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罂】十步

  • 失踪人口回归

  • 我就是瞎鸡儿写...都放假了再继续咸鱼实在对不起各位老爷

  • 写的烂,fzl矫情现场

  • 没屁放了


《十步》 黯罂


车站人头攒动,本田罂拉着行李箱,慢慢向前。


她要离开这里,去另一个城市开启自己的大学生活。


“你考上了啊,真棒。不过咱俩天南地北的,你在那里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还记得收到录取通知书时,手机对面的那个人用低哑的嗓音嘱咐自己,她知道他非常高兴,却也有着莫大的惆怅。本田罂觉得人们大哭时的表情和大笑没有什么两样,也许那个人也在咧着嘴角,为他们欢喜,却也为他们感伤。


他们从高一,三年,一路走来,一直到高三毕业,满溢着青春初恋的芳香,也浸染着青春攀登的汗水。


“你想考那里?”每个高中生都会这样问。王黯和本田罂坐在食堂的角落里,那时他们在一起才几个月。本田罂顿了顿,摇摇头说:“还没定,我成绩不是太好,想走美术。”王黯点了点筷子,没有说话。


见他没有反应,本田罂有些急,皱起眉伸手戳了戳王黯的脸,“你别管我,你先想自己考哪里,别因为这耽误了自己……再说了我可以跟着你,你学习好,考个好大学,我说不定可以用美术考。”


自私点说,也可以跟着你沾个好前程,哪怕分了。


当然这句话本田罂没有说,她知道如果再说什么分不分的,王黯肯定急。


本田罂不敢奢求和王黯过一辈子,她不知道现在的感情在时间的冲刷下会不会淡,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彼此的心会不会变。但她还是克制不住的想象过,如果走到最后,会是什么样的生活。她想了很多,但想再多也没什么用,只会增加心里负担。


于是他们好像很默契的达成了一致,不因这份感情要死要活,不因这份感情执拗的搭上自己的前程。明白最坏的结局,但朝着最好的结局走,说不定会有奇迹。


“好好考。”


她还记得高考前夕王黯揉着她的脑袋,月光映的他朦朦胧胧。王黯轻轻的笑,本田罂浅浅的看。她感觉自己在做梦,一切都好像抓不住似的,梦醒了,就什么也没了。


快怕死了啊,却必须继续走,必须继续过。怕感情不再那么浓了,怕聚了最后都散了,怕现在想的太美,最后太惨。但想想缘分如此,也没什么好怕的了,不辜负彼此就好,每天瞎想,还不如好好睡一觉,然后爬起来,继续努力。


王黯没说来送她,她也不想让王黯来送她。


不见还好,见了说不定就不想走了。


她进了候车室,等到广播里响起自己的车号时,她重新拉起行李箱。


一步,她想起自己给王黯告白。


两步,她想起王黯和她最初的若即若离。


三步,她想起彼此的感情增温。


四步,她想起自己对王黯耍的脾气。


五步,她想起王黯揉她头时的笑脸。


六步,她想起王黯给她讲题时的侧脸。


七步,她想起自己嫌弃王黯的衣品。


八步,她想起自己不顾形象的在王黯面前大笑。


九步,她想起王黯笨拙的安慰。


她,她好像还有很多很多记忆没有数完,但她马上要离开了。她靠着车窗,阳光恰好,暖烘烘的,晒得她想睡觉。她第一次见到王黯也是这样的夏天,蝉鸣阵阵,阳光透过教室的窗子,他走进教室,本田罂的眼神唯独在他身上多停留了两秒。


她随着人流,向检票口走去。


十步,回头,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笑容。


像三年前,初见时的模样。


“谢谢你哦。”


一瞬间世界模糊了,本田罂没有停。


end




评论(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