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耀菊】小段子

*根据班里真实事件改编

*反正我们老班长看不见啊哈哈哈看见了也不会打我啊哈哈哈哈哈哈:)

*提一下,老王抱小菊是竖着抱的那种,我们班男生……是公主抱:)

*还有,女生们……也是gay里gay气:)摸大腿同睡一床完全是常事,嗯。

*没什么质量和内容,就博大家一乐【。】

*时间超紧啊而且我还有拖延症【。】

*班里真的有超多欢乐——大家都特别可爱(˘•ω•˘)


——————————


#黯葵#


高一十五班的官配莫属班长王黯和纪律委员本田葵。


绝大部分人觉得高傲冷峻的纪委大人才是攻,而那个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领导老班长才应该是受。


然而真理只掌握在少部分人手里。


他们圈地自萌,过着自割腿肉就冰渣的日子。


直到他们等来了农民翻身的那一天。


班主任布置了一个任务,两组为单位搞一个诗朗诵,王黯理所应当的成了他所在的两个组的负责人。那天晚自习,王黯拿着几张资料,从座位上走了出来。


班里的同学们刚刚混熟没几天,一肚子的话想说给朋友听,所以那晚的自习纪律实在差,本田葵怎么管都没用,他也不会扯着嗓子喊,实在毁形象。王黯一出来班里的纪律更乱了,只要有人交流那必定会多出来一片杂声,整个教室泛着嗡嗡嗡的蜂响。


王黯站在第一位的同学面前,正欲挨个给组员布置一下诗朗诵,本田葵突然叫住了他。


王黯不解,抬头,对上了本田葵毫无波澜的双眼,后者用手指指着大开的教室前门。


“很乱,出去说。”


他说的干脆利落,王黯抽了抽嘴角,无奈的摊手:


“我安排一下朗诵……”


“出去。”


“我……”


“出去。”


班长大人看了可亲可敬的纪律委员一眼,带着人乖乖的出去了。


#耀菊#


下午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五点四十下课,六点半就要回到教室准备做英语听力或听语文广播。


于是很多人选择在教室里用面包夹饼奶茶之类的草草解决晚饭,本田菊作为一个懒癌晚期更是如此,连着四天趴在桌子上一边吃面包一边写作业,王耀看了直皱眉头。


“去食堂吃饭。”


“请容在下谨慎考虑。”


“快点。”


“不去。”


竟然拒绝的如此直接。王耀拍了拍脑门,快愁死了。


于是我们伟大的,具有极强行动力的语文课代表大人,脑子一抽,蹦出来一颗小星星,他从座位上腾地站起来,带着杀气踱到了僵硬的本田菊面前。


然后一把抱起了他从教室里走出去。


整个教室都洋溢着幸福美妙的气氛。



评论(13)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