衙哲_歪歪歪歪叽

这里是一朵叫衙哲的太阳菊/也可以叫我冬麦.
一个喜欢开脑洞瞎写文瞎涂鸦的.
高中狗,基本死了.

【APH】吃一切极东王家攻,现在比较偏BG,爱耀樱和黯罂,食安利吗兄dei?

雷菊耀,和一切本田攻,是个彻头彻尾的all菊.也是个伪耀all.

【我的团长我的团】食龙虞,当然也食宪虞,总之我就是想对师座酱酱酿酿.

全性向者【BL.GL.BG】
渣文渣画,弧长话废
死不填坑,江郎才尽
最后请多指教。

【黯葵】心之所向

*我还是更了……嗯,夸我!
*停了这么久思路也有些乱了,实在不好意思orz
*感觉这次对话比较多,可能我比较喜欢这种呈现方式吧……
*活在别人话中的小葵
*我打黯葵tag会不会被怼,毕竟小葵压根就没戏份【。】
*之前的几章就麻烦翻我主页吧w虽然烂的我自己都不想看orz
*新坑也要挖就是了w
*本章又名《你爸爸还是你爸爸》
*好像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步呢……w

*******

【12】

王黯就算是正式拜王耀为师了,没有繁琐的礼节,也没有庄重的称呼,王黯被王耀按着头心不甘情不愿的喊了声师傅后者才罢休,但也只有这一声而已,以后的日子王黯依旧直呼王耀其名,要不是本田菊拦着,王耀可能就该把王黯吊在房梁上一整晚了。

“毕竟长的和您这么像,吊在上面您不觉得不自在吗?”本田菊如是说,王耀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就放下了手中的麻绳。王黯很受本田菊的欢迎,毕竟王黯在他面前总是表现的又乖又懂事,还勤劳能干,简直一个五好少年的典范,和某只大型犬完全不一样。

这是王黯来到王耀身边的第四天,从早上王黯去外面打水开始,天就阴沉沉的,连波奇都闷闷的趴在窝里不愿出来,而王耀也因为关节痛像波奇一样窝在被子里不能动弹。

“……人果然老了……”本田菊给王耀揉着膝盖,听见靠在床上的人长吁短叹,嗤的一下笑了出来,手上的动作不停,“耀君终于肯服老了?虽然看起来依旧很年轻就是了。” “没办法……小菊你别揉了,去休息休息吧,我自己来……”

本田菊正想将王耀按回床头,就听见客厅屋门被打开的声音,想必一定是王黯回来了,本田菊向门外喊了一声,得到了王黯的回应后就打算继续给王耀按摩——然后他看见王耀眼里闪着诡异的光。

“喂——臭小子,过来给你师傅按摩!”

本田菊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看见了王耀脸上的坏笑,门外的脚步声噔噔噔的传来,王黯撸着袖子,一副恨不得打死王耀的表情走了进来。“就喜欢使唤人,我可是刚打完两桶水回来!”王黯看了本田菊一眼,气呼呼的坐到了他旁边,看着王耀满是疤痕的小腿出了会儿神,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伸出手学着本田菊的样子给王耀做起了按摩。

“那……在下去洗些水果,耀君你不能再对黯提无理要求了,懂了吗?”

“懂了——”

王黯被王耀那一副幼儿园小孩子的模样瘆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随后他就对上了王耀和善的目光。王耀长的确实不赖,琥珀般的双眸像是盛满了阳光,稍显棕色的长发乖顺的被扎在脑后,贴着右肩宛如洒出的咖啡,他简直像太阳一样,难怪那么多人都崇拜他,尊敬他,还能找到本田菊那样的爱人,他真的……太完美了。

个屁。

“右边,再重一点,你是小鸡崽儿吗一点力气都不使。”

“瞪什么瞪,好好按,再往下一点。”

“轻点轻点,你想压断我的腿吗?”

王黯此刻真的很像扯开王耀那张骗人的仿佛人畜无害的脸,让所有人都看看这位尊贵的前任骑士长大人到底是个什么德行。明明是个妻奴还这么嚣张,本田菊刚一走就对自己使唤来使唤去,处处找茬,真不知道这么大个人脑子里都装了什么牌子的浆糊。

“再用点力气,这么轻你能算按摩吗?我腿要是一直疼你也别想修炼。”

“……用点力气啊……你说的。”

本田菊手中的苹果掉进了水池里,刚才那一声惨叫把他吓了一跳。他端着苹果急匆匆的跑到了王耀的房间,本以为会不会是有入侵者,还特意带上了他的武士刀。入侵者没有,刺客也没有,只有抱着腿在床上蜷成一团颤抖的前任骑士长大人和他那腰板挺直的小徒弟。

“疼疼疼疼疼……混蛋你想杀了我吗?!”王耀咬牙切齿的对着王黯吼,在看到门前踌躇不定的本田菊时又一下子换了表情,眼泪汪汪的求安慰。

王黯掏了掏耳朵,很想骂人。

他故作无辜的摊了摊手,又眨眨眼望向一旁困惑的本田菊“你让我使点力气的,你现在又骂我,还总是找我茬……”说完还吸了吸鼻子,揉了揉并不红的眼圈。王黯觉得自己跟着本田葵的这几年学到了很多,特别是现在这一招,以往本田葵准备罚他的时候,只要他装出一副委屈可怜要哭的样子本田葵就会心软,虽然……在他过了十三岁之后好像就没什么用了,但是不代表不可以对本田菊用啊!

于是他既没有被惩罚也没有被骂,本田菊叹了口气就让他回房间看书去了,倒是王耀,被本田菊一通教育。

晚上果然下起了倾盆大雨,雨水打的整个世界仿佛都摇摇晃晃,而且打在身上特别的疼。王黯对此深有体会,等本田菊睡下后他就被王耀从被窝里提了出来给扔到了院子里,大雨中他气急败坏的问王耀这是做什么,而后者一脸理所当然的说:“修炼。”

“哈?”

“哈什么,这种雨都撑不下来你也不用当什么天赋者了。”

“我靠这种雨淋多了会生病的吧!你想让我病死在你家吗!?”

“淋不死,别畏畏缩缩的,赶紧把上衣脱了。”

这算什么修炼……!分明就是他报复自己的手段吧!但愤怒归愤怒,王黯还是照着王耀说的做了,他把上衣随便丢到了地上,闭起了眼睛。这雨凉的很,浇在身上像是想把王黯给冻住一样,毫不留情。他又开始想本田葵了,之前淋雨好像还是逃跑的时候。他现在怎么样了?身体会不会已经好了呢?他会恨自己吗?卢西安诺会不会欺负他呢?

谁知道呢,王黯现在不在本田葵的身边,本田葵也不在王黯身边,只有一个老不羞师傅在后面打着哈欠捉弄自己。

“不亮,你就那么喜欢本田葵是吗?”

“不亮是个什么鬼称呼!?你给我适可而止!!!”

“急什么,这不挺好的嘛,显得亲近。还有你这小鬼对长辈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本田葵就没教过你怎么尊敬长辈吗?”

“要你管你个老不羞!”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小不亮。”

王黯啧了一声,在雨中提高了音量。

“啊,喜欢,特别喜欢。”

“哪种喜欢?”

“……跟你喜欢菊似的喜欢!行了吧。”

王黯算是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了,反正自己肯定会为了把本田葵弄到手而努力,还不如现在就让王耀他老人家知道,不至于到时候拿自己取乐。王黯本以为王耀会笑话他青春期单相思,但没有,身后安静极了,安静的王黯觉得诡异,他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转过了身子。

他看见王耀躺在躺椅上睡着了。

“……啧。”

算了,说到底是自己的师傅,也不能这样放着不管。王黯捡起了地上的衣服,将湿透了的刘海一股脑掀到了头顶,湿着手将王耀拖回了里屋。

“睡得跟死猪一样……他怎么这么重啊!”将王耀扔到了沙发上,一回头就看见点着蜡烛睡眼惺忪走出来的本田菊,他揉了揉眼,在看清沙发前的二人时愣了一下,随后就像是明白了似的,微微一笑。

“烦人,这家伙我不管了,就拜托菊了,我要睡觉了。”王黯从本田菊手里接过干净的浴巾,裹到了身上,正欲转身,却被本田菊搭住了肩膀,他噘着嘴回过头,就看见本田菊走向了王耀,轻声对王黯说:

“明天下午来我屋里一趟,有东西想给你看看,到时候可别感动的哭鼻子。”

tbc.

评论(10)

热度(25)