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故事开端

第一次写这种感觉ORZZ还望见谅ORZ其实这里的剧情在前面都是有一丢丢暗示的xxx

——————

【13】

能够得来稳定的,永远需要通过战斗,不管是攻打,还是被攻打。

本田菊艰难的从床上爬起,低头回想着昨晚疯狂的一切,细细品味着那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的印痕——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却没有肆虐后的粘腻,显然是被清理过。王耀早就离开了,旁边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他温暖的体温,指甲触到的也只是冰凉的布料,干净衣服被整整齐齐的叠在床头,如果是曾经,王耀肯定会细心的留下一个纸条,告诉本田菊他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但现在什么都没有。

本田菊有些无奈,王耀总是这样,给本田菊一个渺小的希望,然后再给他一个绝望,将他的幻想一次又一次的打灭,却还总能不经意间又让本田菊忐忑的拼凑起碎裂的幻想。

而本田菊这一次,真的下定了决心要狠狠摔碎自己存了一生的、对于王耀的幻想与憧憬。

王耀对于这里再熟悉不过了——那是他曾经居住的地方,普通的木屋,容纳着他和他的弟弟妹妹,还有他想得到却不知怎样得到的人。“小菊……”王耀终于还是念出了那个几乎被他埋葬的称呼,他的指尖触碰着生了青苔的墙壁,爬山虎炫耀一般在他的眼前轻轻摇曳,好像宣布着自己早已占领了这栋房屋。王耀不是不愿意原谅本田菊,而是他不知该如何原谅本田菊,现在他们两个早已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他们俩就像一篇失败的童话的故事,有一个完整的开头,中间却是一团乱麻,那么结局呢?

肯定也不会多好吧。

王耀闭上了眼睛,屏气凝神,他想要回忆起从这里的点点滴滴,好寻找心中的一点慰藉。

一切都像开玩笑一样,说来就来,而王耀等人也终于知道了心中的不安到底是为什么了。

王耀回来时,听到的就是红心国违约重新开战的坏消息。他气儿都没来得及喘一口,狂奔着回到了他与本田菊的“家”,同样的家具,不变的色调,唯有总是坐在窗前发呆的人消失了。王耀怎么也不敢相信本田菊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他,他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留在自己身边呢?

“因为我与他的命运本来就不同啊……”

王耀向往平和,本田菊向往力量;王耀想要安宁,本田菊想要荣耀;王耀追求光明,而本田菊始终将自己浸泡于黑暗。

他们早就应该察觉到的,红心国暗地里筹划着新一轮的侵略。

红心国这次的圈划范围不小,他们甚至想要打下整个世界。“搞什么鬼啊,他们……他们疯了吗?!”阿尔弗雷德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的情报表,他表现的很平静,甚至还显得有些不以为意,可谁都知道这位年轻的国王此刻是多么的焦躁,他甚至不停的扶眼镜——明明眼镜并没有滑下。“当务之急就是尽最大努力守住边境,红心国已经出兵了,看来他们早有预谋……”王耀从一旁冷冷的分析,他早已换上了一身战服,黑色长靴被擦拭的一尘不染,腰间的唐刀紧紧贴着他。亚瑟去安排监督战前准备了,祖母绿的眼眸仿佛要燃烧起来,阿尔弗雷德想要跟着王耀一起去前线,却被他死死阻拦。

“你已经提出了作战方案,阿尔,一个国家不能没有王,群龙不能无首,你需要留下。而且梅花国不是有使者要来吗?你必须留下。” 阿尔弗雷德自觉的松开了抓住王耀衣袖的手“你没问题吗?” “怕什么,我年纪再大也是黑桃国骑士长,况且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时隔多年,如此大规模的战争终于再次爆发,红心国此刻如一根银针,想要死死的扎进黑桃国,但一直默声观察的梅花和方片两国也有了动静——他们怎么会轻易让红心国居于上风呢?梅花国最先表态,愿意帮助黑桃国共同对抗红心国,方片国紧随其后,先不谈是否有条件,但以此时的形势来看,红心国真的是要费一些力气了。

结局如何,没有谁能够预料。

评论(8)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