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极东】借戏行事(非国设/短篇/HE)

几个起名废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柊殷拿出来了一个好名字x啊真棒啊接龙什么的,年下攻的老王真的超级撩啊——

沉迷焦糖奶茶的艾玛:


*群里五个人接龙的成果,烂尾,因为结尾是我写的TAT

*题目是共同商讨的结果,除了柊殷,大家都是起名废

以下正文:



【依芸:】@依芸。 

那栋艺术楼是王耀最向往的地方。
色彩斑斓之地,画笔与白纸碰撞摩擦,或清丽或纷繁。但最重要的并不是画,而是在各式各样的画间穿梭指导学生的老师——
本田菊。
他无数遍看过他作画,他那沉稳的、安静的样子深深留在心里。眼神专注,嘴角抿着,手里的画笔落在纸上,深深浅浅的颜色随即附着上去。
这才是最美的画卷不是么?
此时就算久久注视着本田菊,他也不会像平时一样,说出“为什么耀君一直盯着在下的脸,是在下脸上有什么东西么”这种话。
啊啊,忘记说了,他,王耀,是本田菊的同事,同时也是本田菊的后辈。
大学时在美术教室外面那惊鸿一瞥,就注定了他追着本田菊的步伐选择了教师这一行业,到同一间学校任教。其中的艰难困苦且按下不表,因为能够在那个人身边,能够时常看见他就已经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了。



“今天,能够请耀君帮个忙吗?”
本田菊见王耀刚踏进办公室,就开口问道。
“嗯?怎么?我一定会帮忙的,学长放心。”
喜欢的人开口叫他帮忙,自然是激动万分。
“那个,校庆要到了,所以准备的东西有点多。比如说背景板……”本田菊指了指旁边一大块的木板,“这是今年舞台剧的背景板,需要美术老师指导着来画,还有学校校门、长廊和操场的装饰需要我来设计装饰……”
“学长这么忙啊?”工作量这么大,王耀都开始心疼了。
“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而且平时也非常清闲,实在是过意不去……呐,这个背景板能麻烦耀君帮忙搬到桌子上吗?”
“背景板不是应该是由学生来绘制吗。”王耀走过去抱起背景板,然后小心翼翼放在桌面上。
“话是这么说。我怕他们没有经验,所以得帮他们先打好稿子。接下来只要照着草稿画就没有什么问题了。”本田菊扶了下眼镜,转头寻找设计图纸和铅笔。
“啊,耀君不要一直站着啦,去那边坐着吧。请原谅我今天无法招待你,来日一定会补偿的。”
“都认识这么久了学长还是这么客气。”王耀坐在本田菊的办公椅上,倒了一杯茶。
“嗯……虽然是学弟但还是……”
“学长就是这样,明明都认识了五年了。”
“啊啊。我就是这样的嘛……”
声音逐渐小了去,本田菊沉浸在工作中,慢慢忘记王耀的存在。
待本田菊画好,王耀帮助本田菊将背景板搬到美术室里存放,又通知了学生,这件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


【柊殷:】@柊殷_仅限于梦中最美好的幻想 

一笔刷过去,淡橙色自下而上渐层,转眼间已是傍晚,王耀今日工作繁忙,直至几分钟前才完成收尾,锁上办公室的门,他要将钥匙还给警卫室
没有学生的走廊失去活力,地板上是夕阳赠送的橙色地毯,从这一头到另一头,深入无光的黑暗,即使王耀放轻了脚步,"踏踏"的声音回荡着,显得格外孤独,如果这时候他在自己身边该有多好,他暗自想着
舞台剧的准备工作、服装、排演都十分顺利,身为指导老师的本田菊占了不小的功臣,他没有多说什么,就是很开心学生们能享受到其中的乐趣,明天就是舞台剧的演出,本田菊让学生们早点回去休息,为了明天可以更加努力
想到本田菊今天下午的微笑,王耀就忍不住笑了笑,虽说那不是给予自己的微笑,但只要他能开心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咦?」王耀从回忆中回过神,注意到了某个教室的门未关闭,淡淡的光从门缝透出,交叠在夕阳的橙上,他走上前去,碰上门的门把准备关上,眼角余光瞄到了熟悉的身影
"他不是早该回去了吗?"王耀疑惑,抬头一看墙上的牌子,才发现自己竟是不自觉地走到了"美术教室",本田菊最常待的地方
微微摇头轻笑出声,王耀从门缝望进,本田菊的位置是在窗边的椅子上,胸膛微微起伏,开启的灯光灯下,双眼闭着嘴唇微抿,似乎是正在熟睡中
轻轻推开门,像是担心会吵到他,脚步比方才更轻一些,一步一步缓缓移到他的身边,王耀注视着本田菊的睡脸,听他规律的浅浅呼吸声,心中不同于刚才的孤独,更多的,是一股平静
王耀微弯着腰忍不住伸出手,他很想摸摸看那脸庞,梳理他的黑短发,想要有更多更多和他的接触,然而最终他还是在触及之前收回了手,整个人蹲下身从下往上看
王耀喜欢本田菊,却从来不敢踏出再多一步,他怕自己会变得贪婪,会想要触及更多,他想要完完全全的拥有这个人,然而,在明瞭对方的心情之前,一切都只敢当作幻想
「......菊。」沉默良久,他禁不住脱口而出,不是往常那样的称呼,而是更为亲密的...
却不料尾音一落,本田菊的眼睫毛微颤,似乎是要醒过来了,王耀顿时慌了手脚,下意识的就想逃离美术教室,但又想到若是被人看见自己仓惶离去,不过是徒增尴尬罢了,于是王耀深吸一口气,摇晃本田菊的肩膀「学长、学长...」
「唔...嗯...」几声叫唤之后,本田菊醒了过来,双眼还带着刚睡醒的迷蒙,过了有一下,才认出眼前的王耀「耀君... 」
王耀早在本田菊刚睡醒的那一声轻吟下炸了,直到他的轻声呼唤才回过神来,轻咳一声「学长,现在已经很晚了。」
「啊...不小心睡着了呢...」本田菊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起身一个懒腰,搓搓脸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一连串的举动,让王耀内心炸了第二次,不过这次他没有失神,而是对本田菊说道「学长这几天辛苦了呢!」
「学生们也分担了不少啊!」本田菊笑了笑,随后看着眼前的人似是在思考什么,王耀有些慌乱,但还是镇定下来,没来得及说什么,本田菊下一句话立刻让他镇定瓦解「话说回来,耀君刚刚有称呼我的名字吗?」
「啊?没,没有啊!学长,你、你听错了吧?」一句话带着结巴,王耀差点就给自己一个巴掌冷静,碍于在本田菊才忍下来
「可是,耀君的声音很好认的啊!」本田菊回道
果然眼前的人还带着怀疑,于是王耀不等他接着问下去,连忙转移话题「学长很期待明天的校庆吧!」
「咦?嗯...」本田菊顿了一下,随后说「与其说期待校庆,不如说更期待那群孩子的表现吧!」
学生们这几天的排演,王耀也都看在眼里,回想着他们几天的表现,一边回答「他们都那么努力了,我想是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是啊!」本田菊以微笑回覆,接着拿起自己的工作包,另一手拎着美术教室的钥匙「那么,我们也差不多该离开了吧?」
「啊!走吧!」王耀跟在他的身后走出教室
没有想到几分钟前才想的事,这么快就实现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走廊,抹去了一人的孤独,王耀的脚步不自觉地轻快些
两个人的家在不同的方向,不过分开之前还有一小段路,归还钥匙之后,他们并肩走在一起
本田菊一如往常地在两人分别的交叉口停下脚步向王耀道别,正准备转身离去,却被另一人喊住「啊...学长!」
「嗯?怎么了吗?」本田菊停下动作望向王耀
「明天,舞台剧结束之后,虽然下午还有工作,但一顿午餐的时间还是够的...」王耀停了一下,注意本田菊的反应「不如,我们就一起吃吧!我想准备一些便当,也算是你这几天辛苦的奖励,还有庆祝舞台剧的成功。」
本田菊轻笑出声「耀君就这么相信明天的舞台剧绝对成功。」
「当然!」王耀拍拍胸脯「他们都是优秀的学生,再加上学长你的指导,一定会成功的!」
没有否认王耀的话语,本田菊还是带着微笑「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两人道别离去,一同期待明天








【幻夜】@幻夜 

第二天,早早来到会场帮学生社团布置的本田菊,看着这些朝气蓬勃的学生们,不知不觉的想起了他的学生时代。
学生时代的本田菊,和现在一样,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大多数和他同龄的人在肆意的挥洒着青春的汗水,享受着青春的活力的时候。他更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坐在树荫下记录这一切。他的好友费里西安诺,一个活泼可爱的意大利人曾经劝他多去与人交流交流,活动活动,别老一个人呆在一边。可被他婉言谢绝了。回过神来,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在舞台上忙活的学生们身上,本田菊突然想起,他和王耀也是在一次学园祭的舞台剧认识的呢。
那时他和现在一样,属于幕后人员,负责和老师一起设计制作舞台剧的场景布置和道具。在最后一次彩排的时候,有个道具出了点问题,老师看他平时动手能力强,手工作业在班上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就把这件事交给他来解决。
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修理道具的任务,可本田菊发现材料不够了。因为制作这个道具的材料有些特殊,所以社团当时在买材料时是按量订购的。这种时候要去补充材料的话,是很麻烦,很费时间的。起码在老师规定的时间内是无法按时上交任务的。
坐在准备室里,苦恼的看着出了问题的道具的本田菊一时间没了主意。他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看了看,打算打电话询问一下其他社团,还有没有剩余的材料可以借他使用。不过,该怎么开口说呢?本田菊此时突然有些讨厌自己不爱参加社交活动的个性。
正当本田菊看着通讯录里的电话号码,苦恼着该怎么和其他社团的团长开口借点材料的时候,抱着社团制作道具剩余材料的王耀出现在了准备室。
“嗯?本田学长。下午好,请问你在这里做什么?”王耀好奇的看着本田菊的背影向他打招呼。
“啊?啊!学弟下午好,在下…在下……在下在修补舞台剧的道具。额?请问你是?”被吓了一跳的本田菊有些口齿不清的回答王耀的问题,同时在脑子里搜索这人是谁?在下认识他吗?
“抱歉学长,是我唐突了。我是王耀,是今年的大一新生。我曾经在学校的美术走廊里见过学长你的照片,所以知道你。”王耀不慌不忙地做自我介绍,同时解答了本田菊的疑惑。
听见王耀的这番话本田菊没再在对方是怎么知道他的这个问题上纠结,学校的美术走廊,每年都会把优异的学生作品和学生本人的照片挂上去展览,本田菊确实有几幅作品被挂在上面展览。
“学长,请问,是出了什么事吗?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事吗?”
刚想摇头回绝王耀的本田菊,忽然眼尖的看到了王耀手中抱着的东西。正是他所需要的道具材料!“那个,耀君!请问能把你手中的材料借我一些吗?拜托了!”
看着情绪突然激动起来的本田菊,王耀懵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手中抱着的东西。随即回答到“当然可以。”
“真的是万分感谢!”

……

“学长,早上好。”一声很元气的问好打断了本田菊的回忆。本田菊闻声望去,穿着学院教师统一夏装的王耀,急匆匆地向他走来。
本田菊对王耀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早上好,耀君。耀君今天来的挺早啊!看起来很精神呢。”
王耀来到本田菊面前,站定后深吸了几口气平定气息,这才与本田菊对视“来的再怎么早,都不如学长你来的早。对了,学长,你有好好吃早饭吗?”
“谢谢关心,在下已经吃过了。”本田菊有些哭笑不得,自从被王耀知道他不怎么吃早饭的事后,对方先是很严肃的给他恶补了一些不吃早饭的坏处,然后几乎是每天都来监督他有没有吃早饭,如果没吃的话恐怕又是一顿说教。
“王耀老师!本田老师!请问可以过来一下吗?我们这里出了点小问题!”站在舞台上的学生向王耀和本田菊招招手,向他们求助。
“好的,就来。”本田菊应了一声,接着转头对王耀说“耀君,我们走吧。去看看出了什么问题。”
“这帮孩子,真是的。”把先前想说的话压了下去,王耀跟上本田菊步伐向舞台走去。

【衙哲:】@衙哲_太阳太阳菊 

王耀随本田菊走上了舞台,搭眼儿就看见了一群窝在一起的学生,吵吵闹闹的,时不时还发出几声窃笑。被围在中间的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显得有些局促,脸上的笑容极其羞涩而又无奈,手中的剧本被抓的皱巴巴的。

“怎么了?”

本田菊来到学生堆前,疑惑的歪头看着逐渐平静下来的学生们,被围在中间的一男一女马上被推了出来,尴尬的看着本田菊,旁边的几个男生坏笑着抢到前面跟本田菊讲明了原因。

他们的舞台剧是讲述一对恋人之间凄婉的爱情故事的,都说爱情是永恒的主题,作为一群在花丛里沐浴阳光的学生自然不会放过“爱情”这段旋律。那么剧里自然会有男主人公对女主人公深情告白的桥段,也自然会让两个仅仅是同学关系的演员感到窘迫和不好意思,生硬的念出台词确实没有多大问题,但要做到声情并茂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本田菊点了点头,苦笑一下接过剧本看了眼上面的台词。情话果然是情话,也难怪两个学生在临近表演前会踌躇不定,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投入全部感情演这样的戏,和当众告白好像也没什么区别了。

“因为做不到完美的感情投入所以很苦恼,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做到自然。”出演女主的女生挠了挠面颊,僵硬的看了眼旁边的男生。本田菊低着头,若有所思,当他思考如何解决时,剧本被一旁的王耀突然拿了过去。

“语言这种东西就是要让所有人都对你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做到这一点才称得上是一部好的舞台剧,没有感情的对话只会让人觉得枯燥乏味,所以……”

王耀将视线从剧本转移到了本田菊身上,微微一笑。

“学长能不能当一下我的告白对象?我虽然不会表演,但好歹对文学略知些皮毛,有示范总比没有的好。”

本田菊僵了一僵,慌忙点头,“诶!?可以,完全没有问题。”

“那学长站在我的前面就好,看着我的眼睛。”

本田菊不知为何屏住了呼吸,王耀拍拍剧本,深吸了一口气,他紧紧盯着本田菊的眼睛,本田菊也同样望着他。透着琥珀色的眸子与纯净的墨色眸子双双倒映着面前人的影子,本田菊一瞬间觉得王耀那眼神不像是演戏,而是真的要将本田菊刻印在他的眼里。

他看着王耀将双唇分离,用极具磁性的嗓音诵着那剧本上的台词。

“如果你是月亮,那我就是那草原上的孤狼,在有你的每个夜晚,引颈长啸;如果你是烛火,那我就是那飞蛾,即使明白一往无回,也要在临终的最后一刻,注目着你的光芒。”

“鸟儿会做我们婚礼上的司仪,嫩草会成我们婚礼上的地毯,泉水会为我们婚礼上最骄傲的乐团。”

“不管是紫色的郁金香,还是黄色的郁金香,我都将为你种满每个所到之地,待到雨停了,风过了,我便要同你一起走过每一段芳香。”

语毕,王耀长舒了一口气,将剧本递还给旁边的学生。

而本田菊还愣在原地,他的脸微微泛红,心跳竟也不知在何时变得剧烈。王耀的眼神,王耀在念台词时展露出的无限情感,竟让本田菊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王耀真的在向他告白。王耀的眼神如火一般灼烧着他的身体,令他的血也开始沸腾。周围的学生已经鼓起了掌,几个调皮的还吹了声口哨,要不是本田菊及时反应过来制止他们,估计起哄的要比这还多。

“可以啊王老师!一看就有实战经验!本田老师都脸红了,早知道就让您二位来演了!”

演男主的学生起哄着,本田菊一句小声的训斥就让他嘿嘿笑着缩回了头。

“大概就这么个感觉,因为我也没告白过,所以全凭自己的感觉念出来的……说真的,一句‘我喜欢你’大概就能完事儿……不过追求的就是这种感觉嘛!”

王耀拍了拍那位学生的肩膀,看了眼站在一旁的本田菊。

“如果这是真的告白的话,学长会有什么反应呢?”

【艾玛:】@沉迷焦糖奶茶的艾玛 

本田菊的脑中轰鸣阵阵,他根本无法思考王耀问了些什么。思及自己的学生时代,仅凭着那张清秀得出挑的脸便不乏向他告白的女生,只是大都因为害羞,能支吾着当面说上一句的已是少之又少,能如此热烈且直接的,王耀还是头一个。

不过是演话剧罢了,无论台词还是动作也都是早已设计好的。本田菊这样提醒自己,人也逐渐冷静下来。

“耀君很适合演话剧,声调与感情都很到位,若是学生们能照着你这样演,节目一定能大获成功。”

以上的话语皆出自真心,本田菊直视着王耀的眼睛,见王耀也同样看着自己,面上不觉又染上红晕。

“我大学时曾在校广播台负责过午间新闻的播报,也曾负责过其他成员在校庆出演话剧的台词部分。结果负责旁白的同学临时请假,就让我临时顶了他,学长大概已经没什么记忆了吧?毕竟也算不上什么出彩的节目。”

王耀是微笑着说出这番话的,碎金似的阳光落在他的发尾,融进他深褐色的
双眸中,配合他微扬的唇角,煞是好看。

大学时的那场话剧表演,本田菊自然是记得的。当时他与几个同学一起负责幕后工作,瞥见表演话剧的那几个同学脸上的表情,他就知道定是出了什么事。

那个负责旁白的同学从校庆开始时便不见了影儿,直到表演话剧的众人准备上场时仍联系不上人,大家的焦虑几乎都写在了脸上,若是没了旁白,整个话剧就没了支柱,怕是怎样也演不好了。

“让我来吧。”

那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本田菊的注意,正是之前借过自己材料的王耀,他身着浅色的休闲装,正大步朝着话剧社社员所在的方向走去。

他并未注意到自己,本田菊心下明白,他也未必记得之前仅有过一面之缘的自己。 他看着王耀接下旁白的稿子,浅色的唇一张一合,似乎是在默念上面的语句。

“这样真的可以吗?”

饰演男一号的同学担忧地望着王耀,双手不安地相互摩擦着,这也怪不得他,谁也不希望准备良久的节目就这样功亏一篑,而让一个负责台词指导的人临时顶替旁白却是近乎于胡闹的行为。

“请交给我吧,放宽心,我们能行。”

王耀拍了拍那同学的肩膀,或许是被他话语间的坚定所震慑,同学居然就这么噤了声,没再多说什么。

本田菊从未见过那样耀眼的人,也正是应了他的名字——明明是第一次拿到旁白部分的台本,他竟能如此流利地念出,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派从容,丝毫不见舞台表演者那惯有的紧张。

是与一直默默无闻的自己截然相反的存在。

直到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本田菊仍沉浸在对大学时代的回忆中。

方才自己成功将话题引开,王耀定是忘了他随口提出的问题。

“如果这是真的告白的话,学长会有什么反应呢?”

一字一句,皆清晰地印在本田菊脑中,仿佛魔咒般驱除不去。

从校友到同事,两人的交集愈发频繁,但几乎都是王耀帮助自己,反观自己帮助王耀的次数,竟是寥寥无几。

在告知自己那不过是早已设计好的台词时,他并未松口气,心中怆然一片,是之前从未有过的感觉。

他喜欢王耀。

本田菊不清楚王耀对他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大概是学弟对学长的尊敬与同事间长期相处所产生的友谊,至于喜欢,他几乎不会去考虑,自己有何处值得对方倾慕?怕是想破脑袋也无法得出答案。

长叹一声,本田菊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他不愿去思考王耀会喜欢什么样的人,这本身也不过是件与自己无关的事罢了。

是因为自己喜欢他,心里才会升腾起类似于“不甘”的情绪吧?

校庆举办得格外隆重,可见学校的确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节目的花样也相当之多——得知了若是表演得了校领导赏识就有学分加,大家的热情也更为高涨。

作为教师的王耀与本田菊有幸得了位于礼堂第三排的“雅座”。王耀罕见的没有穿教师的统一夏装,而是穿了件纯白的T恤搭配浅绿色外套——明明是很难驾驭的颜色,却衬得他肤色白皙,说不出的顺眼。

“学长要喝水吗?”

不等本田菊回答,王耀就拿出事先买好的矿泉水插进两人座椅之间用于放置饮品的空洞中:“待会儿表演开始后不方便出去,就事先买好了。”

“谢谢。”

王耀很会照顾人,这一点他已经多次体会过了,而自己欠他的人情更不知何时才能还清。本田菊默然地望着台上,穿着长礼服独唱的女生歌声婉转,却半点也没能吸引他。

他装作不经意般地瞥向身旁的王耀——这人竟已经睡着了,平日里晶亮的双眸半阖着,腰杆子倒是挺得笔直,绕是本田菊这种喜怒不形于色的性子此刻也忍不住掩着嘴笑了出来。

“耀君,话剧表演要开始了!”

上半场本田菊也就任由他睡去,直到话剧表演开始时才轻声叫醒了约摸着正与周公下棋的王耀。

“哎呀,我居然睡着了,抱歉抱歉!”

“好好欣赏话剧吧。”

对方睡眼惺忪的模样少了平时的活力,添了几分可爱,本田菊自是不忍责怪他。


“鸟儿会做我们婚礼上的司仪,嫩草会成我们婚礼上的地毯,泉水会成为我们婚礼上最骄傲的乐团。”

那几个学生之后估计没少练习,相较之前的生涩,台词已经能说得有模有样了,表情虽然还有些僵硬,但总体看来已算是超常发挥了。

本田菊觉得挺欣慰,这是学生充分努力的成果,王耀也微笑着鼓起掌来,算是对他们的表演给予充分的肯定。

“这次的表演很成功。”

街边的路灯相继亮起,两人像之前一样并排走着,王耀脱下外套搭在手臂上,没来由的来了这么一句。

“嗯。”

“学长觉得他们表演得不好?”

见身边的人低着头,反应也不咸不淡,王耀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并不是。”

本田菊终于抬起头来,视线扫过王耀脑后的马尾又很快转移开来,白晃晃的路灯映得他的脸也仿佛失了血色。

“他们表演得很好,但也只是‘表演’罢了。”

“嗯?”

“之前耀君念出那几段台词时,我并不觉得那是刻意念出来的……不是表演……”

在作为语文老师的王耀眼里,自己这番不知所云的表述大概只能当笑话听吧?本田菊不经意地加快了步伐,强迫自己不去理会对方的反应。

“本来就不是表演啊。”

手腕被大力攥住,本田菊蓦地回头,王耀那双漂亮的眼睛占据了他所有视野。

本田菊确信自己在那个阴天的夜晚看见了漫天星光。

“如果学长不介意,身为语文老师的我愿给那段几段长长的台词来个彻底的总结。”

“我喜欢你。”




评论(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