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罂】偷偷的

*这么久才憋出来这么一个玩意儿,求别打脸

*请让我矫情一次

*这边还有俩黯罂坑,等我慢慢码(喂)

*我特么不想补课!!!!(尖叫)

*作业多的一批,可我一点没写!!!!(尖叫)

*溜了溜了,滚去上英语课(哭嚎)





黯罂 《偷偷的》


本田罂曾自嘲过,她最擅长避开意中人。她喜欢的,要么已经谈了,要么有喜欢的人了,而她只得从旁擦肩而过,做一个失意的过客。


她也从未因一个人而让心悸动,只有面对王黯,见了他就如春风拂面,撒下纷纷桃花。他如此优秀一人,怎能不夺走本田罂的目光。而她与他相差甚远,单一个学习便被甩出好几条街,本田罂也曾暗恼自己为何不好好学习数理化,那样也能与他拉近些距离,可真将习题集摆在眼前时,她便认裁了,上面奇形怪状的符号群魔乱舞,绕的本田罂眼花缭乱,然而她为了能和王黯多说上几句话,也硬着头皮做了下去,到最后红色的圈圈叉叉盖了满纸,但也因此她可以拿着问题的借口去靠近王黯。


本田罂从未想象过自己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她也不敢,总觉得自己如小鸟一般依偎的场景太过刺目,撒娇讨好她也绝对拿不出来,她有她的骄傲,她有她的作风。可她确是喜欢王黯的,不是单纯的抱有好感,而是花季中即将到来的纷飞细雨,那极其复杂而又单纯的少年情感。


王黯的温柔也许是不经意的,也许是他的习惯,但不管如何,那份温柔都钻进了本田罂心里,挠的她不知所措。


那温柔让她忍不住偷偷的看王黯。自习课思考问题时忍不住偷偷的看,体育课坐在乒乓球台上画画时忍不住偷偷的看,课间时坐在位置上翻书时也忍不住偷偷的看。


本田罂想起来自己读到的诗:“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她有时觉得自己也该知足。她与王黯称得上朋友,她问问题时王黯也不会嫌恶的赶她走,极尽他的耐心,甚至乐意给本田罂讲述一件件他知道的事。只可惜王黯不光对本田罂这样,他的耐心像是无穷大,用一个奇怪的“∞”符号印在书上,里面不光只有本田罂。所以她有时忍不住会想自己这般不上不下的暗恋到底有什么意义。


她甚至不知道王黯的生日。


可她知道了又怎样?


她有她的顾虑。她讨厌得到后再失去的感觉,也许谁都如她一样,所以她甚至不想得到,她知道王黯曾追求过某一个女生,而他情商低,到最后也没追到手,被初中同学当成了笑话讲到现在。他太优秀,本田罂怕自己触不到他,怕她突然的表白扰了他的心,扯了他的后腿,荒唐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而她也在不断否定自己,她想让自己明白这只是单纯的友谊,却无法做到,反而如一潭泥水,越搅越浑。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她从未发觉自己竟然如此怯弱。


可能青春期里的恋情对于本田罂来说就如在半空中飞舞的五彩的泡泡,只要她伸出手指轻轻一点,那泡泡便会炸裂成无尽的小小液滴。


她把与他传的小纸条偷偷的收好,夹在了抄写古诗词的笔记本中,小心翼翼的合上封皮,像是做了件亏心事。


和他站在一起就忍不住靠近,直到能感受到他的温度。


和他说话不敢抬头与他对视,怕到最后自己陷入奇怪的窘迫。


王黯若是有一回主动找本田罂,她便在心底里小心翼翼的快乐。她虽喜欢王黯,却总是损他,嫌弃他,说他写的字丑,说他打球烂,说他呆。


她总是偷偷的,害怕被王黯发现;她总是偷偷的,顾虑着一切她能想到的;她总是偷偷的,怕这不坚韧的绳子被自己扯断。


她想,若是高中毕了业她还喜欢他,便要说出来。对他说,我从高一就喜欢你,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继续喜欢你,我只是想说出来。


只是想说出来,用以结束这场美好的、易碎的,而又难忘的雨季。

END.

评论(1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