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故事开端


【11】

离开他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了,当年那个没有胆子,总是羞羞怯怯跟在王耀身后的小孩子也拥有了俊朗的面庞,他的皮肤还是那么白,一袭红衣更显得他如玫瑰一般娇艳热烈,可只凭外表,没人知道这位红心王后的身体里包裹了一颗怎样的心脏,满腹经纶、善于伪装,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面具,哪个是真正的自己。

好像从离开王耀之后,他就丧失了真正的自我。伪装出来的坚强。

“本田,没关系吗?”路德维希·贝什米特——红心国国王,看着坐在长桌前盯着桌面愣神的本田菊,关切的询问,后者摇了摇头,抿唇挤出一个笑容,“没问题的,这是一次很好的赌局,在下没有放弃的理由。”年轻的国王注视着这位温润的王后,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本田菊的表情、本田菊的一举一动,仿佛都昭示着他已经忘掉了王耀和在黑桃国的一切。若不是路德维希和费里西安诺的一再劝阻,红心国上层的大臣们估计早就越过本田菊,直接向国王提出攻打黑桃国的计划——看来本田菊就算做了那么多,在一些人眼里也依旧不值一提。
要想取得更多资源与土地,就只有用战争来重新分配,而当下最为薄弱的国家,即是黑桃国。

也就是说这场战争非打不可。

本身就背负了常人所没有的,儿女情长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本田菊掂着那把被他隐藏许久的武士刀,指尖轻轻划过刀面,冰冷的倒映出他毫无生气的双眼。又要再一次与您拔刀相向了,感谢您造就了这样一个本田菊……这样一个白眼狼。

“小菊……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费里西安诺晃着他长长的呆毛,缓缓挪到坐在花园里发呆的本田菊旁边,月光像薄纱一样覆在他的身上,费里西安诺一时间感觉他只是一个虚无,“小菊也是迫不得已吧……这次一开仗,想必王耀先生也会亲临前线,有我就足够了,小菊你就不用冲在前面了”绵软的嗓音透过本田菊的耳朵,这个眯着眼睛的少年说着说着竟然带上了一丝哭腔,他握住本田菊冰凉的手,用祈求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费丽君”本田菊慢慢的抽回了手,揉上费里西安诺的发顶,脸上的笑容释然而决绝,“你太善良,而在下与您不一样……何况在下早就忘了,现在应该想的已经不是在下与他的曾经了”

“而是和他决断后的未来,包括红心国的未来。”

费里西安诺微微撅着嘴,头上的呆毛一颤一颤,半晌才开口:“……好吧,那小菊你多保重” “快去休息吧。”

战争开始的毫无预兆,本就处于薄弱期的黑桃国更是被弄的措手不及,尽管国王王后还有骑士长拼尽全力去抢救,冲往前线的战士们还是伤亡惨重。

“该死……!”亚瑟·柯克兰一拳砸到书架上,力度之大让几本砖一样厚的书都掉了下来,阿尔弗雷德看着恋人从未有过的焦躁,又看了看背着手站在窗户边不发一语的王耀……几个小时之前就收到消息称如果再不停战,可能王都也会被侵略,高层连夜分析局势召开会议。

割地停战,和亲巩固,一向处于强者地位的黑桃国也拥有了这样的时期。“至于和亲……”一位带有花白胡子的老臣缓缓开口,视线移向窗户边至始至终一语未发的王耀。

“我来吧,已经无所谓了”答案出乎意料却也是意料之中,阿尔弗雷德就差把手里的杯子砸到王耀脑袋上让他清醒一下了,“为什么非得是他!?”阿尔弗雷德拍案而起,还未等大臣做出反应就被面无表情的王耀拦下,“也只有我了吧,我没关系。而且,只是和一个人和亲而已,这比继续打下去损耗要小太多了”王耀拢去肩上的马尾,回以他们一个无懈可击的公式化微笑。

“和亲……?” “是……”路德维希略有不安的看着本田菊,他不知道这个决议会对这位王后造成多大的伤害,可也只能认命的告诉他。战争已经超出预算,他们还是高估了红心国,再这么打下去一定是两败俱伤,现在悬崖勒马,应该还来得及。“和谁?”本田菊开口,墨色的眼眸沉静如水。

“黑桃国骑士长……王耀。”又听见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本田菊禁不住倒吸一口气,片刻的沉默,路德维希听见了椅子挪动和鞋底踏地的声音,“在下明白了……”出乎意料的平静,路德维希怔怔的看着本田菊离开的地方,也只发出了几个简单的音节。

于是开头的那一幕,便出现了,这用血与泪堆积起来的名为爱情的坟墓,终是要将两人埋葬。

评论(17)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