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耀菊+黯葵】本田葵的饲养记录

沉迷魔道,无心更文;沉迷薛晓,无心画画。

【这就是你拖更好几天结果只写了这么点的理由?】

————————

16.

那只白绒绒的小兔子完全抢了王耀在本田菊身边的位置,王黯天天都准备一杯热茶坐在桌子旁看三只兔子的修罗场。王黯觉得可能是自己嫂子母性大发才对那只小兔子这么上心,然而转念一想自己嫂子是公兔子啊哪里来的母性……

王黯后来没忍住,还是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本田菊揉着小兔子的爪子,笑的满面春风:

“啊呀,因为黯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嘛,总感觉很怀念那时候照顾你的日子。”说完还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复杂的王黯,又补了一句:“你那时候明明都睁开眼了还从床上掉下来了呢,一团黑兔差点就摔成了一张黑兔。”

……真不该问。

就知道这老兔子肚子里也没好水,全黑的跟墨一样。

王黯翻了个白眼,把对着自己哭哭啼啼嚷着“小菊不要我了”的王耀踹到一边。

“你都多大年纪了,有没有点自觉。”

“没有没有就是没有,我只要小菊我不要自觉。”

……啧。

17.

王黯每天就过着这种苦逼日子,前有王耀后有本田菊,现在旁边又来了一个小屁孩儿。

某次回家,一打开大门就听见了本田菊在里屋传来一声惊呼,王黯本能的迅速冲入屋内,他看见本田菊愣愣的站在床边。

“怎么了?”

本田菊没说话,只是指了指床上鼓起的一块。王黯定睛一看,才发现竟是一熟睡的孩子,两只雪白的兔耳从柔软的乌发中钻出,白色的长衣将他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团小尾巴露在外面。他睡的很熟,小脸红扑扑的分外可爱,他蜷着身子,怀里还抱着本田菊的枕头。

王黯看见本田菊深吸了一口气,还以为他受到了惊吓要背过气,可本田菊只是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床上的孩子。

“……好可爱啊——”

“现在不是该注意这个的时候吧!?”

“可是真的好可爱啊,比黯小时候还可爱!”

妈的,这家真是没法呆了 。

这一阵骚动把孩子给惊醒了,他揉着眼睛嘤咛一声从床上爬了起来,看见本田菊时直接扑到了他怀里,露出脑袋睁着红宝石般的眼睛看向本田菊身后的王黯。

之后的一切都由本田菊来管理,包括取名字,当写着“本田葵”三个字儿的纸推到王耀和王黯面前时,王耀看了一眼那张纸,又看看一脸不关我事的王黯,最后望向笑的一脸和善的本田菊,把到嘴边的“为什么不姓王”给咽了回去。

还是别找死了。

18.

王黯满脸日了狗的表情,本田葵盯着他快看了十分钟了,用王黯的话讲就是“这张蠢脸就算死过一次看久了也还是晦气”。黑色的兔子僵卧在沙发上,头枕着靠背,一副大爷样,而对面的本田葵死死盯着他,没有任何动作,也不说话,像是要把王黯看穿一样。

有完没完,他怎么这么烦。王黯实在忍无可忍了,睁开眼睛一抬腿嘭的一下踢上了本田葵的脸,留了一个红印子后才算消气儿,从沙发上跳下来又去霸占了本田葵的床。

“好疼……”

本田葵揉着脸从地上爬起来,他实在好奇,王黯明明只是一只兔子,却有那么多地方让自己费解,可再怎么观察,他觉得王黯也只是一只普通的兔子。本田葵拍了拍额头,仰面对着天花板长叹了一口气。

入夜,空调的声音与本田葵睡梦中的闷哼声夹揉在一起,梦里的他被上次梦到的那个男人压在身下,正做一些不可言喻的事情。被子早已让他踢到了一边,就连睡衣都变得皱皱巴巴。

而王黯依旧趴在因春梦而煎熬的本田葵身上,睡的口水要流出来。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