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耀菊】本田葵的饲养记录

*又名《铲屎官的命运》

*脑洞来源于  @素•我爱学习•樱 感谢x

*吸兔吗各位?

*耀黯菊可不是三只普通的兔子

*没有文笔,OOC,作者脑子有病

1.

本田葵买回来一窝兔子。

他下班回家时在一个小胡同里被一位老妇人截住了,那位老妇人把脏兮兮的篮子推到他面前,掀开上面浅蓝色的布,从里面露出来三只毛绒绒的小兔子。她央求本田葵买下这三只小兔子,本田葵无奈,只好打开了钱包。

“绝对不是因为它们三个太可爱了才买的,”本田葵告诉自己。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当他出了胡同,那位年迈的老妇人就变成了一位俊俏少女,她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粉色长裙上沾染的灰尘,望着本田葵离开的地方喃喃自语:

“虽然很不厚道不过还是拜托啦,愚蠢的人类唷。”

2.

本田葵拿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大纸箱,又从衣柜的最下层抽出了一件已经不穿的衬衣,将它铺在了箱子底部,临时准备弄好之后,他把篮子搬了过来,里面三只小东西好像睡着了,也不怕生,窝在小小的篮子里挤成一团,稍小一点的那只舒舒服服的被两只稍大的夹在中间,睡的正香。

“很干净啊,竟然没有什么味道……”本田葵伸出手轻轻摸了一把中间那只黑色小兔子的头,它的耳朵动了动,又向旁边黄色的那只靠了靠。

正当本田葵犹豫着要不要这就把三只全部放到纸箱里时,另一只黑色的睁开了眼。

为什么是红色的??????!

本田葵眨了眨眼,和那只黑兔子对视了一两秒后,他便想将它捞出来放到纸箱里。然而他的手还没碰到,那只黑兔子耳朵一竖,后腿一蹬就从篮子里跳了出去,本田葵反应过来时它已经跑到了电视柜下面了,只有那双红色的眼睛盯得本田葵心里直发毛。

篮子里的两只也醒了,黄色大兔子把黑色小兔子压在身下一个劲儿的舔,被压着的刚开始还反抗然后渐渐的就像软了似的,眯着眼任它舔。

本田葵仿佛闻到了一股浓浓的恋爱的酸臭味。

3.

顺利的把腻歪在一起的两只扔到箱子里后,本田葵开始寻找逃跑的那只。

他一边找,一边思考这三只小家伙的名字。

“王耀,本田菊,王黯。”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这三个名字,然而怎么想都不是给兔子的,但也正好,有名字就行,不然他刚才差点就给出逃的黑兔子起名叫二狗了……

那么,出逃的黑色大兔子叫王黯,黑色小兔子叫本田菊,黄色大兔子叫王耀。完美,本田葵默默在心里给自己打call。

“抓到了!”

本田葵发现王黯时它正窝在门板后面舔爪子,本田葵扑上去想抓到它,然而王黯只是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就从他身侧的缝隙溜了出去,跑远了还不忘回头鄙视一下本田葵。

本田葵知道自己体育不好反应能力差,但是这兔子成精了吧?它还对我吐舌头?

4.

本田葵和王黯的追逐战以王黯获胜而告终,本田葵挫败的蹲回电脑前开始工作,速溶咖啡的袋子被他丢进桌子旁的垃圾桶里,咖啡的香气缓缓飘散。

他重复着每天几乎相同的工作,过着两点一线的上班族生活,很枯燥,但他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再奢求了,来到中国的这几年没有什么人很恶意的对待他,单位的上司也不会刁难他,同事也不会介意他的出现,很平淡,也让他很意外。再单调再乏味也好,他不至于流落街头,他有干净的公寓住,每月有薪水可以拿,不愁吃穿,不需要隔海的父母为他担心,已经很好了。

然而他还是觉得少了什么东西,也许是一个人,那个人很遥远,远到如虚无一般的存在。

本田葵喝了口咖啡,在敲打键盘的声音中他捕捉到了一种又软又轻的声音,好像还有一些打滑,他放下咖啡杯,扭头盯着蹲在地上黑兔子,哦不,应该喊它王黯。

“你终于肯出来了。”

本田葵叹了一口气,弯下腰依旧不死心的想要把它抱起来,却还是扑了个空,还被甩了一个大白眼。

可能这就是铲屎官的命运吧,本田葵想。

王黯跑了两步突然又回头看着一动不动的本田葵,好像很不满意似的,一直盯着他。本田葵心里实在发毛,跟着王黯慢慢来到了餐厅。

“饿了?”

王黯只是盯着他。本田葵拍了拍额头,笑自己竟然问一只兔子这种问题,他把胡萝卜和白菜切了切放到给兔子的食盒里,然而王黯看都没看一爪子拍翻了食盒。

“……”

可能这就是铲屎官的命运吧,本田葵一边打扫一边偷偷瞄着在一边安分下来啃寿司的王黯。

5.

王黯吃完就跑了,本田葵也不想继续追了,已经九点了,玩一会儿游戏就该洗洗睡了。

本田葵心想:还是耀和菊乖,不像黯,到处乱跑。

于是本田葵决定去逗一逗那两个小可爱。

他把纸箱打开,光渐渐渗入,里面毛绒绒的两团越来越清晰。本田葵盘算着把菊抱出来揉一揉过过瘾,可是当他看清箱子里的光景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耀正压在菊的身上不停舔着菊的耳朵,而菊似嫌弃又非嫌弃时不时躲一两下,再用小爪子拍拍,两只毛球再腻一点估计就融为一体了。

在耀极不友善的目光下本田葵默默合上了箱子。

可能这就是铲屎官的命运吧,本田葵想。

tbc.

评论(15)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