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离家出走

  • 瞎鸡儿写,小甜饼嘻嘻嘻

  • 失踪人口回归

  • 写的烂,不好吃,OOC

  • 不要在意细节

  • 我知道你们还是爱我的么么叽


《离家出走》


本田葵是王黯的弟弟。


再确切一点,是王黯捡来的弟弟。


更确切一点,是王黯表面的弟弟,实际的恋人。


“行吧……其实我一开始真的只是把他当弟弟。”王黯解释说,但还是遭到了这个俄罗斯人的白眼。维克多觉得反正不管王黯怎么解释,那个瘦巴巴的男孩儿已经由弟弟晋升成了同床共枕的恋人,再怎么掩饰也没有用了。


王黯很气,明明是那个小兔崽子先下的手。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开放了。”


确定关系的那一晚王黯蹲在厨房里抽完整整一根儿烟。他很少抽烟,只在特别激动时才会借烟来平复一下心情。


本田葵是王黯做任务时救出来的孩子,从那之后,这个明明已经十五岁但一点也不像同龄人般结实的孩子就黏上了他。一开始,王黯并不想养他。


他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就要养孩子了?


“得了吧,他一看就是弯的。女朋友黄了这么多他也不反思一下。”本田葵冷漠的补刀。


但是,本田葵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一样,只针对王黯的魔力。那双眸子,王黯只要看一下,就会深陷其中拔不出脚,同样,本田葵的任何要求,他几乎都无法拒绝。


几年前本田葵还小的时候,王黯觉得那是因为他可爱,他萌。亦或者,是因为“突然迸发出了某种因为弟弟妹妹不搭理自己而压抑许久的母性”——语出不愿透露姓名的王濠镜先生。


那时候的本田葵总是颠颠的跑过去找他,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盯着他,直盯得他心里刺刺的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本田葵借着自己长的好看住进了王黯的家里,王黯成了他的监护人。


本田葵给他表明心意的那个晚上,也是盯着他,只是盯着他,没有太大的动作,也没有很激烈的话语,但王黯的心还是像敲锣一样,不得一丝安宁。大概就是那时候,王黯才看透自己心里想的什么吧。


生活很平淡,但也免不了发生一些争吵。


比如上了大学的本田葵,突然开始喜欢憋在屋子里打游戏,顺便补番。


“你该出去活动活动。”王黯摁了一下他的脑袋。


“拒绝。我要完成自己几年来的梦想。”


“什么梦想……?”


“做一个真正的死宅。”


王黯心想本田葵迟早要在死宅中间加一个“肥”字。


“出去活动活动,你看看我,多结实,你再瞅眼你,我奶奶家养的小鸡都比你有劲儿。”


“拒绝。”


王黯不想再废口水了,他拔下来了插头。


两人的争吵永远不会像火山爆发一样激烈。他们只是互相瞪很久,说几句讽刺的话,就没有下一步了,等过一两个晚上,又都像没事人一样。


本田葵在闹别扭时最爱说的话就是:“你再凶我我就离家出走。”


他不光说说,他还真干过。


本田葵高中时,和王黯吵了一架,原因是什么他貌似忘了,他只记得自己气鼓鼓的走在大街上,心里不知道把王黯讨厌成什么样。他从中午一直晃荡到晚上,期间一口水没喝,一口饭没吃。他站在宠物店门口,看着玻璃后面那一小窝猫,软软的几团在软软的窝里爬来爬去,他鼻子一酸,差点就哭出来。天凉,他穿的又少,可是那份毫无道理的倔强并不支持他走向回家的路。


他就在宠物店门口站到打烊。


十点左右,王黯才面无表情的出现。


本田葵那一刻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揪着王黯的头发给他一拳,当然,他打不过。王黯看着本田葵,本田葵看着王黯。


王黯转身迈出脚步,本田葵还是跟在了他后面。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拖长,延伸向回家的路。本田葵后来才知道王黯找了他很久,连晚饭都没吃。


两个人像流浪狗一样晃荡在大街上,一个字也不说。许久,王黯才打破这份沉默。


“葵,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四处找你吗?”


本田葵憋了一天的眼泪还是掉了出来,他摇摇头,等着王黯的下文。


“因为……”王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因为,我是你爸爸啊。”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


总之,本田葵也不怕因此被王黯丢掉,因为他知道王黯不会丢下他,他也明白没了王黯自己哪里都去不了。自那之后他就不再离家出走过,离家出走成了他的一句口头禅。


这次,他又说了。


“你信不信我离家出走。”


王黯翻了个白眼,拍拍电脑一脸不在乎的回答


“好啊,你走啊。”


门被关上了。王黯把自己的被子枕头搬到了书房,卧室里那张双人床本是两个人一起使用,现在闹别扭,他就很自觉的搬了出来。


半夜,王黯在书房睡的像死猪一样,而卧室里,本田葵正轻轻的收拾着东西。


他拉着行李箱,借着清晨微弱的光走出家门,门关上时,他向里深深的望了一眼。


再见,他在心中默默地说。


王黯醒来时,家里已经没了本田葵的影子。他使劲揉着眼,哗的拉开厨房拉门确认本田葵是不是在里面准备早餐,但是没有。哪里都没有本田葵,本田葵竟然又离家出走了。他懊恼的大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跨进卧室直冲衣柜,想扯出衣服来换上,然后马上去寻找本田葵。


打开衣柜门后,他呆住了。


右边,本田葵的衣物丝毫未动,而左边,王黯的衣服全部消失了。


“……???”


王黯转过身,下意识的去拿手机,但是手机也消失了,甚至连充电器也不见了。


……他又转回到客厅,他觉得自己需要一根烟来冷静一下。


但是烟也没有了。


那一刻,他好像懂得了什么。


……


“这一大包衣服……不是你的吧。”艾伦翻着被胡乱塞进旅行箱的衣物,一旁的本田葵在继续他那没有完成的游戏。


“嗯,老狐狸的。有几件新的,你要吗?牌子货,送你了。”


“不用了……”


王黯今天也只穿着裤衩在家里度过了美妙的一天呢。


end.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