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故事开端

睡不着该干啥?更文。感觉爆字数了bu说好的肉飞了,如果想看我到时候再码,但是绝对是篇虐肉【。】只写了一丢丢看不出是肉渣的肉渣 (﹁"﹁) 真的好喜欢这样的小菊啊怎么办xxx【捂脸】估计快完结了?x

【12】

毫不遮掩的厌恶。本田菊几乎要被这种情绪淹没,他不敢去看王耀对自己冷如冰山的脸,也不敢揣测王耀对自己是否还留存有一点感情,他卑微的在心底祈求王耀能够好好看他一眼,用没有仇恨与厌恶的眼神扫视他一眼也可以,他知道这样的自己极其下贱,却也无法摆脱这缠人的梦魇……

“小菊……”每每都会在梦中出现那个人的身影,模糊却又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温度,本田菊看见年幼的自己被他抱着坐在樱花树下,膝上瘫着厚厚的书籍,梦中的他是那么温暖,梦中的自己是那么受他宠爱……而他此刻就在旁边,背对着自己,呼吸均匀,可能已经睡着了,也可能只是浅眠。本田菊已经不敢在趁王耀好像睡着时偷偷看一看他了,毕竟有上次的前车之鉴,他必须小心翼翼的,谨慎的塞起自己从未泯灭的思念。

自己名义上是王耀的伴侣,可真正两人什么都没有做过。

“亚蒂……你觉得这样靠谱吗?”阿尔弗雷德仰面躺在床上,枕着手臂侧身看向书桌前的亚瑟·柯克兰,对方回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阿尔弗雷德坐起身“让王耀和红心王后和亲,真的能换来和平吗?”这个大男孩儿鲜少露出担忧的表情,可这次他的呆毛好像也耸拉了下来,一双湛蓝的眼睛复杂的看向他的爱人。亚瑟·柯克兰似是沉默又似是思考 最后只得来一声叹息。“我并不觉得,他们那边有真正和好的意思……” “为什么?”亚瑟·柯克兰又叹了一口气,他最近叹气的次数总是特别多,“直觉吧……”

天又凉了几分,连窗外的叶子也有了要枯落的迹象,本田菊坐在窗台前已经不知道发了多长时间的呆。王耀出去了,他无事可做,嫁到黑桃国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形式,也是一个任务,更是一个命令。

王耀回来已是深夜,他铁青着脸,一语不发,他觉得自己应该问一问本田菊了,问一问他当时的不辞而别,问一问他为什么要背叛自己,问一问他为什么要伤害他的亲人和他的子民。王耀越来越讨厌纷争,而本田菊好像天生就是带着野心的,这也让王耀从心里对本田菊多了几分戒备。

“可是明明……不该是这样的。”王耀在本田菊面前站定,他自己的声音从心中回荡——不该是这样,那么该是哪样?一切都是注定的了,他们活在一个被谱写完毕的故事里,兜兜转转也只能拥有这一个不值一提的命运。

本田菊坐在床沿,微微仰着头看向王耀,他看见王耀的嘴唇轻颤,然后他听见王耀毫不留情的质问自己当初为什么那样做,质问自己为什么可以下得去如此狠手,为什么甘愿让那么多人重蹈战争的覆辙。啊啊……果然还是只有这些吗?原来自己那些“他会不会原谅我”“他会不会爱我”的幻想,都真的只是一堆无用的幻想。

这种毫无价值的自己,存在着到底是为了什么?自己于他,或许只是一个碍事的、烦人的绊脚石。

“你会恨在下吗?”本田菊突然笑了,笑的痛苦而不甘,“如果在下说一切都是因为想要得到红心国王后这个位置,你会恨在下吗?”

“别想了,王耀,我已经不是你那个小菊了,在这个世界里你还想拥有什么?你什么都无法拥有,你懦弱极了,富有同情却异常愚笨,连在下蓬勃的野心都看不出来——”

脖子被身前的人突然掐住,那种明明可以直接拧断他脖子却还强迫着自己冷静的力度——“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怒火一股脑的全部涌上来,像海啸一般席卷王耀,他不是不能杀本田菊,就像现在,他随随便便就能像踩死一只蚂蚁一般把毫无还击之力的本田菊置于死地,他只是不想,他心存侥幸,他还是不想接受本田菊抛弃感情甘愿做一具行尸走肉的现实。

“您请便……”喉咙被扼住几乎无法呼吸,他咬着牙,手没有攀上王耀的手腕,只是紧紧的攥着衣角,他已经闭上了眼,就等着王耀直接送他归西。

他又想起了当年自己做出那个决定前的早晨,他问王耀的那个问题——“如果有一种命运,是在下一定要离开您——或是伤害您,您会杀了在下吗?”

答案呢?正当本田菊想要给予这个问题一个肯定的答案时,王耀突然松开了手,本田菊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不受控制的仰躺到床铺上,他的手颤巍巍的抚上自己的脖颈,不停的剧烈咳嗽着。他咳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一滴又一滴,滑过他的面庞,滴落到床单上,想必那种力度,一定留下痕迹了吧?毕竟说了那么过分的话,惹他生气了——他果然还是恨自己。

做出这个决定时,连王耀自己都疑惑自己何时变的这么卑劣。他强硬的褪去了本田菊的衣物,而本田菊什么反抗的动作都没有做;他粗暴的啃噬着他的身体,而他什么怨言都没有发出;他毫不怜惜的在他的体内横行肆虐,而他甚至还乖乖的顺从。

整个身体都被王耀给玩弄,疼痛让本田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然而王耀将他的身体碰了个遍,唯独没有给他一个吻。

——没有吻的性//爱,只有性,没有爱。
——这样你也只不过是他用来发泄的一个玩物,一个工具。
——他或许只是在羞辱你。

本田菊有些不甘,他强撑着,在王耀激烈的撞击下缓缓直起上身,他伸出手,在王耀惊异而疑惑的注目下抚上他的脸——他只是想求得一个吻。

可到最后,他眼睁睁的看着王耀躲开了。

连一个吻也不愿意给我吗?

本田菊笑了,混杂着泪水一同呈现在他憔悴不堪的脸上,他几乎是绝望了,一瞬间所有他拼尽全力拥抱的幻想都被硬生生的摔碎了,而一切都是自己亲手破坏的。

评论(1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