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学弟丫是拿来看的

小甜饼xxx学院设x今天满足了诶嘿嘿xxx联五损友设定xxx好喜欢这样的联五x

——————

亚瑟·柯克兰觉得他的室友王耀同学不对劲,连带着这宿舍剩下的三个人都和亚瑟·柯克兰有同一个想法。

他们这个品学兼优脾气好的中国室友可能恋爱了。

“我说为什么每次靠近王耀都能感受到他身旁满满的春风”弗朗西斯撑着半边腮,若有所思,“春天来了啊……”他由衷感叹,剩下三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窗外已经有枯落迹象的黄叶。看来这个冬天有他们忙的了。

说来也奇怪,几个人都是来这个大学留学的,而且几人的国籍刚好组成了英法中美俄这样的“微型联合国”,所以除了王耀以外的四个人都在猜测能被那个扎着小辫子文学气息浓厚的男人看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毕竟他被洗脑的世界观都快混乱了。

“估计很温柔吧,凭他的性子应该不是很喜欢吵吵闹闹的”伊万·布拉金斯基,这个大鼻子的俄罗斯人眨着他亮紫色的眼睛软糯糯的说,“哦……hero觉得他喜欢的应该是特别火辣热情的美女——比如艾米莉那样的”带着眼镜的美国人阿尔弗雷德一边比划一边说,换来的是俄罗斯人的嘲讽,“得了吧他跟艾米莉都没说过几句话”阿尔弗雷德正欲还口,就被一旁的弗朗西斯打断,“会不会是很优雅的知性女士呢?反正哥哥很喜欢这个样子的” “得了吧王耀又不是你,而且我们难道不应该考虑一下他喜欢的到底是不是女人吗?”

几个人陷入了沉思,然后深沉的看了亚瑟·柯克兰一眼。

不过还未等谁先开口,宿舍门就被打开了,借着窄小的门缝,他们看见他们可亲的室友王耀以一种近乎飘然的状态进入——爬上梯子,一头栽在床上,嘴里还念念有词。

“这是第几次了?”亚瑟小声问,弗朗西斯盯着上面那一团摇了摇头,“我们要不要提醒一下他,他这样可是会被当成痴汉的”伊万说着拿起了手中的水管,但被阿尔弗雷德一把摁住。

“他怎么能那么可爱……”王耀闷闷的说。

……

敢情这又是借着学校活动去偷看他的心上人了。阿尔弗雷德撇撇嘴,拽着王耀的裤脚就把他往下拖,折腾了好一番,在几个人的合力追问下,王耀道出了他的心上人到底是谁。

“本田菊!?你说那个一年不开口说话几次的日本人?”亚瑟·柯克兰有些担心他的室友,不知道脑子烧坏是否还有救。细数下来王耀和本田菊的交流都有什么?顶多是早上好中午好晚上好吃了吗这样的点头之交,而本田菊那种闷骚宅男类型……就算戴着个黑框眼镜看起来呆萌呆萌的,也没啥理由能让王耀将心思都抛到他身上啊?

“嘿,伙计,醒醒,大清亡了。”阿尔弗雷德敲着王耀的脑袋,一脸关爱病人的表情,换来的是王耀一个眼刀和无情打过来的手。

“你们懂什么,我可是对小菊一见钟情!”你看看你看看,连称呼都变了,亚瑟摆明了一副指指点点的模样。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

对于王耀是怎么对本田菊动了情,还得回到一个月前的校运会。

王耀作为学生会会长定然有许多事情要忙,特别是这种群体活动,更是上上下下跑个不停,不过,与其说是公务——他更像一个跑腿儿的。

“妈的这群没人性的家伙……这水他妈咋这么重”就算是文明好青年也难免有爆粗口的时候,王耀搬着两箱子矿泉水从五楼一步挪一步,稍一有差错估计就要滚下楼梯来个壮烈牺牲,想到这空档儿,王耀狠狠叹了一口气感叹世态炎凉人心冷漠唯有食堂里的饭还存有一点温度。

然后,他就看见了本田菊,那个穿着干净制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身材娇小的日本男生,虽说娇小这个词不是很恰当,但王耀就是这么形容本田菊的。

“你们知道吗?他简直就是天使。”王耀喝了口茶,满脸回味,而对面则是四脸懵逼。“我觉得那时候除了食堂里的饭,也就他还存有温度。”这什么破比喻?

“王会长吗……?”本田菊停了下来,推了下鼻间的眼镜,看着快要吐魂的王耀。王耀刚反应过来本田菊在叫他,臂上的重量就减轻了不少,本田菊主动帮忙搬了另外一个装了矿泉水的纸箱,虽说动作有些笨拙但里里外外都透露着认真严谨的气息,黑色的毛衣搭配白色的衬衫满满禁欲感,墨色齐耳短发墨色眸,在温暖的阳光下和王耀自动加的层层滤镜中,本田菊简直是一个最接近完美的存在——王耀从心里觉得他就是天使。

“看来病得不轻……”弗朗西斯小声说,惋惜的看着王耀沉醉的脸。

“然后他对我笑了!他笑起来真的特别好看!又温柔又可爱!他简直就是我的理想型阿鲁!”王耀激动的跳了起来,把对面四个人吓得一个激灵,现在他们算是明白王耀的一见钟情是为什么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追他?”这才是重点,亚瑟默默在心里给伊万竖了个大拇指。王耀好像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原本闪亮的双眼渐渐黯淡了下来,满脸生无可恋……“你怎么知道他会不会也喜欢你——或者他喜不喜欢男人。”亚瑟这一刀补的太狠,阿尔弗雷德都开始心疼起王耀,倒是弗朗西斯看不下去了,起身拍拍王耀的肩膀,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对,一个鼓励的眼神,剩下什么都没了。

王耀感叹交友不慎。

“你们帮帮我呗?我请你们吃饭阿鲁!”王耀决定寻求帮助,耍赖一样勾住亚瑟和伊万的肩膀,眼睛看着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

正在纠结之际,门再次被叩响,王耀懒洋洋的打开宿舍门,但在看清门外的人时,他像是大型犬一般,仿佛身后有一条尾巴在使劲的摇,不用想都知道是谁了。

“那个……”本田菊点着手指,突然抱住了王耀。

我嘞个去这是主动投怀送抱?王耀脑子瞬间当机,然后下一刻就是被他铭记了一辈子的瞬间,以至于多年后再回想起他还是会搂着本田菊赞叹命运的神奇。

“那个……王学长,在下喜欢你。”

END.

联四:你们放闪光弹也避开无辜人群好不好???
王耀:不好:)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