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一个小段子

*由自己的拔牙亲身经历延伸
*我只有拔牙,没有王黯
*妈卖批疼死我了
*然后我还得拔两颗智齿
*妈卖批

******

本田葵牙疼,去牙科诊所拔了一颗智齿,不如说是做了一个微创手术。

该怎么说感受呢?那大概就只有一句话了:

真特么的疼。

他真的不想再回忆起拔智齿时的场景了。自己张着嘴僵硬的躺在牙科椅上,麻药针扎入肉中甚至还被推入的更深,由一点开始逐渐向四周扩散的酥麻感,约五到十分钟后,他的半边嘴连带着舌尖就没有知觉了。

于是两个医生闯入他的视野,拿着各种看起来就能把小孩子吓哭的东西在他要拔的那颗牙齿上抠抠打打,小小的喷着水的钻头碰上他的牙,发出尖锐的嘶鸣,他可以用自己的左眼看见另一位助手拿着管子放在他的嘴里不断吸出从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另一位主刀医生拿起一个螺丝刀一样的东西,在那颗被钻的千疮百孔的悲催牙齿上撬来撬去,本田葵听着那一声声硬物碎裂的声音,心里由衷的感激起发明麻药的人,别管是中国东汉的华佗还是英国的戴维,只要是对研制麻药有贡献的人此刻都称得上是他半个恩人。

医生拿着像月牙一样的针穿上黑色细线要给他缝伤口时,他觉得自己能坚持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完事后医生甚至调侃他说:“你那样子看的我们都跟着一起累。”

本田葵顶着半边没有知觉的嘴向两位医生鞠了躬,无声的道谢。他坐到门口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给备注是“老狐狸”的人拨去了一通电话,待到对面接听后又马上挂掉了,转而给他发过去一则短信,让他来接自己。

对面骂了他一句就不再回话了,不到十五分钟门口就驶来一辆黑色轿车,本田葵轻车熟路的打开副驾驶的门,钻了进去。

“拔完了?”王黯问他。

“嗯。”

“你咋一脸要死的表情?”

“……”

“怎么不说话了?”

本田葵依旧不语,其实就算他现在能说话他也不想搭理这人。倒是王黯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一副明了的样子,长长的“哦”了一声。

“麻药劲儿没过说不了话吧。”本田葵看了他一眼,发现王黯的表情极其不和善,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也有今天啊小兔崽子——来来来跟爷讲段儿英语听听,你大学英语不是挺好吗?或者我教你背古文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田葵抽着嘴角,还是没有搭理他。

“哎那你晚上不就没法帮我口了吗?怪可惜的你说好不容易你答应今晚跟我回家,那既然这样的话就用下面的好了。”

本田葵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转头看向王黯,气氛一瞬间凝固了下来,王黯感觉自己的脊背凉嗖嗖的。

…………

“我错了……”

麻药劲过了后本田葵觉得嘴要废了。

因为伤口靠后,所以不管是咽唾液还是喝水亦或是吃东西,都会因为嗓子疼而难以下咽。本田葵看着王黯特意给他熬的粥,抿了几口就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你吃点东西,不然你那小身子板撑不住。”

“不想吃……”

本田葵说完就离开了餐桌,一头扎进卧室的床上。他现在是做什么的欲望都没有,只想瘫在床上,一动不动,拔牙处的疼痛异常剧烈,连带着他的头也昏昏沉沉。本田葵既没有换睡衣也没有盖被子,抱着枕头就动也不动了,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过来,吃点药。”王黯推了推像一条死鱼一样的本田葵,连拽带拉的让他坐了起来,将手中的药片放到本田葵手里,看着他一脸不情愿的吃下药喝光水后才满意的笑了笑,换来本田葵幽幽一眼。

王黯帮本田葵换好衣服,将他塞进被窝,正要离开却突然被本田葵叫住,王黯看着从被子中露出的半个脑袋,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盯着他。

“黯,疼……”

这一声挠的王黯心里直痒痒,僵了一会儿后,还是爬到了床上,掀开本田葵的被子钻了进去,将他抱进怀里。

哎呀抱着真舒服……就是有点瘦,硌手。

虽然很不厚道,但是……这样子的本田葵真乖啊——

end.

评论(2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