明明看不见却依旧倔强的抬着头,细小的花瓣在空中打着转落到他一身黑衣上,王黯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人脸色是多么苍白,甚至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病恹恹的感觉。

王黯当然答应了,他指着,用尽可能形象的语言描绘出满树樱花的绮丽,描绘出薄薄花瓣上细小的纹理,描绘出微风中她们跳舞的姿态。那男子听的入迷,脸上的表情好像真的看到了一般,透露着一股满足与祈望。

“非常感谢您,先生。”男子缓缓低下头,柔顺的黑发顺着他的动作微微晃动,“不必,你……叫我黯吧,我叫王黯。”

名中一字为黯,却是命中唯一之光。

王黯知道了他的名字,本田葵。他夸他的名字好,可本田葵只是默默笑着摇两下头,“小生已经无法追逐阳光了,已经很多年了”他说的很平淡,可王黯明白这里面又饱含了多少苦涩。他向本田葵许了个不大不小的诺言,他说两人相遇即是缘分,想要以后经常来找他——“帮你看到你想看的东西。”王黯能察觉到,本田葵只有一个人,他的家很小,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过一个盲人能够熟练到这种程度,他肯定也是用了好久去习惯去练习吧,竟然没有一个人在他身边……

他也看得出来,本田葵的身体有疾病。茶几下摆放了一堆药盒药瓶,本田葵时不时的便会突然剧烈的咳嗽,于是整个人都显得异常虚弱,身子软的像一张纸片,以至于到后来,王黯甚至已经可以预见两人的结局。

认识了本田葵后,王黯三番两次的往他这里跑,本田葵并不说什么,他也不多想什么,甚至还有些喜欢这种感觉,毕竟有这样一个人帮助你、陪你聊天甚至斗嘴,总会让你感受到自己没有被抛弃。

可这并不能长久,王黯知道自己喜欢本田葵,但他是中 国的意识体,而本田葵仅仅是一个普通人。他在几千年的道路中可以爱许多许多,可本田葵这一生或许也只有一个。

“黯。”那一日,王黯正欲离开,却被本田葵突然叫住。后者缓缓起身,绕过茶几,走到王黯的身前,试探着伸出手,指尖刚碰到王黯的脸就收了回来,“怎么了?”王黯问,本田葵沉默了一阵。“我想知道黯君是什么样子,这样如果我去了别的地方也不会忘记你了”

像有什么断裂了一样。王黯抱住本田葵,本田葵环住王黯的肩膀,唇舌相交,吻的难舍难分,屋内的温度骤然上升,本田葵在王黯的冲撞下发出一声又一声破碎的呻吟,迷蒙的双眼浸染层层水气。他不停的喊着王黯,指尖徘徊在他的脸庞不愿离开,仿佛要将他的样貌全部刻在心里。

王黯突然有些害怕,他爱本田葵,本田葵也爱他,可他是永恒,而本田葵是转瞬即逝。

“长城……真的特别长,蜿蜒曲折,就像一条龙。”

“海相当广阔,一片蔚蓝望不到尽头。”

“你家门口的那只野猫也很可爱,身子是黑色的,爪子是白色的。”

王黯紧紧抱着本田葵,低低的讲着他看到的一切,讲着所有有趣的事情。

那晚,本田葵对他说“小生好像能感觉到什么是光了。”

3.
本田葵还是死了,因为他本身就带有的疾病。王黯握着他的手,跪在病床前一遍又一遍的讲着窗外的樱花——然而现在也只剩下了萧瑟的树杈。

“黯君,你就是我的光。”

即使短暂,也照亮了我时间不长的一生。

评论(13)

热度(59)

  1. 念无衙哲_歪歪歪歪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