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故事开端

预计下章完结xxx

【14】

已经好几天了,连同着这场战争,血液被连绵不绝的雨水给稀释,渗透到曾经长满嫩草的土壤里。士兵的尸体,掉落的沾染了血的武器,横倒在地上抽搐悲鸣的战马。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那个充满纷争的恐怖世界。

刚开始还一切顺利,红心国多次攻破黑桃国的防守,一路畅通无阻,看似一条大道毫无障碍,却在几日后受到了重创。仿佛是被几次胜利冲昏了头脑一般,红心国派出大量兵力想要直抵黑桃国心脏,将这个昔日的强盛国变的比自己更加落魄不堪……不曾想他们这种直接展示自己野心的表现激起了另外两国的共愤。

因为梅花国和方片国的插足,红心国的计划显得越来越曲折,就连本来的优势也快变成了绊脚石,另一方,黑桃国更是展现出了惊人的毅力,拼死抵抗。

接连不断的坏消息充斥了路德维希和本田菊的头脑,就连一直呆呆萌萌的费里西安诺也难得的着了慌,不过多亏他带兵逃得快,不然早就完了……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本田菊疾步走在雨水中,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仿佛掉入一个巨大的漩涡,转的他头昏脑胀,完全不知道下一个棋子应该放到哪里……他忍受着屈辱带着隐蔽的野心享受王耀带给他的光明,他背叛自己唯一的光并给他留下深深疤痕,他铭记着战争带给他的痛苦,可他却用自己的双手使那痛苦重蹈覆辙,只是这次的受害者不是他——他变成了罪魁祸首。

蜷缩在角落中的孩童被冰冷的雨水打湿,抱着双膝瑟瑟发抖,明明充满星光的双眼变的只剩下一片血色……他或许刚目睹自己的双亲是如何死在长刀之下,鲜血是如何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他逃了,带着惨痛的记忆磕磕绊绊躲到了这处不起眼的阴暗角落,然后被走过的红心王后所目睹。

“……对不起……”本田菊没有停留,他匆匆走过,他不是没有同情心,他低声念着,道歉的话语被淹没在嘀嗒雨声中。“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一遍又一遍,像念魔咒一般念着这句话,他看到人们面如死灰,看到年轻的妇女对着丈夫的照片哭泣,看到年迈的老人对着儿孙的背影痛不欲生。他突然觉得累了,乏了,他坚守了多年的原则好像突然变了。

“你为了什么不惜离开王耀回到红心国?”

为了……为了我曾经受到的屈辱不再重新发生,为了让我的同胞不在饱受摧残,为了让他们能够好好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你现在呢?”

……我又让它重演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自己渐渐被蓬勃的野心所占领,一心只想着如何变的更强大,如何得到更多的力量,然后把自己的子民推入深渊……本田菊配上马鞍,还是一袭红衣,还是不变的红心标志,唯有那墨般的双眼浸没在蒙蒙水雾中,他好像突然决定了什么,明白了什么。

依旧如那个夜晚一般,马蹄声一下一下击打着本田菊的心脏,雨水伴随在他的左右,只是这次,他不给路德维希拒绝的余地,转身就奔向了自己选好的道路。他要前往的是战争前线——这个举动是疯狂的,毕竟他是以医疗魔法为主的红心王后,虽说还是可以对敌人造成一定伤害,可比起那些“联军”的兵力,还是稍逊一筹。

可能一去不返,不过他本就没打算再回来。

会遇见那个人吧,或许还能再看他一眼,哪怕是那种利刃一般毫无爱意的眼神也可以,他只想记住他的模样,免得在世界的另一边忘却这个给了他一生的人。

这些忠心的士兵宛如抓住救命稻草,看着那个一向沉静的王后行在最前方。他本不该来这里,可他却来了,带着满身罪迹,他来赎罪了。

而黑桃国一方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态,虽说忙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可王耀一丁点脾气也没对手下的士兵发。他果然还是那么好脾气,唯独对着本田菊。

王耀觉得自己发现的太晚,他对本田菊绝不仅仅是兄长对弟弟的关怀,从那晚他强行占有本田菊,听着本田菊抽抽噎噎的哭泣声,看着他明明难受的要命却还不反抗的面庞……他生出了一种罪恶感,和对自己的厌恶感。本田菊的泪从脸上流,一滴又一滴,深深的刺在王耀的心上。

如果这场战争结束,他们还能相见,抛弃一切身份,他真的愿意用几生几世去弥补自己对他的伤害。

评论(1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