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白狐(二)

*食用说明见(一)

*过渡章,很短小

*小狐狸真他妈可爱

(二)

“罂,那个就是打伤你的人类?”

王黯呆立在原地,两眼直愣愣的盯着从上面一步一步走下来的人,不对……应该是半人半狐。他的狐耳和狐尾,全部被雪白的毛覆盖,素白的衣衫敞着衣襟,露出白皙的胸膛,那样无瑕疵的白,却在这之上染了夺目的红,他的眼角处向外抹着撇上挑的红,因为走动露出的修长双腿隐隐约约可观察到大腿处的红色纹身,就连那双勾人的眸子都如红宝石一般,不知不觉就将王黯的目光全部吸引了过去。

此时王黯的脑子中只回荡着一句话:“那山不能去,有妖。”

难道他真运气这么烂碰上妖了?不过遇见这么好看的妖应该也算运气好吧。

“……活见鬼。”

王黯下意识的吐出了这样一句话,他垂在身侧的手拧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那真切的痛感让他明白这不是做梦。那狐妖离王黯越来越近,而王黯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干脆就拿着弹弓做防御姿态,满脸戒备,他后悔没把长刀随身带上,只是一个用来打鸟的小弹弓能起什么用。

白狐妖怀里的黑色小狐狸在看见王黯手里的弹弓时猛的抖了一下,惊慌失措的往白狐妖怀里钻,可怜兮兮的发出一声又一声哀嚎。那白狐妖也不恼怒,只是轻轻的抚顺着黑色小狐狸的背,最后停在了离王黯三步之遥的位置。

“你是什么家伙……”

“说话真难听,小生怎么看都是你们人类口中的狐妖吧。”

“……骗人吧……”

“不相信?”

一眨眼的功夫,白狐妖就凑到了王黯面前,微微抬头浅笑着注视着王黯的双眼,一股清香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这是和仪的味道。白狐妖在呆愣的王黯颈侧嗅了嗅,竟不屑一笑,轻蔑的瞥着尴尬流冷汗的王黯,他将怀中的黑色小狐狸放到地上,那小家伙看了白狐妖一眼,瑟缩着窝到了白狐妖身后,小腿儿一瘸一瘸的,弄得王黯觉着自己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谴责。

“年纪不大啊……你这天乾看来挺干净?不过按照人类那边的习惯,你这种年纪的天乾早该成家了吧。”

“怎么你也说这事儿……”

白狐妖的脸上逐渐浮现出坏笑,他把王黯盯得心里发毛,直到王黯坚持不住向后挫了一步时才拉开了与王黯的距离,白狐妖转身将咬他袍边的黑色小狐狸抱起来,温和的摸着它的头。白狐妖背对着王黯,想是在思考什么,他后劲处的皮肤极其细腻,更夸张一点大概就是吹弹可破,用来标记的地方长的那么诱人,这男性和仪若是人的话,岂不是家门都会被倾慕者挤爆。王黯揉了揉鼻子,他对这个白狐狸没什么兴趣,只想让他赶紧放自己走,大不了给点东西作为打伤黑狐狸的赔偿,他刚要开口,白狐妖就转过了头,带着好看的笑。

“看你这样子是想出山吧?”

“是……”

“去做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你……”

那白狐妖哦了一声,挑了下眉,突然摆出了一副极其悲伤的模样,抚摸上了怀中黑色小狐狸的后腿,长叹了一口气,那黑色小狐狸也嗷呜的叫了两声,耸拉着耳朵将头枕到白狐妖的胳膊上。

“我说我说我说就是了!我去找我妹妹……十四岁的地坤,红色上衣黑色长裙,梳着两个丸子头,长的可爱。”

“找妹妹?”

“嗯,满意了吧?可以放我走了吧?”

“不行。”

王黯也没想到这狐狸会拒绝的这么干脆,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这时的白狐妖已经完全直视着对面的王黯了,双眼死死盯着他,似好奇,又似渴求,搞得王黯一头雾水。

“带着我一起。”

“为什么!?”

“不然不让你走。”

“有没有天理!?”

不理睬王黯拒绝的答复,白狐妖这下子是真的头也不回的走了,空旷的大殿回荡着白狐妖的脚步声,王黯抽了抽嘴角,最后还是选择跟了上去。

“喂!狐狸!你要想吃我就直说!”

“我叫本田葵,不叫狐狸。而且我不急着吃一个一点经验也没有的臭小子。”

“吃人还要经验啊!?你脑子有毛病吧!”

明明骂的是白狐狸,黑狐狸倒不乐意了,探出小脑袋对着王黯龇牙咧嘴,那架势是恨不得扑上来咬他几口再来上几爪子。本田葵赶紧将小狐狸的脑袋摁回来,看也不看身后的王黯一眼。等到王黯回过神来时,已经跟着本田葵来到了寝室门前,王黯看着本田葵打开屋门,将小狐狸轻轻的放到了小小的床上。

“罂,晚上好好休息。”

被唤作罂的小狐狸嗷了一声,蜷起身子就睡下了。

王黯趁着这段时间,好好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景象,不远处应该是自己刚才走出的大殿,这大殿深处竟还筑有寝室,洞穴一般,一看就是狐狸喜欢的样式……王黯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接受了有狐妖的存在这一不可思议的事实。他掐了下眉心,妹妹出走就算了,现在还被一狐狸给缠上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愁的头疼。

“你到底想怎么样?”

王黯拉住走在前面的本田葵,略显懊恼的盯着他。本田葵轻哼一声,依旧是要求让王黯带着自己同行,王黯实在捉摸不透这狐狸的心思,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不要想着自己一个人跑出去,夜里小妖小怪之类的都出来了,你一介凡人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你就能保证不杀了我?”

“我说过我现在不急着和你这种没经验的小天乾玩儿,得养一养再说。”

“你……还真是没羞没躁。”

“反正你不带着我一起走就别想离开这里。”

死狐狸……王黯在心里暗骂一声,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妥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就被本田葵带到了另一间多余的房间,里面收拾的很干净,甚至连床褥都已经铺好了,本田葵吹灭了蜡烛,再次警告王黯不要有想偷跑的小心思后才离开。

本田葵轻轻的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却看见一对黑亮亮的眼睛在夜色中盯着他,本田葵怔了一怔,随后笑着将坐在地上的本田罂抱了起来,小狐狸伸出舌头吧嗒吧嗒舔着本田葵的手指。本田罂还只是一只普通小狐狸,和本田葵一样是和仪,只不过是个女孩子。

几年前这小家伙跌跌撞撞的闯进了本田葵的居住地,一看到前面的本田葵就哀嚎着向他跑去,本应是一身油亮的黑色皮毛却被枯草和树枝落满,脏兮兮的一小团就哭着想扑到本田葵的怀里,本田葵愣了一下,赶紧将小家伙捞了起来。这下子本田葵终于知道为什么小家伙会这么惊慌了,他感受到了门外此起彼伏的天乾的气息,而怀里的小东西怕是正处在和仪的第一次发情期中,能落得这般惨状,估计是父母都不在她身边吧。

本田葵好歹也有几百年的修为,一感受到这强大的气息,那一波头脑发热的天乾也都慢慢的退回去了。从那天起,本田葵身边就又多了一只小狐狸。

“怎么还不睡?”

本田葵抓着本田罂两只肉嘟嘟的前爪,坐在床沿上,罂动了动耳朵,又呜呜叫了两声。

“不想让我走啊……可是我必须得去还债啊,我不在的时候……就让伯母陪着你好不好,我们这里也没那么多妖……”

“为什么非得是那个人?谁知道呢,可能这就是直觉吧……”

“罂讨厌他啊……我会替你教训他的。”

“睡吧,我不会花太多时间的,晚安。”

本田葵吹灭了蜡烛,直到本田罂熟睡才离开。

tbc.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